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席琳·拜拉席恩
    大眼瞪小眼!

    两人大概保持了有一分钟的对视,张诚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一边笑还一边回应道:“没错,我在看书。你呢?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

    “我……我睡不着……”席琳·拜拉席恩拽着裙角,从嗓子眼里挤出了堪比蚊子的声音。

    由于长期被囚禁在封闭的环境下,导致她的性格十分内向,一根陌生人说话就开始紧张。

    “所以你就偷偷溜出来,想要找一本书打发无聊的时光?”张诚饶有兴致的调侃道。

    也许是最近一段时间神经崩得太紧的缘故,他突然想要调戏一下眼前这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家伙,顺便放松一下心情。

    “嗯……”女孩轻轻点了点头,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扫过摆在桌子上长满霉斑的旧书。

    张诚无疑察觉到了这一点,随手拿起一本《征服者伊耿传》,头也不抬的问:“怎么,你也对坦格利安家族的历史感兴趣?”

    “不,我只是喜欢读里边的故事而已。你是谁?我父亲的封臣吗?为什么我以前从没有见到过你?”席琳·拜拉席恩好奇的眨着眼睛。

    她显然并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亲手将史坦尼斯推进失败深渊的罪魁祸首之一。

    “我可不是你父亲的封臣,恰恰相反,我是他的敌人。重新认识一下,我的名字是梅森·阿斯普林,相信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对么?”张诚微笑着单手抚胸略微欠了欠身。

    席琳·拜拉席恩明显被吓到了,赶忙后退了好几步,紧跟着掉头就跑。

    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跑出几步,她又停下转过身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守在外面的卫兵呢?难道他们都被你杀了?”

    “呵呵,别担心,我是从窗户进来的,没有杀死任何人。另外,我建议你最好也不要惊动卫兵或者仆人,不然……”张诚故意拖了个长音,把手按在剑柄上,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请……请不要伤害他们!我发誓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来过这里。”席琳·拜拉席恩咬着下嘴唇保证道。

    作为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她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有人受伤或者死亡,更不希望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眼见小家伙没有继续试图逃跑,张诚松开了按在剑柄上的手,指了指地图桌旁边的椅子:“坐吧,既然你睡不着,不如跟我聊会天,反正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

    尽管有点害怕,但席琳·拜拉席恩还是乖乖的坐了下来。

    因为个子太矮的缘故,她的两只白嫩小脚丫悬在半空中不停的晃来晃去,至于鞋子早就在刚才慌乱之中不知道踢到什么地方去了。

    幸好,龙石岛目前的温度仍旧维持在二十摄氏度以上,即使只穿着单薄的睡裙也不会有寒冷的感觉。

    就在女孩想要张开嘴说点什么的时候,张诚突然毫无征兆的伸出胳膊,触摸了一下她脸上坚硬的灰色死皮。

    “啊!”

    席琳·拜拉席恩宛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毕竟从小到大,几乎所有人对她脸上留下的疤痕都报以厌恶的态度,甚至连亲生父母都不例外,别说像这种亲密的动作,不少人甚至连看一眼都会觉得恶心。

    “这些坚硬的死皮还有感觉吗?”张诚柔声询问道。

    女孩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任何感觉,但偶尔会有点痒,你难道不害怕被我传染灰鳞病么?”

    “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或许在很多人眼里,灰鳞病是一种无法被治愈的绝症,但在我的眼里,它跟其他带有传染性的疾病没有任何区别,我甚至有办法完全治好它。”说着,张诚从腰包内取出一瓶散发着强烈神圣能量的药水。

    没有任何犹豫,他拔开塞子朝席琳·拜拉席恩那半张脸上滴了一滴。

    瞬间!

    一股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厅!

    只见眼睛周围原本坚硬的死皮迅速脱落,露出了里边鲜红色的肌肉和血管。

    大概两三秒钟左右,眼睛周围差不多彻底恢复正常,除了刚长出来的皮肤还很稚嫩、有点透明之外,完全看不出灰鳞病的痕迹。

    席琳·拜拉席恩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死皮,难以置信的惊呼:“你……你治好了灰鳞病?这……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给,这是镜子,你自己看吧。”张诚直接抓起旁边的镜子递了过去,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透过镜子,女孩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鼻子以上的部位,死皮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可鼻子下边仍旧保留着大片灰色的坚硬死皮。

    抚摸着新长出来的嫩皮,她终于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迅速抬起头用充满渴望的眼神盯着瓶子里的药水。

    “如何?你现在相信了吗?”张诚笑着晃了晃手中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瓶子。

    事实上,他所使用的并不是什么稀有珍贵的魔法药水,而是艾泽拉斯任何意一家圣光教堂都会出售的祝福之水。

    作用也很简单,就是驱逐大部分对身体有害的疾病、诅咒和毒素,深受广大平民的喜爱,不过对于魔法造成的损伤却效果有限。

    很显然,灰鳞病仅仅是一种普通意义上的传染病,跟魔法没有半点关系,否则绝不可能见效如此之快。

    “谢谢……”席琳·拜拉席恩弯下腰行了一个标准的淑女礼。

    虽然女孩不知道父亲的敌人为什么会治疗自己,而且还只治疗了一半,但她还是觉得应该表达一下感激。

    “不必客气,现在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治好你剩下的部分。告诉我,这本书你看过了吗?”张诚举起《辉煌的瓦雷利亚》晃了晃。

    席琳·拜拉席恩不加思索的点了下头:“是的,我看过了。”

    “那么书架上的其他书呢?”张诚又指了指桌子上堆满的旧书。

    “也看过了!这里所有的书我都看过了!”女孩飞快的回答道。

    “非常好!那么告诉我,你觉得造成瓦雷利亚末日浩劫的那块陨石被埋葬在什么地方?如果可以的话,能在地图上指出来吗?”

    短短两个问题之后,张诚终于暴露出自己的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