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恶魔
    随着艾德·史塔克人头落地,原本暗潮涌动的七大王国立刻分崩离析。

    南方的蓝礼·拜拉席恩、史坦尼斯·拜拉席恩都以乔佛里不是劳勃的亲生骨肉为借口高举旗帜,几乎同时宣布自己才是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

    临冬城的罗柏·史塔克也高举为父报仇的旗帜,召集大量封臣,聚集了超过两万精锐军队,浩浩荡荡直逼河间地区。

    泰温·兰尼斯特不得不先调集军队,前往阻击年轻气盛的“少狼主”,希望借助自己丰富的军事经验,击败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然后再掉头应付更加难缠的拜拉席恩兄弟。

    不过很可惜,他显然忘记了,在军事领域,永远都不能小看的就是年轻人。

    因为年轻意味着不容易受到条条框框的约束,意味着关键时刻能够突发奇想,做出常人无法预判的决定,军事上管这叫做突然性。

    而无论是冷兵器时代还是热武器时代,突然性都意味着可以在对手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发起猛烈攻击,其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

    初次领兵的罗柏·史塔克,丝毫没有采取传统意义上的稳扎稳打,而是选择了快速奔袭的策略。

    转瞬间便将几乎控制河间地区的兰尼斯特击溃,甚至还俘虏了大名鼎鼎的“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充分将年轻人勇敢无畏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几乎每战必胜,以至于很多北境贵族错误的认为,他们可以击败兰尼斯特家族攻入君临城。

    老辣的泰温意识到对手的军事才华后,当机立断选择坚守不出,同时命令自己的儿子,“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代替自己担任首相,管住越来越不像话的瑟曦与乔佛里,并希望通过外交手段换回被俘虏的詹姆。

    毕竟在他的心目中,英俊潇洒的詹姆,才是自己真正的儿子。

    至于提利昂,不过是个有辱家门的畸形产物,根本不配继承兰尼斯特家族的名号。

    不过“小恶魔”显然并没深刻理解到这一点,高高兴兴带着波隆,来到了这座肮脏混乱的七国首都。

    刚一跨国城门,提利昂便迫不及待问身边的佣兵头子:“波隆,你觉得我应该先去拜访一下我那位亲爱的姐姐和任性的国王外甥呢,还是去拜访一下父亲提到的梅森爵士?”

    “哦?能详细跟我说说这位梅森爵士有什么特别的吗?居然能让您的父亲泰温公爵另眼相看?”波隆颇为惊讶的询问道。

    作为亲眼见过泰温·兰尼斯特的人,他可是太清楚这位奉行铁血风格的老家伙眼光有多高。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似乎在首相比武大会上以绝对优势击败了百花骑士洛拉斯,重伤了魔山格雷果·克里冈。尤其是后者,我父亲不得不命令铁匠给他打造一副完全固定在手上的锤子,这才解决了他一只手无法再拿剑的缺陷。除此之外,据说他还掌握着某种神秘不可思议的力量。”提利昂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什么?!!他重伤了魔山?”波隆瞪大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对!有不少观看过比武的人都宣称,他是当下最强大的骑士,并且还给他取了个绰号——无敌的梅森。站在个人角度来说,我不认为有什么人是无敌的,或许只是他的运气比较好而已。”说罢,提利昂耸了耸肩膀,抓起袋子灌了一口酒,随后递给佣兵头子。

    后者接过来灌了一口,笑着调侃道:“那还等什么,让我们去见识见识这位无敌的骑士有多厉害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这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竟然不经意之间建立起了某种默契,或者说是脆弱的友谊。

    之所以说脆弱,是因为波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一旦发现跟随“小恶魔”会给自己带来无法预料的危险,那么他绝对会毫不犹豫选择背叛。

    张诚的住处距离城门并不算太远,再加上比武大会冠军的光环,使得很多人都知道宅院的位置。

    提利昂几乎没费什么劲便来到了大门口,不过还没等他示意佣兵头子敲门,大门自己就开了。

    管家德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您好,即将上任的首相大人,我代表主人欢迎您的到来。请进吧,他已经在后厅准备好丰盛的食物和美酒,等候您的赏光。”

    “谁能拒绝如此热情好客的主人,以及丰盛的食物与美酒呢?来吧,波隆,别让梅森爵士久等。”提利昂迅速掩饰了自己内心之中的震惊,故意摆出一副高兴地模样。

    原因很简单,泰温任命他成为宰相的消息,现在正撞在他的口袋里,甚至连王后瑟曦都不清楚,可现却被一名管家道破,没当场失态已经算是相当镇定了。

    穿过不算太长的走廊,德里将两位客人带进了一个摆满各种食物、水果和酒瓶的房间,冲坐在椅子上的主人微微鞠躬致意,立刻带上所有仆人们转身离开。

    目送无关人等彻底消失,张诚这才打开一瓶上等的多恩红酒,给有点不知所措的客人一人倒了一杯,紧跟着举起杯子说道:“知道吗,提利昂·兰尼斯特,我很早就像跟你见上一面,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你为什么想见我?”小恶魔也端起杯子,眼神中闪烁着警惕之色。

    “原因有很多,以后我们可以慢慢聊。现在,我想知道您的父亲泰温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条件?”张诚避重就轻的岔开话题。

    提利昂仰起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轻轻挥了挥:“条件就在这里!但在我把它交给你之前,你必须告诉我,一旦战争波及到君临,你能提供哪些帮助?”

    “很多!多到你无法想象!首先,我有一支隐藏起来的雇佣军,他们就躲藏在海岸附近一处隐蔽的洞**;其次,我还控制着两条装满野火的战舰,随时可以给来自海上的敌人迎头痛击;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额外的,无法用常理理解的帮助……”

    说到最后几个字,张诚突然从架子上取出一小瓶鲜红色的粘稠物质,轻轻往空地上一扔。

    啪啦!

    轰!

    当瓶子碎裂的刹那,炙热的火光冲天而起,硬生生把坚固的大理石地面烧化,形成了一小摊恐怖的岩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