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联手
    整整五分钟,双方就这样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谁也没开口说话的意思。

    直到“八爪蜘蛛”瓦里斯发现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主动走过来笑着打趣道:“梅森大人,培提尔大人,你们难道是在用眼神互相交流吗?”

    “不,我亲爱的朋友,我只是还没想要要说点什么。”小指头故作轻松的摊了摊手。

    “哦?什么深奥的问题,能让像您一样聪明睿智的人也要思考半天?”瓦里斯用十分感兴趣的口语气问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太方便透露给外人,您还是请回吧,让我们自己来处理。”贝里席不假思索的下达了逐客令。

    毕竟这关系到他很多的秘密,一旦被“八爪蜘蛛”得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几乎等同于把自己剥光送到在对手眼皮底下。

    瓦里斯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唉,好吧,看来我有些自作多情。两位请慢聊,如果需要帮忙请随时呼唤我,我就在那边角落。”

    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刹那,张诚突然开口说道:“请留步,坐下吧,我觉得你可以加入我们的话题。”

    “什么?!”小指头脸色微微一变。

    “放松,贝里席大人,我只是觉得我们三个之间总这样互相试探、提防、争斗,远不如联手合作利益更大,你们认为呢?”张诚提起酒瓶,给另外两个人各倒了一杯酒。

    “合作?”瓦里斯惊讶的挑起眉毛。

    他做梦都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张诚嘴里说出来的。

    毕竟自从有了那个紧紧跟在身后的死灵,他连小命都捏在对方手里,哪里有资格谈什么合作。

    “对!合作!”张诚笑着点了点头。“首先,让我们来坦诚一下自己的目的,或者说是野心。我想要得到高庭的提利尔家族,想要研究和破解森林之子遗留下来的魔法知识。而贝里席大人想要得到的是谷底和北境。至于你,瓦里斯,你想要让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重返维斯特洛,成为七大王国的统治者。从表面上来看,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冲突和矛盾,起码现阶段没有。”

    “您表达什么?”培提尔·贝里席皱着眉头质问道。

    任何一名野心家被道破心底最深处的渴望,都不会感觉太舒服,更何况这还涉及到了他隐藏起来的小秘密。

    张诚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只要我们三个人联起手来,七大王国都根本没有谁是我们的对手。如此一来,每个人都能尽快达成目的,不是吗?”

    “可达成目的之后呢?”瓦里斯提出了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

    毫无疑问,不管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也好,还是小指头也罢,都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铁王座。

    这也就意味着,除非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的野心,否则迟早有一天都会成为敌人。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确吗?合作的前提条件是我们没有达成自己的目标,所以才需要合作。当某个人达成了目标,那么合作关系便会宣告结束。我是个讨厌麻烦的人,而且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浪费,所以希望游戏规则尽可能简单点,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张诚盯着冰与火之歌世界中最能搅动局势的两位玩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随着对神秘能量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他的空余时间也越来越少,哪有功夫去整天去玩什么阴谋诡计。

    说实话,他压根就不觉得自己需要专门进行权谋方面的锻炼,更不需要将所有事情都搞得那么复杂,追求无穷无尽的知识和力量才是根本。

    瓦里斯瞥与培提尔·贝里席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很显然,这个提议对于他们俩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大的启迪。

    要知道早在很久以前,他们俩就维持着一种十分奇妙的默契,互不干扰进行着自己的计划。直到艾德·史塔克来到君临,这种默契才被打破,开始了暗地里的交锋。

    犹豫了大概两三分钟,培提尔·贝里席率先开口试探道:“如果我同意合作,那么之前的误会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

    “可以!”张诚不假思索的给出了肯定答复。

    反正对于他而言,报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死抓着不放。

    想要成为一名权力游戏的合格玩家,控制住自己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是基础中的基础,要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好,根本没可能夺取最后的胜利。

    “既然如此,我加入。”小指头端起酒杯,迅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算我一个。”瓦里斯也不甘落后,跟着端起酒杯。

    “非常好!现在来干了这杯酒,为我们的敌人默哀吧。”

    “干杯!”

    “愿圣母怜悯我们的敌人!”

    ……

    三个人轻轻碰了下杯子,纷纷仰起头一饮而尽。

    恐怕没人会知道,他们之间结成的短暂联盟,会对整个七大王国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

    放下空空如也的酒杯,张诚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瞬间!

    “八爪蜘蛛”身边闪过一道绿色的影子,嗖的一声钻机了挂在腰间的魔剑内。

    死太监只觉得围绕在自己周围阴冷的感觉顿时消失,久违的温暖又回来了。

    “感觉怎么样,亲爱的朋友?”张诚明知故问的眨了眨眼睛。

    “棒极了!感谢您的慷慨和仁慈!”瓦里斯弯下腰深深的鞠了一躬。

    “别客气,我们现在可是盟友了。请记住,千万不要做出任何违反约定的举动,不然……”

    “我明白!我明白!”

    还没等张诚把话说完,瓦里斯赶忙做出保证,亲身体会过死灵的可怕,他发誓绝对不想再看见那道淡绿色的半透明身影。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商量一下,应该怎样携手合作,铲除掉所有碍事的绊脚石。”张诚一边说着,一边用充满嘲弄的目光扫过宴会现场的贵族们,甚至包括泰温·兰尼斯特。

    或许很多人认为这头老狮子已然登上权利的巅峰,但张诚却知道,对方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英明神武,用不了多久,他就死在自己一手挖下的坑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