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黑水河之战(下)
    没有任何意外……

    失去船长的水手们,很快便在殊死一搏和投降之间选择了后者,他们可不想亲自试试那柄诡异的长剑砍在身上会有什么后果。

    就在张诚开始有点控制不住从心底涌起的强烈杀意时,布兰科也完成了对另外一艘船的占领,带着二十几个人跳过来,一边抹着脸上沾染的血迹,一边表情严肃的说道:“爵士,我想我们猎杀敌人舰队的行动必须停止了。”

    “嗯?怎么了?”张诚赶忙用力摇晃着脑袋,将那些可怕的声音和念头从脑海中驱赶出去。

    “喏,你看。”老佣兵指着不远处火光冲天的战场。“史坦尼斯利用被烧毁船只的残骸,搭建了一座浮桥,他已经率领最精锐的骑士向城门发起进攻。要是我们不赶快回援,君临用不了多久便会陷落。”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张诚立刻发现数以千计的士兵已然登上城墙,与城防军“金袍子”们混战在一起。

    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依托地形优势的金袍子居然节节败退,眨眼功夫便丢失了大片城墙,被压缩在一个又一个独立的门楼内,用专业点的术语来形容就是遭到了分割合围。

    或许一时半会不至于被全部消灭,可局势明显对防守方极度不利。

    “该死!情报不是说史坦尼斯的先头部队只有两万人吗?”张诚下意识皱起眉头。

    尽管混战的时候,很难准确清点出双方士兵的数量,但眼下进攻方明显已经远远超过了两万人,再加上后面密密麻麻的预备队,别说两万人了,三四万人都不止。

    要知道君临城的地形非常特殊,南面是黑水河,东面是黑水湾,史坦尼斯率领陆军从风息堡出发,所处的位置必然在君临城南边,想要攻城就必须依靠海军把士兵们源源不断的运送过去。

    可小恶魔看穿了他的计划,提前做好充分的准备,用野火一下子重创了舰队,不仅大量杀死了船上装载的士兵,而且还让运输效率变得低下,无法一下子将大量士兵运上对岸。

    同样的,史坦尼斯反应也非常迅速,当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之后,他立刻命人将船只残骸拼凑在一起,搭建出一座简易的浮桥。

    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借助这座浮桥,直接涌向守卫力量薄弱的城墙,还不到一两个小时的功夫,就占据大片外围城墙。

    “爵士。现在请您做个决断吧。”布兰科压低声音暗示道。

    “决断?你该不会是认为兰尼斯特输掉了这场战役吧?”张诚摘下头盔,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我实在看不出到了这种程度,提利昂阁下还有什么办法能扭转局势。也许放弃城市外围,主动退守红堡是个不错的选择。”老佣兵按照自己以往参加过的战斗经验给出了评价。

    张诚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你别忘了,提利昂只是他父亲泰温·兰尼斯特安插在南方的一枚棋子。好好考虑清楚,史坦尼斯抵达君临多久了?你有听到过他的行军路线吗?”

    布兰科显然不是傻瓜,迅速意识到话语中隐含的意思,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试探道:“您的意思是……泰温公爵正率领着兰尼斯特家族的大军埋伏在附近,等待一个最佳的进贡时机?!”

    张诚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反倒是突然感叹道:“你知道吗?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有两种英雄,一种是在绝境中激励人们,使其永远不放弃希望,不过他们通常当都比较短命,往往还没等到苦尽甘来,便会死在敌人的剑下。我敬佩这种英雄,但永远不会去效仿。至于第二种英雄,永远在最紧急的关头出现,以摧枯拉朽之势战胜敌人,然后迎接人们的欢呼和赞美,并且还能顺便收获最大的利益。告诉我,你觉得泰温公爵是哪一种?”

    “我想他应该是后一种。”布兰科稍微回想了一下泰温·兰尼斯特的种种事迹,立刻得出自己的结论。

    “没错!既然你明白他的为人,那还担心什么呢?把俘虏押进船舱关起来,通知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就让我们来为泰温·兰尼斯特拉开这场英雄圣典的序幕吧……”说着,张诚嘴角微微翘起,开始一件一件脱下沾满血浆的盔甲,换上许久也没有用过的火石法杖。

    不用问也知道,他这是打算彻底放开手脚,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法师强大无比的破坏力。

    在老佣兵的指挥下,五艘纠缠在一起的战舰很快缓缓分开,其中两艘被撞角刺穿的被留在原地,用来关押投降的俘虏,而另外三艘则经过简单的修整,重新挂上史坦尼斯的旗帜,朝着战场附近冲去。

    “快看!我们的船!”一名眼尖的骑士冲着同伴大声喊。

    不过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嗡嗡的响声,紧跟着一阵密集的箭雨从天而降,啪啪的打在盔甲和盾牌上,有些则直接穿透防具,扎进脆弱的血肉之躯。

    “啊!!”

    “不好!是敌舰!”

    “防御阵型!防御阵型!”

    ……

    伴随着嘈杂的咒骂与呼喊,岸边属于史坦尼斯的军队开始迅速调转方向,聚集成一个半弧形的紧密步兵方阵。

    看到这一幕,张诚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扭过头对负责操作投石器的水手吩咐道:“还等什么,开始吧。”

    “嘿嘿!如您所愿,我的大人。”水手狞笑着松开了拉紧的杠杆。

    瞬间!

    十几罐密封的野火被投掷出去,砰地一声砸在盾墙上,墨绿色的液体顿时撒的到处都是。

    就在士兵们还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焰划过天际,紧随其后落了下来。

    下一秒……

    轰!

    剧烈的爆炸和火焰将数百名士兵当场吞噬!

    他们引以为傲的坚固盔甲和盾牌,此刻非但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反倒在烈焰的焚烧下变成了致命的铁水。

    一时之间,各种惨叫和哀嚎回荡在战场上空,以至于那些原本陷上城头的史坦尼斯士兵都忍不住停下脚步,一脸畏惧注视着同伴惨死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