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报复
    御前会议持续的时间并不算长,当所有利益瓜分完成后便结束了。

    最终,培提尔贝里席因为促成了兰尼斯特与提利尔两大家族的联盟,获封赫伦堡,一跃从有名无实的宫廷贵族变身成为拥有大片领地和城堡实地贵族。

    尽管赫伦堡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地方,他也从未打算真正占有或是经营这片领地,但只要有了赫伦堡伯爵的头衔,他的社会地位就会得到极大的提高,高到足以迎娶莱沙徒利,然后在一点一点掌控谷地。

    毕竟应付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以及体弱多病的孩子,对于像“小指头”这样的阴谋大师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控制了琼恩艾林的遗孀和子嗣,谷地的贵族们哪怕再有意见,也会继续服从鹰巢城的统治。

    带着愉悦的心情,培提尔贝里席回到丝绸街那家属于自己的妓院,准备叫两个最漂亮、技术最好的姑娘,好好给自己绷紧的神经放松一下。

    不过就在刚跨过门槛,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一名身披斗篷的黑影突然从角落里钻出来,贴在他的耳边低语道:“不好了!大人!我刚刚得到消息!莱沙徒利在几天前遭到袭击当场身亡。据说刺客使用了一种可怕的红色液体,只要沾染一点整个人都会被烧成灰烬。眼下整个谷地乱成一团,有人试图封锁消息,还有人试图把劳勃艾林控制在自己手里。”

    “什么?!!!”贝里席脸色瞬间大变,身体像喝醉了酒一样前后晃动。????“大人,您没事吧?”身披斗篷的男子见状,赶忙前搀扶。

    培提尔用力推开对方,两只眼睛顿时布满了血丝,愤怒不已的低吼道:“走开!我没事!好!很好!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礼物!竟然敢破坏我的计划!”

    很显然,不管是“龙焰”也好,还是之前那番意味深长的话,都无一不证明了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就是张诚。

    确切的说,他从一开始便没有任何要掩人耳目的意思,就是要明确告诉对方,这就是不断试探自己底线的下场。

    不过愤怒归愤怒,小指头并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迅速意识到很可能是自己之前的小动作泄密了,所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咬牙切齿的命令道:“去!马让那些支持我的家族出面稳定局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劳勃艾林落在别人手。”

    “明白!可是大人您呢?您难道不打算亲自去一趟吗?”身披斗篷的男子一脸不解的问。

    他想不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的主人为什么不立刻赶往事发地点,而是一反常态选择留在君临。

    “不,你不知道,想要解决这件事情,我必须先去见一个人,否则类似的刺杀百分之百还会再发生。”贝里席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

    “好吧,我懂了,请您多加小心。”黑影鞠了一躬,很快消失在街道阴暗的角落里。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红堡庆祝胜利的宴会,张诚正一边吃着各种水果和烤肉,一边与贵妇小姐们谈笑风生。

    突然,培提尔贝里席匆忙从门口走进来,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十分抱歉,女士们,我能否借用你们一点时间,单独跟梅森爵士谈谈?”

    “好的。”

    “希望您快一点,贝里席大人。”

    “对!我们还有很多有趣的话题没有结束呢。”

    ……

    一群少女站起身,依依不舍的离开花园的东南角。

    目送她们走远,张诚马翘起嘴角,用略带讽刺的口吻调侃道:“呵呵,看来您收到我送去的礼物。怎么样,还满意吗?”

    “是的,收到了,真是一份令人惊喜不已的大礼。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指头死死攥着拳头,脸的表情一直在轻微抽搐。

    “误会?哈哈哈哈!如果刺杀也能叫误会,那么我不介意多制造几次类似的误会。请记住,我亲爱的朋友,不要把你用来对付别人的那套用在我身,否则我保证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张诚丝毫没有给对方留任何情面,直接把话题挑明了。

    习惯借助各种隐晦暗示交谈的培提尔贝里席明显楞了一下,紧跟着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刺杀?什么刺杀?神啊!我为什么要刺杀您?”

    “哼!别装了,贝里席,你那位可爱的姑娘已经什么都招了。说实话,我也很好奇,你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离间我跟兰尼斯特家族的关系?还是你对我所掌握的魔法力量感兴趣?”说罢,张诚随手摘下一颗葡萄放进自己嘴里。

    “雅娜背叛了我?!不!不对!她不会背叛我的!”小指头眼神中先是流露出惊骇的光芒,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猜测。

    张诚吐掉嘴里的葡萄皮,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笑着回应道:“她当然没有背叛你,但在我的面前,一切花言巧语和欺骗都没有任何意义。我仅仅使用了一点小手段,就让她自己说出了真相。哦,对了,这个可怜的女孩现在正被一群饥渴的佣兵反复蹂躏,即使没死也崩溃了,要不要我把她弄出来还给你?”

    听完这番话,贝里席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寒颤,因为他从张诚的态度中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情和冷漠。

    作为一个善于玩弄人心的阴谋家,他最害怕的就是遇到这种对手。

    因为冷漠和无情意味着不容易受到各种各样感情的约束,更不会被威胁吓到。

    更可怕的是,这种人做起事情来往往不会去考虑后果,一旦激怒他们,危险性之高远超常人的想象。

    一时之间,小指头陷入了沉默,开始反思自己之前的行为是否太鲁莽了,以至于现在变得有点不太好收场。

    至于张诚则坐在椅子,面无表情的吃着葡萄,耐心等候对方开口。

    反正莱沙徒利已经死了,心急如焚的贝里席必然要做出让步,否则他根本不敢离开君临城,去处理谷底的烂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