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破译
    毫无疑问,在蒸汽时代来临之前,依靠风帆和船桨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航行是件相当枯燥的事情,枯燥到船长需要不停折腾水手们,以确保他们不会因为精力过剩开始打架、斗殴、甚至是掀起叛乱。

    当然,这些跟张诚都没什么关系,他早早把管理权交给领队艾瑞克,自己躲在船长室与席琳·拜拉席恩一起,研究龙之号角上那些古老的文字和神秘符号。

    不得不说,诱拐“小萝莉”可能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因为席琳·拜拉席恩不仅将所有关于坦格利安家族遗留下来的书籍全部牢牢记在脑子里,而且还稍微懂得一点高等瓦雷利亚语言和文字。

    要知道目前除了极少数诗歌和书籍中还保留着一小部分高等瓦雷利亚语言,已经没有人能完全解读这门古老的语言和文字,所以哪怕是提供一丝探索方向都弥足珍贵。

    经过整整两周的研究和破译,张诚终于搞清楚了其中绝大部分高等瓦雷利亚文字的意思,翻译过来其实仅仅是一句话,或者说是一句颂词。

    “伟大的克洛纳达,您是最初之龙,亦是众龙之母,我们向您献上祭品,以换取束缚您后代的力量……”

    张诚一边小声念着这段刚刚破解出来,也不知道有没有错误的句子,脸上浮现出无比怪异的表情。

    按照字面上的意思,瓦雷利亚人在发现龙蛋之前,好像先发现了这个条叫做克洛纳达的龙,而且整个冰与火世界所有的龙,似乎都是这条龙的后代。

    很显然,这个信息与他之前得到的瓦雷利亚人是在火山中发现了大量龙蛋有点出入,确切的说是没有任何书籍或者传说记载过所谓的“众龙之母”。

    为了确认不是语法或者翻译出了问题,张诚转过身问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席琳,你在坦格利安家族的藏书中读到过克洛纳达这个名字吗?”

    “呜……好像没有。”小家伙皱着眉头犹豫了片刻,赶忙摇了摇头。

    自从半边脸上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死皮彻底消失后,她的性格开始渐渐从内向安静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尤其最近这段时间长期呆在室外,原本惨白的肤色也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此刻正躺在吊床上负责找出号角上众多神秘符号代表的意思。

    但是介于这些符号本身,远比高等瓦雷利亚文字更为古老,进展缓慢的让人发狂。

    众所周知,书面文字一直是人类从蛮荒过度到文明的标志,在这个过程中,有的文明将原始的象形文字保留下来,比如说天朝的方块字,还有的则是慢慢演变成为更容易学习和理解的字母,比如说欧洲所有国家语言的祖先腓尼基字母。

    很不幸,“缚龙者”表面那一个个造型各异的符号,就是类似原始象形文字的东西,可瓦雷利亚人后来发展出来的却是字母。

    这也就意味着,两者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联系,更不可能像天朝那样通过一些古籍、石碑等,一点一点推断出甲骨文的意思。

    张诚有时候甚至觉得,这些符号根本不是瓦雷

    利亚人发明的,而是属于某种更加神秘的魔法文明。

    理由很简单,瓦雷利亚人所创造的一切,远远超出了冰与火之歌其他地区文明的平均数值几十倍、乃至上百倍,这就好像地球公元前突然冒出一个掌握着二十一世纪科技水平的国家,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不可能出现的。

    除非……

    除非瓦雷利亚文明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原生文明,他们所掌握的一切技术、魔法都是源自于另外一个文明。

    砰!砰!砰!

    就在他整个人陷入沉思的时候,船长室外面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大人,瞭望手刚刚发现前方出现很多岛屿,如果不出以外的话,应该是目的地到了。我现在需要您出来确认一下,我们要在哪一个岛屿登陆。”艾瑞克略显兴奋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哦?真的吗?”张诚闻言立刻打开了船长室的门。

    “是的!透过望远镜,已经可以看到一部分小岛上有石民活动的踪迹,我们登陆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不然被传染上灰鳞病就麻烦了。”艾瑞克一边解释,一边让开通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别担心,我有办法对付灰鳞病。另外,让士兵们做好战斗准备吧,登陆后第一时间清理掉岛上的石民,我可不希望这些失去理智的家伙在关键时刻搞破坏。”说罢,张诚拿起海图迈步走出船舱,站在甲板的最高处朝远处张望。

    通过不断与海图进行对比,他很快从数不清的礁石和小岛中锁定了目标,头也不回的吩咐道:“你注意到右舷方向那座耸立着半截高塔的岛屿了吗?直接靠过去!”

    “如您所愿!”艾瑞克微微鞠了一躬,开始吆喝着水手们调整航向。

    大概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这艘名为“启迪号”的战舰便抛下船锚,停靠在岛屿附近的海湾内,紧跟着船员们放下五六艘小船,有条不紊的登上沙滩。

    还没等他们站稳脚跟,十几个全身上下覆盖着灰色死皮的石民突然冲出来,张牙舞爪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人。

    “小心!长矛手准备!”

    早有准备的士兵飞快列队,一只手举着盾牌,另外一只手抓紧超过四米的长矛,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

    冲在最前边的石民无疑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完全不在乎闪烁着寒光的枪尖,硬生生撞上去,任由长矛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剩下的也没好到哪去,眼睛里丝毫看不出一点还保留着人性的痕迹,纷纷紧随其后宛如飞蛾扑火般被长枪扎了个透心凉。

    他们那带有可怕传染性的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以至于第一排的士兵不得不退下来,疯狂用海水擦洗自己沾染了血迹的盾牌和武器,他们可不想感染上灰鳞病,同样也被遗弃在某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自生自灭。

    等杀光所有的石民后,艾瑞克指挥水手们将尸体集中起来烧毁,然后找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搭建临时营地,并将一部分给补给从船上运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