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黑水河之战(中)
    “啊啊啊啊!!!!!!!!!!!!!!”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水手,立刻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火焰把自己包围,然后便是无法与语言形容的痛苦。

    伴随着他的惨叫,木质的帆船迅速燃烧起来,宛如水面上一个巨大的火把,提醒着周围幸存的船只,他们还远远没有脱离危险。

    一击得手的幼龙没有做任何停留,按照主人的吩咐,再次爬升到高空,借助夜色的掩护寻找下一个攻击目标。

    为了不让它变成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手下那三条蠢龙,张诚可谓是煞费苦心,不断给其灌输什么叫做高空优势,什么叫做机动优势。

    作为一条龙,最重要的不是依靠坚固的鳞片、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去跟敌人刚正面,而是要利用自己会飞的优势,先消灭那些落单的、没有反抗能力的敌人,等清理干净杂鱼之后,再慢慢对付最危险的敌人。

    在主人的熏陶下,这条无耻的幼龙总算是学会了柿子先捡软的捏,不一会儿功夫就把那些逃离大部队的落单战舰,统统送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当周围再也没有一条落单的船只后,它滞留在黑暗的夜空中,耐心等待着主人发出的信号。

    与此同时,张诚也亲自指挥着两艘战舰,缓缓向史坦尼斯残存的舰队逼近。

    为了增加突然性,他的船上没有悬挂任何旗帜,更没有油灯、火把之类的照明工具,有的仅仅是一群饥渴嗜血的佣兵……

    “大人!前方发现三艘敌舰!请问是要进行接舷战!还是用野火摧毁他们?”四十多岁的船长低声请示道。

    张诚玩味的瞥了一眼身后的水手和佣兵,然后笑着问:“你们觉得呢?是直接烧死敌人有趣,还是用剑刺进敌人的身体,欣赏他们痛苦的惨叫与哀嚎有趣?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在这场战争中,不管你们抢到什么东西,都属于你们自己,我只要俘获的战船。”

    “真……真的?不管抢到什么都归我们自己?”一名佣兵两眼瞬间释放出渗人的绿光。

    “当然!不过有一点!如果让我知道谁为了争夺战利品内讧,那我就会用对待敌人的方式对打他,明白了吗?”张诚语气严肃的发出警告。

    “嘿嘿!请您放心,我们明白。”另外一名佣兵裂开嘴笑了。

    “接舷战!”

    “接舷战!”

    “接舷战!”

    ……

    伴随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呐喊,佣兵和水手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对于他们来说,战争不仅意味着死亡,还意味着财富。

    尤其是像这种不需要负法律责任的公开抢劫,正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再加上躲在暗无天日的洞穴中那么久,每个人都急需一场发泄,而杀戮恰好是最理想的发泄渠道。

    船长无疑感受到了隐藏在人类外表下的狂野兽性,二话不说直接调转船头,径直朝敌舰方向冲去。

    另外一艘船也不甘示弱,从左边发起冲锋。

    由于冰与火之歌没有火炮的关系,所以海战仍旧停留在原始的混战状态,每一艘战舰都装有又长又粗的撞角,唯一的进攻方式就是去撞击敌人,然后让船上士兵进行白刃战,直至杀光敌舰上最后一个反抗者为止。

    因为海战不像陆战,敌人没有退路,通常来说都会殊死抵抗,惨烈程度和伤亡比例高的吓人。

    不过张诚显然不希望手下仅有的兵力损失太多,主动拔出散发着邪恶气息的魔剑,站在了最前沿。

    他这种身先士卒的作风,无疑极大激励了士气,再加上一身精致的黑暗卫士板甲套装,让每一个站在周围的人都感觉到莫名的安心。

    “喂!你们是谁?为什么没有悬挂旗帜?”一艘隶属史坦尼斯的战舰有水手扯着嗓子大声质问道。

    但可惜的是,周围环境依旧是那么的安静,压根没有人理会他。

    发现不对劲的水手立刻警告身边的同伴:“敌人!有敌人在我们的左舷!做好战斗准备!”

    话音刚落!

    撞角砰地一声扎进船体,七八个没站稳的倒霉蛋直接掉落水中,还有更多的人脑袋撞在甲板或者桅杆上,两眼一翻陷入了昏迷。

    “杀!!!!!”

    张诚纵身一跃率先登船,轮起拘魂使者,当场把一个手持弯刀的青年拦腰斩断,鲜血和内脏顿时散落得到处都是。

    “哈哈哈哈!杀!杀光这些白痴!”

    紧随其后的佣兵狂笑着,轮起斧头把又一个水手砍翻。

    眨眼功夫,三十几名好手纷纷涌上敌舰甲板,对没有做好准备的敌人发起了一场屠杀。

    要知道史坦尼斯的舰队原本就刚刚经历了一场灾难性的失败,大多数人都处在震惊与低落的情绪中。

    而这些佣兵呢?

    他们躲在洞穴里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吃饭和睡觉,精力旺盛的一塌糊涂,再加上可以掠夺战利品的刺激,简直就像打了个兴奋剂一样。

    除此之外,经常参加各种战斗的佣兵,远比根本没见过几次血的水手战斗经验更丰富,所以一个照面便把对手打蒙了。

    才十几分钟的功夫,船上两百多名水手便死伤过半,剩下的为了活命,不约而同扔下手中的武器,跪在地上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张诚没有理会这些失去反抗意识的俘虏,直接借助缆绳荡到第二艘船的甲板,高举魔剑猛地将船长连人带剑劈成两半,刺眼的鲜血顿时染红了黑色的盔甲,凭空增添了一分狰狞。

    尤其大量杀死并遭到囚禁的灵魂,围绕在剑身周围,形成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不断发出阵阵刺耳的痛苦哀嚎,即使是傻子都能感觉到它的不详和阴暗。

    “告诉我!你们是选择投降,还是选择死亡?”张诚用冰冷的语气下达了最后通牒。

    他自己能感觉到,随着杀掉的敌人越来越多,拘魂使者的威力也越来越强,甚至急不可耐的催促他这个主人继续去杀戮。

    要是再杀下去,保不齐他就会失去理智,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