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探索废墟(下)
    注意到小家伙的精神状态不像刚才那么专注后,张诚立刻开口询问:“进展怎么样?这些墙壁上记录的是什么?”

    “嗯……目前我只解读出一小部分,有点像是某个人的遗书。”席琳·拜拉席恩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低声回答道。

    她两只眼睛仍旧死死盯着墙壁,身边摆满了数不清写满潦草字迹的纸张。

    不用问也知道,这些纸张都是对每个单词各种各样不同的翻译,然后在结合一个句子中的其他单词和语境,来推断出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由于字母本身是一种通过发音来表达具体意义的文字形式,跟拼音十分相似,所以在解读的过程中很容易产生歧义,就如同地球上很逗欧洲国家的语言,都是从拉丁语发展而来。

    对于这些国家的人来说,同一语系的另外几种语言,差不多跟天朝的方言类似,所以听到欧洲人能学会几国、甚至是十几国语言,千万不要觉得很不可思议。

    作为一个古老失落文明所使用的字母文字,高等瓦雷利亚语也具有一模一样的特性,再加上目前已经没有人真懂得这门语言,因此小席琳只能靠坦格利安家族书籍中保留的一小部分,来试着解读剩下的部分。

    “遗书?”张诚下意识转过身,瞥了一眼屋子角落里堆积的人骨。

    女孩轻轻点了点头:“对!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有一名自称奥尔文的火焰法师和十几名奴隶被困住了,他为了活下去,把……把那些奴隶一个一个全都杀掉,然后靠吃尸体挣扎了一个月……”

    说到最后,小席琳没忍住打了个哆嗦,眼睛里透露出难以掩饰的惊恐。

    对于心地善良的她而言,别说是人吃人这种人这种极端残忍的行为,光是把人当成牲口一样宰杀,便已经超出心里承受底线。

    但在张诚看来,一个人只要饿上六七天,潜意识中的求生本能便会开始激活隐藏在文明外表下的兽性。

    等这种兽性达到一定程度,别说将同类当做食物,就是更恶心的东西比如说排泄物、蟑螂、老鼠等,也会拼了命往嘴里塞。

    或许说百分之百没有人能抵挡得住饥饿的侵袭有点太过绝对,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绝对没错。

    他没有在意女孩对吃人表现出来的过激反应,继续追问道:“那遗书的内容呢?提到末日浩劫的具体细节了吗?他有没有留下关于瓦雷利亚魔法的详细资料?”

    “关于末日浩劫倒是提到了一点。按照他的描述,先是听到大声的呼喊与尖叫,然后地面猛地剧烈摇晃,没多久震耳欲聋的巨响回荡在整个城市上空。他试图打开密室的大门,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遗憾的是,那扇门已经触发了某种保护措施,彻底将里边封闭起来。另外,他还提到震动最初是从东南方向传过来的。至于瓦雷利亚人所掌握的魔法,全部记录在一块巨大的龙晶石板上,就藏在这座高塔的地下最深处。”

    说罢,小席琳指了指不远处一座高大约三米左右的巨龙雕像。

    很显然,这个雕像就是通往更深处的入口。

    张诚闻言,立刻走到近前,仔细观察雕像的每一处细节。

    没过一会儿功夫,他便发现龙眼位置镶嵌的红色宝石,好像跟一般的宝石有点不太一样。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他举起手中的法杖戳了一下。

    瞬间!

    一团炙热的火焰从龙嘴里喷射而出!

    幸亏他反应快,及时翻滚着避开了烈焰的的正面。

    只见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地面上铺设的石板便开始融化,变成一滩散发着恐怖高温的岩浆。

    “该死!瓦雷利亚人还真是喜欢火焰法术……”张诚迅速拽下被点着的披风,咬牙切齿的抱怨道。

    要知道他才开始探索遗迹不到半天功夫,就已经遭遇到了两次火焰攻击,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多。

    难怪很多人都说,瓦雷利亚的魔法就是血与火,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随着龙嘴里喷出的火焰渐渐变小、消失,一道通往更深处的隧道出出现了。

    与之前的不同,这条隧道内没有任何光亮,也没有华丽的装饰,两侧仅仅是粗糙的岩石。

    顶着岩浆散发出来的阵阵热浪,张诚弯下腰穿过仅有不到一米五的龙嘴,顺手掏出一枚散发着乳白色柔光的珍珠。

    借助着微弱的光亮,他看到蜿蜒曲折的隧道宛如螺旋形楼梯,一直通往更深的地方,而且越往下,周围环境的温度就越高,有些地方甚至超出了人类的忍耐极限。

    “有趣,这下边该不会是一座活火山吧?”张诚眯起眼睛喃喃自语道。

    作为一个还算谨慎的人,他没有贸然深入的打算,起码在完成准备之前不会轻举妄动,鬼知道在深不见底的隧道尽头藏着什么危险的玩意。

    “你觉得下边真的会有记载着瓦雷利亚人魔法的石板吗?”小席琳不知何时也跟着凑过来,一脸好奇的问。

    “当然!一个得知自己快要死掉的人怎么会撒谎骗人呢?我只是有点担心,除了石板之外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张诚耸了耸肩膀回答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进去?”女孩两眼放光的又问。

    张诚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在小席琳的面前晃了晃:“不,不,不,是我,不是我们,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营地吧。对于你来说,下边太危险了。”

    “嘿!这不公平!是我帮你找到入口的!你不能一个人去享受探险的乐趣!你得带上我!”

    一听到不打算带自己,小家伙立马不干了,大声维护自己的权益。

    对于她而言,这趟旅行很可能是一生当中最刺激,同时也是唯一一次冒险,所以无论如何也不想错过。

    “哈哈哈哈!乐趣?你从哪看出我是在享受探险的乐趣?还记得外面那些水手和士兵吗?你知道我为何要带上他们?”张诚大笑着反问。

    席琳犹豫了几秒钟,很快摇了摇头:“不知道……”

    “没关系,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是消耗品、是关键时刻用来送死和拖延时间的炮灰!”张诚眼睛里闪烁着寒光,直截了当打破了女孩心底不切实际的幻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