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铁种
    “大人,您的养女真是活泼可爱,她让我想起了家乡的女儿。记得上一次走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大,现在恐怕已经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只是不知道最后会便宜哪个混蛋。”一名年纪在四十五岁左右,留着一脸浓密络腮胡子的男人感慨道。

    他有着长期在阳光下暴晒留下的小麦色皮肤,以及魁梧健壮的身材和两条孔武有力的手臂,右眼由于在一次战斗中受伤没能及时处理导致溃烂,所以眼球被完全摘除,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形象基本就跟地球上大航海时代的海盗船长如出一辙。

    毫无疑问,这就是布兰科好不容易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高薪挖来的领队,他的名字叫艾瑞克,据说以前是一艘海盗船的船长,后来因为船员叛变失去了自己的船,不得之下改行干起了走私。

    如果说这家伙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就是有一颗大心脏,很多人第一次见到库洛·克尔巴多半会吓的两腿发软,可他却一脸兴奋的凑上去,还试图身手去触摸龙的鳞片。

    不得不说,即使在普遍胆子都比较大的海盗之中,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异类,甚至可以说对未知事物缺乏最基本的敬畏。

    不过在张诚看来,艾瑞克正是这趟冒险之旅最理想的领队,同时也是一个合格的炮灰。

    想到这,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头也不回的问:“你离开家有多久了?”

    “嗯……记不太清楚了,也许是四年、也许是五年,反正我就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去了。”艾瑞克耸了耸肩膀回答道。

    “四五年?!”张诚转过身用同情的目光注视着对方,他仿佛已经能够看到对方脑袋上长出了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

    要知道按照维斯特洛大陆的开放程度,别说丈夫离家四五年,就是离家几个月,妻子都有可能给自己找个情人解闷,四五年时间搞不好连私生子都有了。

    “哈哈哈哈!我知道您想说什么,但是我不在乎。因为我内心之中渴望冒险,渴望去寻找各种各样的刺激,我宁愿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死亡,也不愿意像普通人那样病死在床上。”艾瑞克大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志向。

    “呵呵,好吧,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会接受我的邀请了。”张诚笑着点了点头。

    尽管他一点也不欣赏这种拿自己生命找刺激的人生态度,可也不打算做过多评价。

    毕竟不管怎么说,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不同,对于人生的态度也不同,没必要非得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去要求别人。

    艾瑞克扶着黑色的眼罩,抬起头望了一眼在天空中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的库洛·克尔巴,用略带兴奋的语气回应道:“没错!之所以接受邀请,就是布兰科向我保证,跟随您一定会见到很多不可思议,甚至是无比恐怖的事情,虽然我到现在还不太清楚您究竟想要去寻找什么。”

    就在张诚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海天相接的地方突然浮现出一大片白色的帆布,紧跟着还不到一分钟,一艘艘悬挂章鱼图案的战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位于桅杆顶端的瞭望手没有任何犹豫,马上敲响警钟,一边敲还一边大喊:“警戒!全员战斗准备!是葛雷乔伊家族的船!”

    “该死!这些铁种不是正在入侵北境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西海岸?”艾瑞克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作为在贫瘠土地上长大的铁群岛居民,向来以凶狠、残暴、劫掠成性著称,几乎每个铁民都是合格的水手和强盗,根本没有几个势力能够在水面上战胜他们。

    可以说在海上遇到铁种,简直是最倒霉的事情,他们不但会抢走船只和货物,而且还会奸**女、杀人取乐。

    注视着旗舰船帆上印着的那只巨大金色章鱼,张诚抿起嘴角,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终于来了吗?攸伦·葛雷乔伊……”

    毫无疑问,按照故事中的时间线,葛雷乔伊家族的领导者巴隆现在八成已经死于意外。

    新的领导者攸伦放弃了继续攻击没有多少油水的北境,准备挥军南下,对富庶的河湾地区发起掠夺。

    不出意外的话,他的第一个攻击目标百分之百是盾牌列岛,只要攻破了盾牌列岛,那么河湾沿海地点便会彻底失去屏障,成为铁群岛肆意蹂躏的对象。

    “大人!请您快点做个决定吧!是战斗!还是调转船头避开他们?”艾瑞克压低声音提醒道。

    “不,我们既不需要战斗,也不用避开他们。告诉舵手,就这样直接开过去。”说罢,张诚独自一人来到船头,抬起手释放出炙热的火光。

    天空中的龙注意到了主人发出的信号,迅速尖啸着俯冲下来,从一个小黑点变成一个体长超过十米的庞然大物。

    光是它扇动翅膀带起的强劲气流,便让船只行进的速度陡然加快,宛如离弦之箭撞向对方的旗舰。

    正举着望远镜观察动向的攸伦无疑发现了迎面冲过来的龙,立马倒抽了一口凉气,转身便要往海里跳。

    他可一点不觉得自己的血肉之躯,能挡得住足以融化钢铁和石头的龙炎。

    不过还没等起跳,库洛·克尔巴猛地伸出后抓喀嚓一声折断了船上的主桅杆,然后将它抛向旁边另外一艘船,一下子把原本整齐的编队打乱。

    一时之间,后边的船只纷纷被迫转向,场面乱成一团。

    趁着这短暂的混乱,张诚的船畅通无阻将长长的撞角插进对方船体,并发出巨大的响声,甲板上的人更是宛如保龄球的瓶子东倒西歪,还有部分直接掉进了海里。

    攸伦凭借着灵活的身手,及时抓住了一条缰绳。

    可还没等恢复平衡,一柄锋利的长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下午好,亲爱的攸伦·葛雷乔伊,很高兴能在海上遇到你,因为这剩下了我不少的功夫。”

    伴随着充满讽刺的调侃,张诚终于登上了敌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