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缚龙者”
    攸伦·葛雷乔伊的旗舰“宁静号”此刻鸦雀无声,不是因为船员们都被吓傻了,而是他们早就被疯狂残忍的船长拔掉了舌头,只因为船长渴望得到一点“宁静”。

    很多人觉得攸伦早就在被流放的时候彻底疯了,还有人觉得他在探索瓦雷利亚废墟的时候,遭遇到了某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恐怖事物,正是这份隐藏在心底的恐惧令他发狂。

    不过张诚却觉得,这个家伙很可能是整个冰与火之歌故事中,极少数意识到整个世界真相的人。

    另外,他也很想见识一下瓦雷利亚传说中的“缚龙者”,究竟蕴含着怎样强大的魔力,竟然可以做到控制龙类。

    要知道即使是冰与火之歌世界宛如野兽般的龙,也同样是可怕的魔法生物,光是充斥着神秘能量的鳞片和血液,就足以对超自然力量产生足够的抗性。

    张诚曾经用包括寒冰箭、奥术飞弹、火焰冲击、冰锥、奥术爆炸等法术,测试过库洛·克尔巴的魔法抗性,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尽管在物理防御方面,龙鳞甚至无法抵挡钢制长枪的穿刺,但却可以将能量伤害降低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而且伤口愈合的速度非常快,通常来说一到两天便会结疤,新的鳞片也会随之长出来。

    这也就意味着,龙在对抗超自然力量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一般魔法物品根本不可能做到控制它们。

    除非……

    想到这,张诚的把手上的剑又往前递了递,立刻在对方的脖子上划开了一条红线,刺眼的血珠顺着皮肤缓缓滑落,眨眼功夫就染红了白色的衬衣。

    但是攸伦脸上完全没有一点畏惧,裂开嘴笑着仰起头问:“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梅森?”

    “没错!是我!我听说你在瓦雷利亚废墟找到了一支巨大的号角,不介意的话能拿出来给我看看吗?”张诚毫不废话,直接了当提出了要求。

    “哈哈哈哈!凭什么?就凭你现在用剑指着我?如果你把我当成那些贪生怕死的蠢货就错了!”攸伦挺起胸膛发出一阵狂笑。

    从眼睛透露出来的疯狂判断,他绝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没有把生死放在心上。

    看到武力威胁没有什么效果之后,张诚迅速收起长剑,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晃动了两下。

    很快,一团明亮火光在他的之间不断旋转,天空中盘旋的龙发现后,直接冲向距离最近的一艘船,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了炙热的龙焰。

    瞬间!

    这艘船便陷入了一片火海!

    上边的水手惨叫着想要跳进大海求生,可大多数人还没来得及跑到甲板旁边,身体便被熊熊燃烧的火焰吞噬,紧跟着整艘船开始缓缓分解,最终成为一堆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

    张诚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中弥漫的焦糊味,转过身对半跪在自己面前的攸伦说:“你知道吗?在我看来,世界上每个人都是有弱点的。

    或许有些人不怕死,但他们总有自己在乎的东西。

    比如说有的人认为亲情和友情是无价的,愿意为了家人和朋友付出一切。

    还有的人视财如命,宁愿死掉也不愿意交出自己的财富。

    只要能抓住这些弱点,我就能让这些看似不怕死的人屈服。

    至于你,我认为海上这些战舰就是你的弱点。

    假如你不满足我的要求,那么我就会当着你的面,一艘一艘摧毁所有的船,然后在登上铁群岛展开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屠杀,不管老人、女人、亦或是孩子通通都不放过,我会让铁民彻底消失。

    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在虚张声势,我前不久刚好研究了一下灰鳞病,顺便弄了一点受感染者的血。

    试想一下,如果我抓五百个铁民,紧跟着让他们感染灰鳞病,然后再将其扔进毫无防范的村镇,你觉得当他们开始发狂后,传染的速度会有多快?

    当感染者的基数提高到一千人、一万人,那么铁群岛还会有多少健康的人可以存活下来?

    现在,我再重复一遍,交出“缚龙者”,不然我会把刚才描述的画面一一展现给你看。”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张诚再次抬起右手食指晃动了两下。

    库洛·克尔巴猛地点冲向猎物,燃了第二艘敌舰,剩下的船长们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龙的对手后,纷纷调转方向朝四面八方逃窜。

    攸伦死死攥着拳头,眼神中迸射出仇恨的火焰,足足过了一分钟,他才咬牙切齿的怒吼道:“够了!我可以给你龙之号角!但你必须发誓得到它之后放过我和我的舰队!”

    “没问题!我原本就无意与你为敌。恰恰相反,我还想跟你进行一些深入的合作,例如洗劫旧镇……”张诚意味深长的给出了保证。

    “哼!”攸伦冷着脸从地上爬起来,从桅杆旁边的巨大木箱内取出了一支长越一米八的巨大号角。

    这支号角表面闪烁着黑色的光泽,并且不满红金色的瓦雷利亚黑钢的特有条纹,表面光滑的就像镜子一样,甚至可以从上边看到扭曲的倒影。

    最重要的是,号角的条纹上刻满了张诚从未见过,但却散发着奇异能量波动的符文。

    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把一丝奥术能量注入其中,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确认符文的作用。

    可就在能量刚刚注入的刹那!

    号角的符文突然亮了起来,先是变得火红,马上又开始发出刺眼的白光,随后巨大的响声回荡在海面上,仿佛数以千计的灵魂在嘶吼!

    “啊啊啊啊啊啊!!!!!!!!!!!”

    手持号角的攸伦发出惨烈的哀嚎,全身上下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变得通红,有些地方还浮现出大片的水泡。

    等刺耳的声音停下来,号角中心位置冒出一缕青烟,把还在上空盘旋的龙笼罩起来。

    “嗷!!!!”

    库洛·克尔巴尖叫着拼命挣扎,想要挣脱烟雾的包围,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挣扎,烟雾包裹的就越紧密。

    最后,它迫不得已慢慢降落在“宁静号”的甲板上,带着强烈的愤怒与不甘,跪在硕大的“缚龙者”面前,低下了脑袋表示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