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有名无实的夫妻
    “欢迎!欢迎你回到君临,我亲爱的朋友。”

    才刚一见面,小恶魔便张开双臂,给了张诚一个热情的拥抱。

    也许是经历了一场惨烈战争的关系,他看上去好像成熟了很多,尤其是脸上那道十分明显的伤疤,凭空增添了几分独特魅力。

    “谢谢!看到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知道吗,上次我离开的时候,你还躺在床上昏迷着,脸色惨白得就像具尸体。可看看现在,你不但恢复了健康,而且还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妻子。恭喜你,提利昂。另外,我很遗憾错过了你的婚礼。”张诚弯下腰笑着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作为一个对剧情相当了解的人,他显然非常清楚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更何况,珊莎·史塔克是个典型肤浅且爱慕虚荣的女孩,只会对那些出身高贵,外表年轻、英俊的男性有兴趣。

    至于外表下隐藏的灵魂,她暂时还没有足够的阅历和眼光去欣赏。

    反正在张诚眼里,小恶魔比什么洛拉斯·提利尔、乔佛里强出不知道多少倍,无论是性格也好,还是能力也罢。

    但遗憾的是,珊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名义上合法丈夫的优点,只注意到对方侏儒般的身高和略显丑陋的长相,甚至前不久还做梦想要嫁给洛拉斯。

    她完全不明白,自己早已成为一颗争夺北地统治权强有力的工具。

    男人们想要从她身上得到的不是什么狗屁爱情,而是她年轻美丽的身体,以及可以孕育出健康后代的子宫。

    “哈哈哈哈!伙计,你就别开玩笑了。相信你应该很清楚,这段婚姻压根不是我想要的。更何况,到目前为止,我连新娘的嘴唇都没吻过,又怎么能算是夫妻呢。”提利昂自嘲式的发出一阵大笑,笑声中还透露出一丝苦涩与无奈。

    至今为止,他仍然对于父亲泰温无视自己立下的巨大功绩,并从自己手上夺走了首相的权利耿耿于怀。

    毕竟就像有句话说的那样,权利是一味致命的毒药,大部分人沾染上之后便会不顾一切想要保住它,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小恶魔本身就是一个侏儒、一个备受非议和歧视的残疾人,只有当手握大权的时候,他才能从别人的态度中感受到尊敬与畏惧。

    毫无疑问,他不想失去权力,更不想失去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尊敬。

    最重要的是,唯有在成为御前首相的那段时间,他才觉得自己活得真正像是一个人,一个名为提利昂·兰尼斯特的人。

    别人尊敬的是他出色的个人能力,而不是名字后面威名远播的家族。

    张诚也曾经是个普通人,知道当自己开始变得与众不同之后是什么感觉。

    现在如果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回到原来的世界做个不起眼的普通人,一个是继续这场随时有可能丧命的危险游戏,他绝对会不加思索的选择后者。

    原因很简单,他已经品尝到了力量的滋味,宁愿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也不愿意再度回归平凡。

    或许正是这份隐藏在潜意识中的不安分,才被羊皮纸的主人选中,开始了后续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冒险。

    想到这,张诚突然觉得小恶魔有些可悲,他一直竭尽全力表现出自己最优秀的品质,渴望获得人们的认可,尤其是父亲泰温·兰尼斯特的认可。

    不过很可惜,泰温从始至终都没有把提利昂视作是自己的儿子,在他的眼中,只有詹姆才是兰尼斯特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而提利昂,提利昂仅仅是家族的耻辱,一个本不应该来到世界上的畸形……

    当然,张诚还没有白痴到把真相说出来。

    他笑着耸了耸肩膀调侃道:“呵呵,看来你的怨气不小。走吧,让我们到里边去慢慢谈,我还想顺便见见你那位漂亮的妻子呢。”

    “那还等什么!我前天刚弄到几瓶上好的多恩红酒,你一定会喜欢的。”小恶魔抬起胳膊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主动走在前边带路。

    大概几分钟左右,两人便来到一间像是客厅的地方。

    珊莎发现有人走进来,赶忙起身想要行礼,可等她看清楚来者的相貌后,整个人顿时愣住了,目光中甚至还透露出一丝恐惧。

    “好久不见,史塔克小姐。哦,抱歉,我应该改口称呼您夫人了。怎么,我脸上有脏什么东西吗?为何这样盯着我?”张诚无疑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面带微笑的试探道。

    他觉得珊莎的反应,很可能是受到了“小指头”的影响,搞不好这位野心家背地里说了什么坏话,以防止自己过于接近女孩。

    “不!没什么!我……我只是有点惊讶罢了。您什么时候回到君临的?”珊莎立刻慌乱的试图转移话题。

    “没多久。这不,我回来的一件事情就是来拜访你们这对新婚夫妇,同时送上一份祝福。”张诚过意没没有深究,装出一副友善的模样回答道。

    “非常感谢。既然您来了,我得赶紧通知厨房把午餐弄的丰盛点,失陪一会儿。”说着,珊莎提起裙子行了一礼,快步消失在房间门外的拐角。

    目送她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张诚转过身问正在倒酒的小恶魔:“我的朋友,你的妻子好像有点怕我?”

    提利昂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谁知道呢!反正自从她嫁给我之后,就从没露出过笑脸,整天像个受到惊吓的小鸟,我总不能去责问一个父亲与哥哥都惨遭杀害的可怜姑娘吧?”

    张诚翘起嘴角,用略带玩味的语气调笑道:“看不出,你还是个温柔多情的男人。能告诉我,你之所以愿意跟她结婚,究竟是处于同情和保护呢,还是真的希望能跟她生活在一起?如果是后者,我建议你最好快点让她履行身为妻子的责任与义务。请相信我,这样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她都有好处。很多时候,留下一个永远不可能有结果的希望并不是件好事。你该不会认为,结了婚之后就没人在打珊莎的注意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