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自由
    ..施法诸天

    “咳咳咳咳……”

    伴随着剧烈的咳嗽,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女慌慌张张钻进一条不为人知的密道。

    作为七大王国的首都,君临城地下早已被挖出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庞大迷宫,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究竟哪一条路是通往外界,哪一条路是通往城堡内部。

    沿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向前行进了大概几十米,她突然警惕的停下脚步,冲着前方试探道:“大人,是您吗?”

    “当然是我!怎么样,雅娜,成功了吗?”

    话音刚落!

    从黑暗之中走出一个人。

    他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阴谋家和野心家“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

    少女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梅森爵士所掌握的力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请看吧,这就是他在战斗过程中释放出的一种法术,如果不是我提前有所准备,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她迅速脱掉外面破破烂烂的伪装,露出藏在里面的钢制护胸,确切的说是外面是钢板,里边是双层皮革的坚固防具。

    正常来说,像这种胸甲别说箭矢了,正面被长矛刺中都不一定能刺穿。

    可现在,它最外面的钢板部分已然有了融化的痕迹,里边双层皮革更是散发出一股刺鼻的焦糊味。

    贝里席看到这一幕,瞳孔剧烈的收缩,紧跟着用不确定的语气问:“他在战斗中能释放多少次这样的力量?十次?二十次?还是一百次?”

    “对不起,大人,我们太无能。他只对着我使用了一次,剩下的仅仅用手上的剑就都解决了。另外,那种炙热猛烈的冲击不但破坏了防具,而且还严重震伤内脏,我恐怕活不了几天了。”说着,雅娜再一次从嘴里喷出大量暗红色血迹,眼神也跟着变得黯淡下来。

    “没关系,起码我已经可以确认他的确掌握着某种神奇的魔法力量,目前为止这就足够了。至于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贝里席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我……我还能活下去吗?”少女原本暗淡的眼睛再一次点燃了希望。

    培提尔·贝里席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当然!我亲爱的雅娜!现在,你马上到这位梅森爵士的家里,告诉他是王后在暗中策划了这场刺杀行动,你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棋子而已。相信我,他会主动让你活下来的。”

    少女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小心翼翼的反问:“您的意思是,让我嫁祸给瑟曦·兰尼斯特,然后留在他的身边做个间谍?”

    “呵呵,聪明。不过你猜对了一半。你的任务只是加深他对瑟曦·兰尼斯特的不满和怨恨,不需要做间谍,更不要在跟我有任何联系。简单的来说,从现在开始起,你自由了,无论以后忠心耿耿也好,还是在某个时刻选择背叛也罢,都跟我没半点关系,明白了吗?”培提尔·贝里席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什……什么?!我……我自由了?!!!”雅娜瞪大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她从十岁开始起,就被奴隶商人卖给“小指头”,一直暗地里从事各种情报搜集和暗杀行动,手上早就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够逃离,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对,你自由了。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吗?凡是欠我一条命的人,只要偿还了这条命,那么他就可以获得自由。你今天已经偿还了欠我的命,现在去自救吧,希望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不要是敌人才好。”

    说完这句话,培提尔·贝里席掏出手帕,轻轻替女孩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悄无声息消失在密道尽头。

    “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

    带着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狂喜,雅娜挣扎着爬起来,朝着张诚住的地方跑去。

    她非常清楚身上的伤势,普通学者根本无能为力,自己唯一能依仗的就是神奇的魔法力量。

    与此同时,刚刚遭遇了一场刺杀的张诚,正坐在自己的房间内,一边随手将血淋淋的新鲜牛肉扔给身后的幼龙,一边饶有兴致的问:“布兰科,既觉得是谁策划了这次刺杀行动?”

    “有点难说,我个人更倾向于是君临内的某个人干的。毕竟刺客非常精准的预判了时间和路线,要不是他们错误的估计了您的实力,恐怕现在已经得手了。”老佣兵后背紧贴着大门,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没办法不颤抖!

    就在他对面不远处,有一条体长超过一米五,拥有坚固鳞片和利爪的龙,正张开满是尖牙的嘴巴,疯狂撕咬着血淋淋的肉块,时不时还会从喉咙里喷出一团炙热的烈焰。

    任何一个听过坦格利安家族故事的人,都会难免对这种无与伦比的洪荒巨兽充满敬畏与恐惧。

    他做梦都不敢相信,自己投靠的主人,竟然真的能把龙蛋孵化出来!

    而且才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长到这么大了!

    再过上半年或者一年,怕是直接就能效仿征服者伊耿,借助龙的力量征服整个维斯特洛大陆!

    张诚敏锐的察觉到了手下内心之中的惊恐,马上笑着调侃道:“布兰科,你是在害怕么?别担心,没有我的命令,它不会伤害任何人。”

    “嗷!”

    幼龙也跟着发出一声低吼,两只泛着紫罗兰色光泽的眼睛流露出一丝不屑。

    在这个小家伙的眼里,像老佣兵这种又老、又脏的生物,即使送到最边上它也不会去吃。

    “我大人,您不能因为一头狮子吃饱了就断定它没有危险。诚然,这条龙在强大的您面前也许没什么,可对于我来说,它简直就是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怪物。最后我还得提醒一句,您最好想个办法把它弄到野外去,不然很快这个房间就要装不下了。”布兰科一脸无奈的回应道。

    “哈哈哈哈!关于领地的事情,我已经跟泰温公爵达成了协……”

    还没等张诚把话说完,门外突然传来管家德里的声音:“爵士,有个女孩自称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和您见上一面。”,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