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栽赃
    前院的客厅内,身受重伤的雅娜正小心翼翼观察着周围环境,同时用一块手帕堵住嘴,防止剧烈的咳嗽带出太多鲜血。

    她很清楚接下来的会面,将决定自己是有资格活下来,所以内心之中十分忐忑,甚至比第一次杀人的时候还要紧张。

    不过这种纠结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张诚便推开门走进屋子,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少女,足足过了有一分钟才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我们见过面,对吗?”

    “是的,大人。确切的说,就在一个多小时前,我参与了那场针对您的刺杀行动。”雅娜明白撒谎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大大方方承认下来。

    甚至为了表明诚意,她还脱掉外衣,露出贴身的小背心和短裤,尤其是腹部黑紫色的淤青,以及皮肤表面在高温下造成的烫伤,绝对不是普通方法或者武器能做到的。

    作为一名法师,张诚自然不会不知道火焰冲击制造的伤口,立刻笑着点了点头:“呵呵,原来你就是那个侥幸逃走的小家伙。看来你很聪明,也很谨慎,穿戴了不错的防具。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莫非你的主人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么愚蠢的错误,所以派你来求和?”

    “爵士,我认为您最好小心一点,她也许是来进行第二次刺杀也说不定呢。”布兰科眼神中流露出强烈的警惕。

    “放松,难道你觉得这个女孩身上还能隐藏什么武器吗?更何况,以她内脏的受损程度,眼下已经没办法做剧烈的运动,否则马上便会因为内脏大出血导致死亡。”张诚头也不回的安慰着老佣兵,同时悄无声息掏出魅惑怀表。

    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毫不犹豫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使用,以便获得幕后黑手的情报。

    雅娜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单膝跪地一脸诚恳的说道:“大人,首先请允许我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行为道歉。毕竟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棋子,根本没资格去质疑主人的命令。其次,我之所以来找您,不是别的什么原因,仅仅是不想死。最后,只要您答应救我一命,我愿意告诉您整件事情的真相。”

    “有意思!你凭什么认为我能救你?”张诚不慌不忙坐到椅子,绕有兴致的反问道。

    “我不知道,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也许是您所施展的神奇力量,总之我觉得您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雅娜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女人的第六感?哈哈哈哈!”张诚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一边笑还一边调侃道:“抱歉,在我眼里,你最多只能被称之为女孩,距离女人还差了最关键的部分。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错,我能救你,但问题是你是否值得我这么做。”

    “我可以为您杀人!为您搜集情报!甚至满足您各种各样的**!因为我从幼年时期受到的训练就是如此。更何况,您就不想知道是谁想要您的命吗?咳咳咳咳……”

    随着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雅娜再一次剧烈的咳嗽起来,短短几秒钟便染红了白色的手帕,那触目惊心的血沫子预示着她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也许是一两天,也许是三五天,反正要是得不到救治,大概一周之后,她的尸体便会出现在城内某个阴暗的角落。

    如果够倒霉的话,在临死前还会被流浪汉们轮番享用,搞不好尸体也会被送到“跳蚤窝”煮成名为褐汤的东西,供饥饿的贫民充饥。

    张诚摸着下巴,装模作样的思考了几分钟,才从贴身的腰包内掏出一小瓶闪烁着神秘光晕的治疗药水,轻轻在女孩面前晃了晃:“看到了吗?这个瓶子里装着一种神奇的液体,它能治愈你受损的内脏,只要喝下去,你就能活下来。”

    “给……给我!!”

    出于对生存的强烈渴望,雅娜二话不说便想伸手去抢。

    但遗憾的是,由于严重的内伤和烧伤,严重影响了她的灵活性,一下子抓了个空。

    “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张诚迅速抽回胳膊,脸上浮现出戏虐的表情。“你刚才说了很多理由,但说实话,我一字都不相信。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一次说实话的机会,更是活下去的机会。如果你错过了,那么等待你的就会是痛苦的死亡。”

    “我没有撒谎!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立誓。”雅娜语气激动的攥紧了拳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确没有撒谎,起码现在还没开始撒谎,或许这也正是“小指头”的高明之处。

    张诚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确认少女不像在欺骗自己,然后才故作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起誓就不必了。告诉我,是谁想要我的命?只要说出来,这个小瓶子里的东西就归你了。”

    “瑟曦!瑟曦·兰尼斯特!是她指使我刺杀你的。”雅娜用斩钉截铁的语气报上了王后的名字。

    “瑟曦?她为什么想要杀我?”张诚皱起眉头反问道。

    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太友好,可不管怎么说也是盟友,至少在解决史坦尼斯之前,这个自以为是的恶毒女人,绝不应该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雅娜伪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摇了摇头:“对不起,大人。我只是个服从命令的刺客,并不知道原因,或许是您最近跟国王走得太近吧。”

    “哦?是乔佛里?不,不对……”张诚飞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测,紧跟着不经意间把手中的瓶子递给女孩。

    就在雅娜满怀欣喜,打算接过瓶子的刹那,另外一只手的怀表突然毫无征兆这释放出诡异的红光。

    由于完全没有防备的关系,少女顿时陷入了一种意识恍惚的状态。

    眼见对方中招,张诚马上压低声音贴在雅娜的耳畔低语道:“告诉我,小可爱,指使你杀我的究竟是谁?”

    “是……是……是培提尔·贝里席……”

    女孩明显挣扎了几秒钟,最终还是供出了幕后黑手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