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准备
    半个小时之后,张诚的卧房内,德里正恭恭敬敬站在原地,等候着主人的吩咐。

    事实上,他当初接受这份工作的时候,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当上总管这样高的职位,更没有想过眼前的年轻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贵族,爬到现如今举手投足都能引起无数人关注的大人物。

    最重要的是,凭借铁王座下达的命令,以及毫不留情的大清洗手段,张诚已经清理掉了领地内几乎所有的顽固势力,只要不出意外,两三代人之后,就会在这片土地上扎下根来,慢慢成为一个显赫的大贵族之家。

    如果不犯大错的话,他也能借助城堡总管这个重要职位,建立起自己的家族。

    千万不要觉得这责日常琐事等工作都是没地位的仆人,恰恰相反,通常只有得到领主信任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总管。

    尤其是亮水城这种不仅仅是城堡,外面还有大片居民区、作坊和市集的城市,整个维斯特洛大陆都屈指可数,光贸易税收每天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德里才成为总管不到两个月,就已经偷偷攒下了超过一百金龙。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贪污或者中饱私囊,而是过往的商人们为了避免麻烦,主动额外上缴类似“保护费”的潜规则。????为了保住防止被别的竞争者超越,他这段时间可谓是兢兢业业,每天太阳还没等升起就起床,深夜之后才睡下,硬生生把受到之前战乱影响的贸易,恢复到了比以往更繁荣的程度。

    “德里,你跟我有多久了?”沉默了良久的张诚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再过一段时间就半年了,我的大人。”德里赶忙弯下腰回答道。

    “呵呵,半年了吗?时间过得还真快!”张诚轻笑着感叹道。“告诉我,我可以信任你吗?”

    德里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是的,大人,只要您需要,我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您。”

    “很好!我手上有一份清单,你替我把上边的东西准备齐全。记住,尽可能做到保密,我不希望被太多人知道,明白了吗?”说罢,张诚把刚刚列好的清单递了过去。

    德里不敢怠慢,接过来迅速扫了一眼,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紧跟着表情严肃的回应道:“请您放心!最多一周,我就能把这些东西准备好,并且保证不会让任何人发现。不过容我冒昧的问一句,您这是打算外出探险吗?”

    “对,我打算离开领地一段时间,届时内政方面完全由交给你来处理,你可以理解为是一次考验,考验你的忠诚和能力,只要你能达到我的期望,我也会给你一块土地,让你成为名副其实的贵族。好了,去忙吧,顺便通知布兰科来见我。”张诚挥了挥手,并没有透露太多关于探险的细节。

    确切的说,他压根就不信任包括德里在内的所有人。

    更何况那颗陨石是如此的重要,即使最亲密的人,他也不会轻易透露半分。

    短短七八分钟过后,老佣兵便来到房间,单手抚胸鞠了一躬:“大人,您找我?”

    “嗯,我需要你替我推荐一个经验丰富、能够快速处理各种突发事件的领队。”张诚直截了当给出了要求。

    “额,请允许我问一句,您指的突发事件是什么意思?”布兰科小心翼翼的问。

    张诚微微翘起嘴角,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解释:“就是不论遇到龙、海怪、还是什么不正常的东西,都能冷静处理的人才。”

    听到这句话,布兰科脸上的表情明显抽搐了一下,随后开始低头思考,足足一分钟之后才苦笑着说道:“抱歉,您要的人恐怕不太好找,我需要一点时间。”

    “可以!我给你一周时间。”张诚也知道像这样的人才肯定不多,因此给出了一个缓冲期。

    “我尽力而为吧……”布兰科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便要离开房间。

    或许外人不太清楚自己效忠的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他却非常清楚,不管是那神秘莫测的魔法力量,还是豢养在后山洞穴中的龙,都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想象,所以刚才举的例子绝不仅仅是开玩笑那么简单,搞不好都是真的。

    幸好,这一次他不用亲自跟随,只需要找一个倒霉蛋替代自己就好。

    毕竟自从成为了贵族之后,他的心态就不像以前那样觉得自己是贱命一条,遇到危险第一反应不是冲上去,而是有多远躲多远。

    张诚无疑也察觉到了老佣兵的转变,所以压根没打算带上他。

    就这样,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当第七天的时候,一艘能够装载大量物资和人员的大型战船缓缓从码头驶离港口,向着遥远的夏日之海进发。

    船上不光有充足的食物和酒水补给,而且有整整五十名训练有素的水手和一百名装备精良的士兵。

    各种床弩、抛石器、弩箭也是一应俱全,还有一条体型硕大的龙在上空不断盘旋。

    这种阵势,别说是去探索遗迹了,就算是攻打一座城市都不成问题。

    为了能够得到那块神秘的陨石,张诚可谓是做足了准备,必要的时候甚至不惜用掉腰包内最后一瓶充满奥术能量的井水。

    当然,船员和士兵们并不知道此行的真正目的,同样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整艘船上除了张诚本人,只有小席琳模糊的知道一点,但她的年纪太小了,小到无法理解这块陨石存在的意义,以及一旦被人得到后,可能会引发多么巨大的灾难。

    这个女孩眼下正沉浸在欢乐中,一会儿从船头跑到船尾,一会儿又爬到桅杆上举起望远镜向远处张望,时不时还会拿起鱼竿坐在没人的地方试着钓鱼。

    对于她来说,离开龙石岛这些天,简直就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没有约束!

    没有满怀厌恶的目光!

    更没有人要求她像个淑女一样遵守各种礼仪礼节!

    每天除了玩耍就是闲逛,尤其是亮水城热闹的市集,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货品,让她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世界,一个缤纷多彩的世界,而不是城堡内那狭小、压抑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