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魔剑真正的姿态(下)
    “请不要用你的无知与狂妄去揣着伟大拉赫洛!

    他是光明之王!

    是这个世界一切热量与鲜活生命的创造者!

    甚至连太阳都是他化身之一!

    也许你掌握着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但那也只不过是凡人的程度罢了。

    你根本不明白,也不懂得拉赫洛对整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金瓦拉宛如一名虔诚的信徒,用嘶哑的声音赞美着自己所信仰的神明,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尊敬,仿佛仅仅是提起对方的名字,就能让她获得巨大的力量。

    不过张诚对此却一脸不屑的讽刺道:“太阳是他的化身?你是在逗我发笑吗?我甚至怀疑你连太阳究竟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光凭自己的臆想凭空创造出了所谓的光明之王。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么无所不能,为何还要眼睁睁看着谎言、杀戮和欺骗横行于世?为何不用强大的力量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很显然,要么他没你形容的那么伟大,要么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邪神,宁愿自己亲手创造的世界处于一片混乱。”

    “闭嘴!你这个白痴懂什么!光之王并不是唯一的神!他还有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金瓦拉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或许她能够容忍对自己个人的蔑视与侮辱,但绝对无法容忍有人侮辱拉赫洛。

    “你就继续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中吧。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主动摘下了具有强大魔法力量的项链,是不是已经放弃挣扎,准备好死在我的剑下呢?”张诚轻轻挥舞着不断发出低鸣的拘魂使者,慢慢向对方逼近。

    不知何时,他眼睛眼白部分,全部被一股浓郁的黑色所覆盖,整个人仿佛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梦魇。

    漂浮在半空中的死灵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股脑朝骷髅形状的剑柄涌去。

    眨眼功夫,剑身上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便沸腾起来,围绕着金瓦拉苍老的身体不断旋转、撕扯,仿佛要把她的灵魂从身体里拉出来一样。

    感受到邪恶至极的负能量开始侵蚀自己的灵魂,金瓦拉非但没有表现出一点慌张,反倒是淡然的笑了:“呵呵,你知道吗?作为光之王最初的祭祀与追随者,我有一样其他祭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圣焰之心。假如我激活它,立刻就会获得无与伦比的力量,但代价就是失去生命。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用到它,不过今天看是不用不行了。”

    话音刚落!

    她胸口心脏的位置,突然爆发出刺眼的红光,紧跟着迅速膨胀,最后居然砰地一声炸裂开!

    猩红色的鲜血还没等着喷出来,就变成了一团团炙热的岩浆!

    大概几秒钟左右,干瘪苍老的身体变彻底消失,取而代之是一具身高超过五米,全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热浪的怪物。

    看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张诚微微翘起嘴角,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着:“光之王?亲爱的克洛纳达,你的爪子伸的还真是够长的……”

    毫无疑问,金瓦拉所使用的力量,正与那条被瓦雷利亚人囚禁在小岛地下的巨龙如出一辙。

    尤其是跟火焰有关的魔法,无论是对能量的控制,还是法术塑形都一模一样。

    很显然,要么克洛纳达

    用制造幻象和梦境的能力,悄无声息影响了金瓦拉,就如同它之前影响坦格利安家族;要么是金瓦拉偶然间发现了那个岛屿,亲眼见到了这条强大无比的龙,直接拜倒在对方的脚下。毕竟站在她的角度,这个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庞然大物,跟神明没有太多的区别……

    “如何!你见识到拉赫洛伟大的力量了吗?”金瓦拉挥高高举起熊熊燃烧的粗壮手臂大声炫耀道。

    由于火元素能量高度凝聚的关系,以她为中心方圆十几米之内,统统都化作了一片岩浆。

    “伟大?抱歉,我实在看不出区区控制火焰伟大在哪里,要不是你给我下了毒,我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虽然这样说有点失礼,但我还是要说,如果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牌,那我会很失望,失望之余,我会做出一些比较过分的举动,比如说用你的灵魂来为这柄剑做一个小小的升级。”

    搞清楚所谓的“光明之王”的真面目后,张诚立刻失去了继续交谈的兴趣,举起剑直挺挺刺向对方的躯干。

    或许在很多土著的眼里,将自身转化为火元素形态的的金瓦拉,几乎是无法战胜的,但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稍微麻烦了一点而已。

    诚然,元素形态可以免疫纯粹的物理攻击,可问题是拘魂使者从来都不是一把单纯的长剑,先不说材质的附魔等级,光是表面散发出来的负能量,便足以对元素生命造成致命的伤害。

    要知道负能顾名思义,就是与生命、热量的对立面,它有点类似宇宙中的黑洞,一旦渗透进鲜活生命的体内,便会疯狂腐蚀该生命体本身的力量,然后慢慢扩大,当这个黑洞最终达到一定程度后,生命体便会迅速从内向外发生不可逆的形态转换,也就是成为人们常提到的僵尸、骷髅、吸血鬼等亡灵生物。

    “哈哈哈哈!你觉得区区一柄剑就能伤害到我?不!伟大拉赫洛赐予的圣焰将净化你!净化你那肮脏邪恶的灵魂!”金瓦拉咆哮着轮起手臂狠狠砸了下去。

    对魔剑威力一无所知的她,连闪避的意思都没有,任由拘魂使者冒着黑烟的剑身穿过自己身体。

    呜呜呜呜!!!!!!!!!!!!!

    当剑尖与熔岩躯体接触的刹那,骷髅形状的装饰猛然间喷出大量墨绿色的光芒。

    金瓦拉上一秒还熊熊燃烧的躯体,下一秒便轰然崩塌。

    炙热的火焰宛如昙花一般,爆发出一朵壮美的焰火,随后便四散喷溅消失的无影无踪。

    至于她的灵魂,则一脸难以置信的留在原地,眼睁睁盯着胸口那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的黑洞。

    大概一两分钟之后,她突然毫无征兆的发出刺耳尖叫,伴随着尖叫声,魔剑开始不停地震动,仿佛两者引发了某种奇妙的共鸣。

    待尖叫声彻底停下来,金瓦拉的灵魂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张诚轻轻抚摸着拘魂使者剑柄上骷髅形状的标记,轻笑着问:“你现在的感觉如何?”

    “棒极了!尊敬的主人!你是我见过所有主人当中,最邪恶、最具有潜力的一个,托您的福,我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意识。请献祭更多、更强大的灵魂给我吧,作为回报,我会给您提供更多的力量,除了魔法之外的力量。”

    一股极度低沉、嘶哑、阴暗的声音从长剑内冒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