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看淡生死
    “怎么,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如此不堪,以至于你认为区区一个光之王的女祭司就能杀了我?”张诚一边冷笑着反问,一边踢开倒在走廊内试图阻拦自己女人的尸体,重新关上了房门。

    尽管他早就预料到对方迟早有一天会撕毁盟约对自己下手,可是却低估了小指头日趋膨胀的野心,以及天生敢于冒险的性格。

    按照他最初的判断,三人之间的盟约怎么也要持续到贝里席彻底掌控谷地为止。

    但谁能想到,这个家伙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完全不考虑失败导致的严重后果,甚至还非常聪明的利用了珊莎与提利昂之间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

    要知道张诚的性格中从来都不缺少谨慎,在与瓦里斯、小指头这样的人相处时,他几乎不会去碰对方准备的食物或者酒。

    不过小恶魔明显不是那种会下毒的人,所以他下意识放松警惕,忽略了珊莎这个既愚蠢又容易被人摆布的姑娘。

    “你现在还活着,那就说明金瓦拉失败了?她死了?!”贝里席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简直无法相信,身为光之王的第一祭祀,比红衣女巫梅丽珊卓强大不知道多少倍的金瓦拉,竟然会死在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手上。

    张诚随手拽过一张椅子,不慌不忙的坐下来,用充满讽刺的口吻回应道:“是的!不然你觉得我还会给她第二次机会?不,我对待敌人的态度向来非常认真,从不会因为对方的性别、年龄、身世而产生什么变化。另外,知道你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吗?不是日益膨胀的野心,也不是隐藏在野心背后的自卑,是你对魔法力量的不理解,也正是这份不理解,让你做出了错误的判断。现在,告诉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等等!”听到遗言这个词,贝里席的瞳孔瞬间收缩,赶忙后退了好几步大声喝止道。

    “哦?做出如此**裸的背叛行为,你还奢望我能放过你?”张诚一眼便看穿了对方的意图,翘起嘴角露出不加掩饰的嘲弄。

    说实话,在赶来的路上他还在考虑要用怎样残忍的方式来折磨小指头,可亲眼见到对方之后,反倒是没有那么强烈的报复情绪。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随着杀人数量越来越多,他开始渐渐把生死看得很淡,不光能无动于衷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消失,更能平静的接受自己在未来某个时刻也会被别人杀掉。

    毕竟无论是自然界,还是所谓的文明社会,本质上都是猎人与猎物之间的游戏,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永远是猎人而不会成为猎物。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学会去适应,甚至是享受这种紧张刺激、命悬一线的感觉。

    “你莫非就不想知道,瓦里斯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现在又藏在哪里吗?”培提尔·贝里席深吸了一口气反问道。

    他显然十分清楚眼下交代点什么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因此毫不犹豫出卖了自己的同谋。

    反正背叛和出卖对于他而言已经轻车熟路,不存在任何心理或是道德方面的障碍。

    注视着对方目光中透露出来的强烈求生**,张诚突然笑了,一边笑还一边感叹:“亲爱的伯爵,你还真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任何希望的人。好吧,那我就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有趣的内容,能让我打消干掉你的念头。”

    意识到自己不会马上有生命危险,贝里席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点,连看都没看床上陷入意识恍惚且时不时发出轻微呻吟的珊莎,语气诚恳的解释道:“可能说出来你不会相信,其实杀掉你的计划不是由我最先提出来的,而是瓦里斯。他跟光之王的高阶祭祀们一向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只有他能说动金瓦拉漂洋过海专程来对付你。”

    “哈哈哈哈!如此说来,你只是不小心被牵扯进来的了?”张诚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原本一直以为小指头是一名多多少少还有点底线的家伙,但现在看来他错的有点离谱,对方无耻的程度远超想象。

    “不,我不会否认自己想要除掉你,也不否认自己参与其中。我想说明的重点是,我本身对你产生不了太大的威胁,真正对你产生威胁的是我们共同的朋友瓦里斯。另外,就在半个小时前,他仿佛预料到了金瓦拉的失败,乘船偷偷离开君临前往厄斯索斯。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请想想看,你是马上杀了我让真正该死的人逃脱呢,还是留下我来帮助你找到瓦里斯?”说罢,贝里席果断的闭上嘴巴,死死攥着拳头耐心等待答复。

    张诚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很快点了点头:“我得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也许瓦里斯暗中策划这次袭击,目的并不是杀掉我,而是借我的手杀掉金瓦拉和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远比你更具有威胁性。因为你内心之中的渴望的是获得权利,而不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像只老鼠一样卑微的活着。但他不同,他是一个天生就习惯了与阴影为伴的人,如果让他跑了日后会很麻烦。”

    “明智的选择!我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教训,从此以后再也不敢与您为敌。”贝里席赶忙单膝跪地,郑重其事的发下了誓言。

    “誓言?呵呵,不,伯爵,我从来不相信誓言。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话,人们之所以签订契约,就是为了在未来撕毁它,人们之所以发下誓言,就是为了在未来背弃它。假如我没猜错的话,你恐怕已经发下过数不清的誓言,请告诉我,有哪一次遵守了?”张诚毫不留情的质问道。

    “那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贝里席仰起头直视张诚的眼睛。

    “很简单!大多数人之所以敬畏法律,不是法律本身值得敬畏,是因为他们畏惧触犯法律后的惩罚。同样的道理,你要是能够明白再一次背叛我后绝无可能幸免,自然不会再有什么歪心思。来,给我一滴你的血,我前不久刚学会几个有趣的血魔法,现在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