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下毒(中)
    “怎么样,你从那张古老的卷轴上看出什么?”提利昂一边喝着刚刚端上来的热汤,一边头也不抬的问。

    身为一名博览群书的人,他很清楚君临炼金术士公会的悠久历史,同时也很清楚曾经有不少人窥探过野火的制作方法,但不知为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不少人即使看过卷轴记录的内容,也搞不懂那些神秘莫测的咒语究竟是如何产生作用的。

    张诚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回答道:“没什么,不过是一些故弄玄虚的小伎俩,制作野火真正的关键只在于最后一句。”

    “最后一句?”提利昂赶忙放下勺子,摊开卷轴逐字逐句的阅读。

    只见最后一行写着:最炙热的火焰需要用鲜血来浇灌……

    他下意识皱起眉头,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小声嘀咕:“用血来浇灌火焰?你确定这样做不会把火焰浇灭?”

    “哈哈哈哈!好好想想,炼金术士公会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制作野火的。事实上,制作野火的方法源自于坦格利安家族,而坦格利安家族有来自于辉煌的瓦雷利亚。也就是说,制作野火的方法其实是瓦雷利亚人发明的。难道你没有听说过,瓦雷利亚人所掌握的魔法力量就是血与火焰么。”张诚大笑着解释道。

    或许在没有碰到被封印在小岛下面的巨龙之前,他还觉得野火是一种非常神秘的魔法物质,但眼下他已经明白,所谓的野火其实跟自己制作“龙焰”的方法相差无几。

    唯一的区别就是“龙焰”是一种纯粹的元素能量,借助龙血中的神秘物质凝聚而成,可野火却是用惨死人类的尸体作为原料,通过血魔法中最残忍的献祭来获得恐怖的威力。

    由于尸体在临死前都遭受过数不清的虐待与折磨,所以内部蕴含着大量痛苦、怨恨等负面情绪,非常非常的不稳定,稍有不慎便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这也是为什么,在坦格利安家族拥有龙的时期,野火极少会出现在人们的视线范围内,可当龙灭绝之后,它迅速成为坦格利安王朝的秘密武器,频繁作为一种威慑力量被反复提及。

    “原来如此……”小恶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桌子上散发着热气的汤碗说道:“尝尝我新雇佣厨师的手艺,他做的海鲜汤是少数除了酒之外能让我感到快乐的东西了。”

    张诚低头瞥了一眼面前那碗黑不溜秋,也不知道都放了些什么玩意的“黑暗料理”,嘴角轻微的抽动了一下。

    说实话,他对于维斯特洛大陆所谓的“美食”实在有点不敢恭维,先不提“鸽子派”之类一听就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东西,即便是最普通的肉汤、烤全猪,里边都会加上点奇奇怪怪的作料,比如说鹿角粉、蜂蜜等等,保证吃了第一口绝对不会再想吃第二口。

    大多数时候参加宴会,他主要吃的都是新鲜水果,熟食是坚决不会去碰的。

    提利昂显然不知道张诚此刻内心之中的想法,连声催促道:“快趁热喝掉!我保证你会爱上它的。”

    “好吧,那我就试试。”张诚拿起勺子抿了一小口。

    犹豫再三,他最后还是决定先喝一口再说,反正又喝不死人。

    没有古怪的味道,也没有乱七八糟的调味品,有的仅仅是不知名蚌肉和虾仁的鲜味,黑色的部分则是柔软的海藻。

    一会儿功夫,张诚就把碗里的汤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站起身对小恶魔说:“味道不错,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就先告辞了。趁着天色还早,我得去见下乔佛里,他可是一直在不停的给我写信。”

    “乔佛里?”提利昂先是楞了一下,紧跟着一脸厌恶的抱怨道:“该死!你就不应该教他那些危险的力量!知道吗?你离开后不久,他就用你给他的魔法戒指,活生生烧死了六个可怜的仆人,搞得现在整个红堡人人自危,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哦?他已经能够熟练控制戒指并释放出炙热的火焰了吗?”张诚眼睛里透露出惊讶的光芒。

    要知道他给乔佛里打造的戒指,其实是一个极度不稳定的试验品,如果使用者没有足够的天赋与控制力,很快便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甚至可能导致使用者惨死。

    可乔佛里倒好,不仅没有发生意外,而且还控制的不错,这说明他拥有非常不错的天赋和体质。

    在目前所遇到的所有人当中,张诚只在坦格利安家族最后直系成员——丹妮莉丝身上看到过这种天赋。

    “别提了!最开始的时候,他只能透过戒指释放出指甲大小的火苗,但后来不知为什么,他放出的火焰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目前已经能够把一匹马在半分钟内烤成焦尸。连我父亲对此都感到头疼不已,正打算找你商量一下。另外,你有一条龙的消息前两天也传回了君临,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提利昂没有打算隐瞒任何事情,大大方方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或许是对泰温极度不公平的态度有所怨恨,也有可能是打算借助张诚的力量夺回属于自己的权利,总之他这次没有选择站在兰尼斯特家族的一边。

    “知道了。谢谢你,亲爱的朋友,我欠你一次。如果日后遇到什么麻烦,随时可以来找我,我会帮你搞定。”说完这句话,张诚略微欠了欠身,快步离开了小恶魔的住处。

    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前脚刚离开,珊莎后脚就将一跟鲜红色的布条绑在二楼阳台的柱子上。

    躲在暗处两个身披斗篷的人影看到后,立刻远远跟随在后面,既不过分接近,也不会离得太远。

    大概跟了十分钟左右,当张诚钻进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后,两人马上分开,一前一后将这条狭窄小巷彻底堵住。

    张诚警觉地停下脚步,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质问道:“谁指使你们来的?如果你们说出幕后主使,我可以考虑让你们死的痛快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