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探索废墟(中)
    尽管经过了无数岁月的洗礼,张诚依旧能够清晰感受到火线形状的图案下面蕴含着充沛的能量。

    所以等小席琳走远之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急着去激活这个图案,而是小心翼翼给自己加了个防护火焰结界,然后才用火石法杖的末端轻轻触碰了一下。

    瞬间!

    一团明亮的火焰直接从图案的中心位置窜出来,将整个人团图案包裹住,如果不是防护火焰结界及时生效,百分之百会遭到严重的灼伤,甚至是活活被烧死。

    就在他开始觉得这是一个类似魔法陷阱的装置时,明亮的火光迅速开始消退。

    与此同时,地面上长满青苔的石板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响声,随后开始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一条隐藏的隧道。

    “有意思……一个密室?”张诚一边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小声嘀咕,一边借助从头顶上照射下来的阳光观察里面的情况。

    只见入口两侧的位置,每隔一段就摆放着五颜六色的玻璃烛台,当阴冷的风吹过通道刹那,所有的烛台猛然间迸射出刺眼的光芒,并且使周围空气的颜色产生奇怪的变化,其中白色的明亮如雪,黄色的闪耀如纯金,红色的宛如熊熊燃烧的火焰,黑色的更是仿佛黑洞一般要把周围的一切都吸进去。

    作为一个对冰与火之歌世界有着深入了解的人,他迅速意识到这些烛台完全跟摆放在学城中的如出一辙。

    除此之外,入口处的门廊顶端还有一行用高等瓦雷利亚文字书写句子。

    没有任何犹豫,张诚直接回头冲着躲在远处的女孩大喊道:“过来吧!现在应该安全了!顺便帮我看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来啦!”

    早已按耐不住强烈好奇心的小席琳三两步便跑到近前,瞪大眼睛盯着那行高等瓦雷利亚文字,足足过了一分钟才结结巴巴的翻译道:“唯有真……真龙可以在烈焰……烈焰中获得永生……”

    “真龙?原来如此……”张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毫无疑问,刚才冒出的火焰不是什么陷阱,而是一个测试,测试打开密室的人是否是瓦雷利亚人。

    众所周知,坦格利安家族的直系后裔,都以独一无二的金银色头发、紫色双眸、以及非人类的美貌闻名于世,而且不少人还拥有极高的火焰抗性,就好像丹妮莉丝浴火不焚一样。

    事实上,这种特种并非坦格利安家族独有,几乎所有瓦雷利亚高层都是这副模样,他们通过亲近结婚的方式,确保自身血统的纯正。

    张诚差不多可以确定,瓦雷利亚人肯定在某个时期经历过基因突变,亦或是人为的魔法改造,所以才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完美相貌与魔法体质。

    弄清楚这一点后,他毫不犹豫迈步走进了狭窄的通道,凭借玻璃烛台释放出的诡异光线,很快进入到一个有点像是储物间的地方。

    由于年代太过久远的关系,厚厚的灰尘和蜘蛛网将周围堆积如山的长条状物品淹没。

    好奇心比较重的女孩拨开蜘蛛网,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掉表面的灰尘,想要看看这些条状物究竟是什么。

    可当灰尘被擦干净之后,她立刻愣在原地,足足过了有一分钟才失声尖叫道:“瓦雷利亚钢!房间里堆放的全部都是瓦雷利亚钢!”

    “什么?”张诚闻言赶忙也拿起一块擦掉表面覆盖的灰尘,属于瓦雷利亚钢特有的精美花纹马上显露出来。

    如果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来计算,房间内数以千计的钢块,几乎足以买下整个世界。

    很显然,他无意之中发现了瓦雷利亚人制造和存储钢锭的地方,只要把这些钢锭运回去打造成武器和盔甲,那么迅速便能武装起一支刀枪不入的精锐军队,或许维斯特洛大陆上,都找不出第二支军队能与之相抗衡。

    毕竟普通制式武器,根本无法对瓦雷利亚钢甲造成什么明显的伤害,同样普通制式盔甲也抵挡不住瓦雷利亚钢剑、长矛的穿刺。

    就在张诚盯着堆积如山的钢锭考虑要怎么处理的时候,小席琳突然跑到房间的尽头,指了指一面墙壁大喊:“快看!这里有好多字!”

    “你能解读它们吗?”张诚随手将钢锭扔到一旁,一脸严肃的问。

    比起价值连城的瓦雷利亚钢,他无疑对墙壁上记载的文字更有兴趣。

    “我试试!不过这些字太多了,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女孩兴致勃勃的回应道。

    “别急,慢慢来,我们的时间很充裕。”说罢,张诚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他明白,像破译这种事情最忌讳赶时间,否则一旦出现纰漏,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

    趁着小席琳自顾自解读墙壁上文字的功夫,张诚开始贴边仔细观察这个位于地下的密室,并没有过多去理会价值连城的瓦雷利亚钢。

    确切的说,他压根就没打算一次性把所有的钢锭全部运走,一方面是船没有那么大的载重能力,另外一方面则是他不确定包括领队艾瑞克在内的所有人在得知有如此多的瓦雷利亚钢之后,究竟会出什么样的反应。

    要知道人心永远是最经不起考验的,尤其在庞大财富的诱惑下,即使平日里忠心耿耿的下属,也有可能会毫无征兆从背后捅上一刀。

    虽然他有足够的力量镇压叛乱,可镇压之后呢?

    猜忌和不信任会像瘟疫一般在水手与士兵之间散布,搞不好回去之后还会蔓延到整个领地。

    身为一个自认为还算有点脑子的人,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为“鸟为食亡”中的鸟。

    获取意外之财固然是一件好事,可当意外之财的数量超过某个程度,它带来的就不是幸运,而是厄运。

    张诚打算先偷偷摸摸带回去一小部分,剩下的等库洛·克尔巴再长大一点,让它来负责运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两三个小时之后,太阳终于从海平面缓缓落下,耀眼的繁星再一次悬挂在夜空之中。

    刚刚从营地回来的张诚,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海鲜杂烩汤、两片面包、几条炸鱼和烤海鸟,轻手轻脚放在小席琳的旁边。

    也不知道是饿了的关系,还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女孩下意识端起碗,开始小口口的吃东西,一边吃还一边念念有词,大部分都是他听不懂的高等瓦雷利亚语发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