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下毒(下)
    “哼!你还真是如传言中一样狂妄!”

    其中一名身披暗红色斗篷的人,冷笑着摘下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一张令人感到惊艳无比的脸庞。

    毫无疑问,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尤其是两只深邃沧桑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世界上的一切,从内而外散发出难以置信的魅力。

    不过张诚注意到的并不仅仅是对方的美貌和气质,还有脖子上悬挂项链末端的红宝石。

    那里边所蕴含的强大魔法力量,只有瞎子才会感受不到,连稍微敏感点的普通人都能察觉到这颗宝石有多么的不同寻常。

    迟疑了片刻,他马上翘起嘴角用略带玩味的语气调侃道:“拉赫洛的女祭司?你该不会碰巧就是梅丽珊卓吧?”

    “梅丽珊卓?不,千万不要把我跟她相提并论。我可是光之王第一位追随者,亦是最忠心耿耿的仆人,我对他的信仰就像钢铁一样坚韧不拔。”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向前走。

    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防具或者武器的她,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可能会出现的贴身搏斗。

    “第一位追随者?你是金瓦拉!”张诚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

    如果说整个冰与火之歌故事出场人物中,谁最具有神秘感、所掌握的魔法能力最强,绝不是占据大量篇幅的红衣女巫——梅丽珊卓,而是眼前这位拉赫洛的第一女祭司。

    因为没人知道她究竟活了多久,也从没有任何书籍或者传闻记录过她究竟是怎样成为光之王的祭祀,唯一知道的就是光之王的宗教信仰体系是随着她的出现才开始扩散开来。

    “哦?你知道我的名字!”金瓦拉惊讶的挑起了眉毛。

    “当然!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一直在关注丹妮莉丝的动向。能告诉我,你不老老实实呆在瓦兰提斯等候所谓的预言之子,跑到君临来做什么?”张诚眯起眼睛试探道。

    金瓦拉轻轻抚摸着挂在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微笑着回答:“这还用问?事实不是都已经摆在眼前了吗!我是来杀你的。别担心,我的动作很快,你甚至还来不及感受到痛苦就会咽气。”

    “哈哈哈哈!杀我?你确定?”张诚放肆的大笑起来。

    或许几个小时之前,他遇到这种情况还需要谨慎行事,以防止自己所剩不多的奥术能量全部消耗殆尽。

    可现在,现在他体内不仅有充沛的新能量,而且还可以从周围空气中源源不断吸纳,再加上魔法王国达拉然发明的各种强力伤害性法术,即使独自摧毁一支军队都没有任何问题。

    强大!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确信,自己掌握的力量能够战胜一切挡在前进道路上的敌人!

    可能在魔法地球和艾泽拉斯,他的实力还仅仅处于中下游水平,但在冰与火之歌世界,除了那条封印在地下无法离开的庞大巨龙,已经没有人可以战胜他。

    “啊哈!看来你还没有察觉到,不是吗?”金瓦拉身体微微前倾,脸上浮现出嘲弄的表情。

    “什么意思?!”张诚下意识感觉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立刻皱起了眉头。

    “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试试看你还能使用那些有趣的魔法……”金瓦拉继续用猫戏老鼠般的口吻提示道。

    没有任何犹豫,张诚赶忙尝试着抽取能量塑造法术形态。

    不过就在抽取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无法控制体内存储的能量,仿佛有什么东西隔绝了他与能量之间的联系。

    “该死!你对我做了什么?”张诚强忍着抽出魔剑把对方砍成两半的冲动大声质问。

    从获得魔法能力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失去施法能力的情况,内心之中充满了紧张与焦虑。

    金瓦拉得意的耸了耸肩膀:“没什么,我不过是给你刚才喝的那碗汤里加了点特殊作料。请记住,在光之王的面前要时刻保持谦卑,他所拥有的力量是你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好了,闲聊到此为止,接下来我要杀掉你。别误会,从个人角度来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但你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我必须把你铲除掉,以确保预言能够顺利实现。”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如果你认为失去魔法我就是个任人宰割的羔羊,那就大错特错了。”张诚慢慢抽出腰间的拘魂使者,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说实话,假如可以话,他真不想释放这柄魔剑的全部威力,每释放一次,他都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意识和思维方式,都会向更阴暗的方向靠拢。

    也就是说,这柄剑会在不知不觉间侵蚀灵魂,使其变的更阴狠、更邪恶。

    “不,你错了,我从没有轻视你的意思。恰恰相反,我非常重视你,所以特地带了一位帮手。”说罢,金瓦拉冲着堵在小巷另外一头的人打了个手势。

    后者二话不说,立刻抽出一把冒着炙热火光的短剑,以极快的速度发起冲刺。

    因为太快的关系,以及红色的斗篷,他整个人就宛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找死!”张诚没有被眼前一团火红的景象迷惑,猛地举起长剑做了个直刺的动作。

    他相信敌人短剑肯定没有自己的剑长,所以假如对刺的话,最先受伤的一定会是对方。

    可当身披斗篷的人冲到近前后,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只见拘魂使者锋利的剑刃刺进对方身体刹那,一团刺眼的火光冒了出来,然后剑身畅通无阻穿了过去,完全没有收到任何阻碍。

    但敌人手持的冒火短剑却越来越近,直逼他脆弱的咽喉。

    作为一名法师,张诚迅速意识到眼前这个神秘的家伙根本不是人类,而是某种火元素的聚合体。

    他当机立断,没有继续选择缠斗,就地翻滚了两下避开致命部位。

    即便是这样,他的肩膀依旧被严重灼伤,散发出阵阵焦糊味。

    更可怕的是,烧伤部位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这也为就意味着火焰中很可能还带有某种不知名的毒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