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亮水城
    黑水河战役结束两周之后,一支超过两千人的军队穿过苦桥,沿着玫瑰大道前进。

    为首的骑士高举一面紫罗兰色旗帜,上面描绘着一把剑和一柄法杖交叉的图案,引得不少路人纷纷驻足观看,想要搞清楚这究竟是哪个家族。

    毕竟两千名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可不是随便什么贵族都能养得起的,不光要拥有大片的领地,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财力支撑,否则光是高昂的日常维持费用就足以拖垮财政。

    不过遗憾的是,即使最见多识广的商人都不认得如此奇怪的家徽,更不认得骑在马上的年轻贵族。

    就在众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的时候,一名身穿铠甲的老人突然从队伍后面跑过来,压低声音对这支军队的主人说:“爵士,刚才高庭的提利尔家族派人送来了三白匹战马、七十车食物补给、五百桶麦酒、四百把长弓和十万支上好的箭矢,您看应该怎么处理这些物资?”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别担心,我会亲自处理跟提利尔家族之间的关系,你要做的就是掌控好军队。要知道我们这一趟对付的可不仅仅是佛罗伦家族,还有周边大大小小十几个家族。或许单个来说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可他们一旦联合起来也相当麻烦。”年轻贵族面无表情吩咐道。

    很显然,他不是别人,正是打算前往亮水城接收自己封地的张诚。

    至于身穿盔甲的老人,是他忠心耿耿的手下布兰科。

    自从与瓦里斯和培提尔·贝里席缔结盟约之后,君临城对于他而言便失去了吸引力,更加不想参与接下来提利尔和兰尼斯特之间的明争暗斗,所以便选择主动离开权利的旋涡,先占据一块地盘,慢慢等待老泰温被小恶魔杀死,失去制约的瑟曦引爆大教堂。

    在这段时间,他一方面可以静下心来继续自己的研究,如果情况允许的话,还可以去见一见丹妮莉丝,搞清楚坦格利安家族浴火不焚的能力究竟来自何处。

    如果还有闲暇时光,再去一趟绝境长城以北,搜索一下仅存的森林之子也不错。

    总之,这个世界存在着太多值得探索和研究的东西,只有白痴才会把时间浪费在权力的斗争中。

    “明白了!”

    老佣兵用力点了下头,立刻叫上一队人将物资接收,然后督促整支军队保持速度继续前进,根本没有人察觉到天上有个黑点一直在不停的盘旋。

    穿过风景秀丽的高庭,张诚很快在向导的指引下离开大路,沿着西南方向的小道直逼亮水城。

    由于行军没有任何掩饰的意思,亮水城代理城主柯林·佛罗伦很快便得到消息,把城内家族成员召集起来商量对策。

    毕竟之前的黑水河之战,佛罗伦家族损失了大半军队,现在城内只剩下不到四百名士兵,也许维持治安震慑土匪勉强够了,可防守偌大的城堡和市集肯定守不住。

    一时之间,整个亮水城人人自危,不少胆小的家伙甚至提议带上钱财出逃,向龙石岛的史坦尼斯寻求庇护。

    不过还没等佛罗伦家族的留守成员争吵出什么结果,张诚的先头部队,一支由五百名精锐组成的骑兵便先行抵达,彻底断绝了他们逃走的念头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条腿,更别提还要携带财物。

    站在城墙上,柯林·佛罗伦注视着下方轮换休息的骑兵,一脸苦笑问身后的亲信骑士:“霍斯曼,你觉得如果我们选择抵抗的话,有机会能赢吗?”

    被称之为霍斯曼稍微犹豫了一下,迅速摇了摇头:“抱歉,大人,对方有至少两千人,而且还有高庭的提利尔家族和铁王座的支持,我认为最好的情况就是通过谈判,尽量争取多带走一点财物。”

    “唉,你说的没错,看来佛罗伦家族要失去这片世代居住的土地了。”柯林无奈的叹了口气。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死守城堡,用自己的血来证明佛罗伦家族的荣耀。

    可一想到城内还有那么多女人和孩子,他就立刻放弃了这个计划。

    不管怎么说,领地没了还可以再想办法弄一块,但要是人死光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下定决心,柯林马上命侍从带上条件,去跟外面的骑兵接触。

    大概十几分钟左右,年轻的侍从平安返回,并带回了让他等待军队主人到来的消息。

    就这样,双方隔着城墙互相对持,直到十个小时之后,后面部队才陆续抵达。

    当张诚拿到佛罗伦家族开出的条件时,直接没忍住大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讽刺道:“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你们居然要求带走所有的金银珠宝和一半的家畜、粮食,只留给我一座空荡荡的城堡?”

    “大人,我们认为这已经是相当合理的条件了。请想想一下,亮水城拥有高大厚实的城墙,以及忠心耿耿的卫兵。假如您选择强攻,起码需要几个月到半年时间,手下的士兵也会死伤过半。但是现在,您只需要放弃一点财物,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亮水城,难道这不好吗?”年轻的使者弯下腰,一脸认真的反问道。

    “半年?死伤过半?不得不说你们还真是自信过了头。滚回去吧!告诉柯林·佛罗伦!要么立刻出来投降,我允许他带上家族成员平安离开;要么我杀进去,等城破的时候,所有佛罗伦家族的人都会以叛国罪处死。记住,我只给你们一小时考虑,一小时之后我会开始发起攻击。”

    下达完最后通牒,张诚直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卫兵把使者带出去。

    事实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亮水城,而是打算用鲜血来宣告自己对于这片土地的统治。

    因为只有战争与鲜血才能让人感到敬畏,而敬畏恰好又是封建领主最迫切需要的东西。

    至于那些单纯想要用仁慈、博爱感化领民的领主,基本不是被视作软弱可欺,就是早早被敌人干掉。

    尽管听起来有点可悲,但好人,尤其是烂好人,在封建制度下根本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