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珊莎
    亲吻、爱抚、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刺激……

    当珊莎从无尽的**幻想之中挣脱并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彻底被黑暗所笼罩,除了楼下时不时会传来男女放荡的喊叫声音之外,便只剩下羽毛笔和纸张摩擦产生的沙沙声。

    作为一个初次品尝到性行为所带来快感的女孩,她此刻内心之中充满了强烈的羞耻感,还有对现实的恐惧,甚至没有勇气睁开眼睛去看和自己呆在一个房间内的人是谁。

    毕竟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名义上都是提利昂的妻子,可现在却在一家妓院,跟另外一个男人发生了难以启齿的亲密行为。

    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过程中自己非但没有选择反抗,而且还一度非常的享受和主动。

    尤其是凌乱的衣衫,以及衣衫上沾染的大片水渍,都无一不说明了她已经成为了自己最鄙视和看不起的那种女人。

    不过就在珊莎开始纠结究竟是要继续装睡,还是睁开眼睛面对现实时,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既像是某种呢喃的吟唱,又像是生涩难懂的古怪语言。

    总之,受到好奇心的驱使,她把原本紧闭的双眼稍微睁开了一条缝,立刻发现有一名年轻的男子背对着她,不断挥舞右手释放出诡异的黑色烟雾,同时嘴里念念有词。

    随着语速越来越快,黑色的烟雾仿佛被赋予了生命,渐渐凝结成梦魇般的实体……

    “啊!!!”

    从未见过如此可怕景象的女孩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嗯?亲爱的史塔克小姐,你醒了?”

    正痴迷于研究影子魔法的张诚立刻回过头,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丝毫没有将刚刚创造出来的影子怪物放在眼里。

    “梅森大人!怎么……怎么会是你?!”

    看清楚对方的相貌后,珊莎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可谓是精彩至极。

    注视着女孩惊慌失措的反应,张诚轻笑着摊了摊手:“不是我还能是谁?难道你更期待醒来之后看到培提尔·贝里席伯爵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回想起小指头那副苍老的面孔,珊莎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忙用力摇头。

    一向渴望能拥有王子与公主般完美爱情和婚姻的她,怎么可能会愿意同一名跟自己父亲相差无几的“糟老头子”发生点什么。

    “哦?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我现在非常想弄清楚,贝里席究竟给了你什么承诺,以至于你愿意做出下毒这种事情。”张诚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问。

    说实话,他始终搞不懂这位“大小姐”脑子装了些啥,居然几次三番被别人利用也不长记性,连乔弗里都能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

    “非常很抱歉!我……我实在是太想回家了。或许您不知道,自从血色婚礼的消息传回君临后,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再加上乔弗里总是不停地寻找机会折磨我,如果继续留下我会发疯的。另外,培提尔伯爵保证过,那些东西绝不会危害到您的生命。”珊莎紧张不已的解释道。

    很显然,被暂时赋予了生命的影子怪物,给她脆弱的内心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张诚故意装作没有发现这一点,轻笑着感叹道:“所以他只用了区区一个还不清楚是否能够兑现的口头承诺,就换取了你用生命去冒险?更何况你知道现在临冬城已经落入了波顿家族的手中吗?即使你回去了又能怎么样?被迫嫁给拉姆斯·波顿,为波顿家族成为北境守护者凭空增加一份合法性?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衣衫**的躺在床上?”

    伴随着一连串的暗示,珊莎顿时陷入了沉思,足足一分钟之后,她才抬起头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问:“难道我们……”

    “哈!请千万别误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确切的说,只有你一个人在那里陶醉的辗转反侧,而我最多欣赏了一会儿而已。给你个小小的提醒,好好想象陷入意识恍惚前都发生了些什么,然后你就会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说完这番话,张诚立刻闭上嘴巴,耐心等待着对方自己回忆起来。

    “失去意识之前?”珊莎咬着下嘴唇,拼命搜索脑海中的记忆,大概三十秒左右,她脸色瞬间大变,紧紧抓着被单一脸震惊的惊呼:“是……是贝里席伯爵?”

    “啊,看来你的记忆不错,竟然这么快就想起来了。没错,正是我们亲爱的伯爵,同时也是这家妓院的主人,偷偷在你喝过的酒里掺兑了点有趣的小玩意。”

    说着,张诚随手提起摆放在桌子上还剩下一半的酒瓶轻轻晃了晃。

    “根据我的测试,这是一种深海贝壳生物分泌出来的粘液,十分稀有珍贵。它的作用是刺激女性体内荷尔蒙的分泌,当体内荷尔蒙含量多到一定程度,女人就会不由自主的进入发情状态,就如同你几个小时前的反应一模一样。遥远的东大路,有不少富有的女人会用这玩意来增加床笫之间的快乐。”

    “贝里席伯爵为何要这样做?!”珊莎宛浑身颤抖的大声质问。

    她简直不敢相信,一度被自己视为长辈的小指头,竟然会做出如此无耻下作的行为。

    张诚放下酒瓶,笑着回应道:“很奇怪吗?要知道他当年可是疯狂的迷恋过你母亲,同时还跟你的姨妈保持着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现在,随着你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像你母亲年轻时候的模样,自然会勾起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渴望。你要明白,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的女人才是最好的。除此之外,你还是目前唯一确认幸存的史塔克,谁得到了你就等于得到了北境无数贵族的支持。试想一下,贝里席伯爵有什么理由会放过你呢?”

    “所以……所以他的承诺都是骗我的,对吗?”珊莎仿佛突然间开窍了,情绪也开始变得格外激动。

    “他有没有骗你我不太清楚,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你父亲死有一大半原因是由于他的突然背叛,艾林公爵的死似乎也跟他脱不了关系。请记住,珊莎·史塔克,你已经不是那个有着强大家族庇护的贵族小姐,唯一的价值就是年轻美丽的外表,以及史塔克这个在北境仍旧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姓氏。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你会成为很多人窥探和占有的目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