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魔剑的真正姿态(上)
    “你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别急,用不了多久,来自圣焰之心的力量便会将你从**到灵魂彻底净化。没有人可以干扰转世重生的亚梭尔.亚亥,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完成最终的预言。”金瓦拉扬起下巴,提前发出了胜利宣言。

    “你犯了一个错误,女人,一个你根本无法承受的巨大错误……”

    感受着烧伤部位传来的诡异感觉,张诚脸上顿时变得阴沉起来,两只黑色的眼睛更是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

    尤其是手长持有的魔剑表面黑色雾气,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浓郁,甚至偶尔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张张痛苦、扭曲、绝望的面孔。

    由于已经把不少死者的灵魂转化为死灵,拘魂使者的能力早已不再是一柄剑那么简单。

    只要持有者愿意做出某种邪恶的承诺,那么剑立刻便会回馈给持有者强大无比的力量、敏捷、体力,而且还能一口气释放出所有被拘禁的死灵进行无差别攻击,形成一片寸草不生的死亡之地。

    如果以君临城为例,张诚只需要杀光附近几条街之内的居民,他马上便会获得一支死灵大军,而且黑暗卫士的职业等级也会飞快提升。

    或许单纯的物理攻击很难对元素生物造成伤害,可死灵却更好相反,完全由负能量构成的它们,是一切正能量生物的死敌,即使火焰也不例外。

    金瓦拉显然不清楚拘魂使者的可怕,自顾自笑着调侃道:“错误?不,我可不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真正犯错误的是你。你不应该出现,更不应该成为一个搅局者。可能你还不太清楚是谁再给我提供消息,又是谁让珊莎·史塔克给你下毒吧?”

    “请别侮辱我的智商。目前整个君临城,能让珊莎言听计从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很显然,他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当初一起签订的盟约。不过没关系,等解决掉你之后,我会亲自去找他,让他明白激怒一名强大的施法者会有什么后果。我会慢慢一点一点让他筹划多年的阴谋破产,让他品尝到失去权利、财富、名誉和地位的痛苦。”

    张诚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割开手掌,让暗红色的鲜血顺着剑身向下流淌。

    眨眼功夫,整把剑仿佛突然沸腾了一般,开始向四周释放出阴冷无比的气息,有些水坑表面还迅速结了一层薄冰。

    “哦?既然你明白贝里席是什么样的人,那为什么当初还要选择跟他结盟呢?另外,背叛你的可不仅仅是贝里席,还有你的另外一位老朋友瓦里斯。要不是他手下的小鸟帮忙,我想截住你还真有点麻烦。”金瓦拉明显注意到了这些不同寻常的变化,十分谨慎的后退了两步。

    “很简单!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一名权力游戏的合格玩家,因为我缺乏足够的耐心和时间,所以需要点助力来快速完成自己的计划。不过现在无所谓了,无论是瓦里斯也好,贝里席也罢,他们都不明白我所追求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因此产生了我是最危险敌人的错误判断。接下来,你准备好要为成千上万人的死亡负责了么……”

    话音刚落!

    张诚猛地高举魔剑,大声承诺道:“以憎恨与恐惧的名义!我将为邪恶献上最终极的祭品——灵魂!”

    瞬间!

    剑柄末端骷髅形状标记两只空洞的眼睛,毫无征兆迸射出渗人的绿光。

    没等金瓦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阵毛骨悚然的呜呜声开始围绕着小巷周围,大概两三秒之后,一团团半透明的死灵凭空冒了出来。

    它们完全没有停留,一出现便径直穿过墙壁,一间房子一间房子对无辜的居民展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更可怕的是,它们杀死目标后还强行把对方的灵魂拖拽回来,塞进冒着绿光的骷髅性标记内,大概不到半分钟,灵魂就会彻底堕落,成为新的死灵。

    反复几次之后,整条街两百多人全部悄无声息的死去,既没有惨叫、也没有哀嚎,有的仅仅是一片死寂。

    而且每一名居民的死亡,都会对附近环境产生极为可怕的影响,尤其是那些植物正在迅速枯萎、腐烂,土地也散发出绝望和死亡的气息。

    即使对环境适应能力最强的老鼠和蟑螂,都纷纷从犄角旮旯钻出来,发疯一样的逃跑。

    至于张诚……

    好吧,他此刻已经彻底加入了邪恶阵营,假如有谁释放一个“侦测邪恶”之类的法术,立马便会看到全身上下那散发出红到发紫的邪恶灵光。

    当然,支付了巨大代价后,自然而然就能获得相应的强大力量。

    他哪怕不去看羊皮纸,也知道自己黑暗卫士的职业等级直接提升了好多,脑海中的类法术能力更是一个接一个冒出来。

    “绝望灵气”、“命令不死生物”、“魔化武器”、“惊恐术”、“召唤炼狱仆从”……

    正如被遗忘国度中那句经典名言一样,当邪恶的人投靠善良未必能有好下场,但善良的人堕入邪恶一定会立刻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与力量。

    “有趣,这就是黑暗卫士的能力吗?难怪那么多强大的施法者都会学习一点格斗技巧以备不时之需,原来他们不是吃饱了撑的,而是为了让自己能在任何情况下都有自保能力。毕竟世界那么大,各种阴谋诡计又层出不穷,哪怕是再谨慎的人也难免有走神的时候,掌握的能力越多,应对突发状况的时候也就越不会手忙脚乱。”张诚紧紧握着不断发出低沉鸣叫的魔剑,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阴冷与绝望,金瓦拉深吸了一口气,怒不可遏的咆哮道:“混蛋!你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你把这片土地献祭给了光之王的死敌寒神!”

    “哼!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不要忘了,这一切都是你逼的!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假如我觉得这样还不够干掉你,我会继续杀掉更多的人以获取力量,即使让整个君临化作一片死地也在所不惜。”张诚冷笑着做出了回应。

    内心早已变得冰冷无比的他,才不会在乎几个npc的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