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界限
    深夜,回到住处的张诚并没有入睡,而是继续独自一人躲在房间内,专心致志研究着从巨龙那里获得的全新理论知识,以及瓦雷利亚人刻印在龙晶石碑上的内容。

    尤其是里边关于血魔法与人体改造的部分,简直相当于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按照他的理解,巨龙最初对瓦雷利亚人的改造,相当于将自己基因的一部分与人类基因相结合,产生一种类似半人半龙的全新物种。

    后来,随着通婚与血脉稀释,人类基因的比例开始越来越高,最后慢慢变成了后来世人所熟知金银色头发、紫色眼睛的形象。

    事实上,这仅仅是普通瓦雷利亚人的模样,就如同社会底层出身的坦格利安家族,但真正的“龙王”却保持着接近于半龙半人的状态,比如说石碑中记载了历代龙王都有一双标志性的竖瞳,他们的四肢和手指比普通人更加修长有力。

    按照瓦雷利亚的传统,每一位即位的龙王都需要进行一项可怕的仪式,以唤醒体内沉睡的力量,只有通过仪式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瓦雷利亚的统治者。

    至于失败者……

    好吧,死人是不可能成为龙王的。

    张诚觉得这种改造,跟艾泽拉斯守护巨龙们所制造的龙人有极为相似之处。

    尽管他完全没有在自己身上进行改造的想法,但却不介意在某些关键时刻,用来制造一批强悍的炮灰。

    “生命……契约……赐予……孵化……重生……

    原来如此!所谓的改造,本质上就是重塑再生。至于这个人以前的记忆、性格、思维方式,统统都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生物。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简直就像科幻电影里的基因改造与克隆技术。

    只不过这种技术似乎不太成熟,一旦被改造者的身体无法承受强大魔法力量的撕扯,细胞瞬间便会崩溃,导致无可避免的死亡……”

    就在张诚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小心翼翼用老鼠做实验的时候,摆放在桌子上的魔剑突然开口询问道:“尊敬的主人,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如此谨慎,难道以你目前所掌握的力量,还需要去看那些愚蠢贵族们的脸色吗?你完全可以杀光所有敢于反抗的家伙,然后登基为王,征服整片大陆。”

    “哼!又是这套白痴言论。是,我的确有足够的力量征服这片土地,但征服之后呢?我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维持统治、平息叛乱、恢复农业和贸易,这对于我有什么好处?最重要的是,我无法保证前往下一个世界的时候,自己掌握力量是否还能够像现在这样处于绝对优势?如果不能,那么我要学会在规则之下获取优势,就像你现在看到我做的一样,灵活利用规则来夺取主动权。”张诚冷笑着给出了答案。

    绝不轻易打破原有规则,这是他自己设下的限制,同时也是为了更好地隐藏身份、融入环境,以及保障自身安全。

    如果他像个白痴一样,每到一个地方就狂妄的掀起叛乱,与当地的土著发生正面冲突,用不了多久便会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您的意思是……在学习?”魔剑用不是很确定的口吻问。

    张诚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对!我要利用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好好向那些阴谋大师们讨教玩弄人心的手段。反正从现在起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为何不好好享受这场权力的游戏呢?即使我在智慧的较量中输了,也可以凭借强大的魔法力量扭转局势。所以闭上嘴,不要再打搅我的研究了。”

    “好吧,我邪恶的主人,其实我对于将一个年轻女孩推进权利深渊的做法相当满意,虽然缺少了一点暴力和嗜血有点遗憾。以前的主人尽管也都做了不少邪恶的事情,但他们不像你,深刻的理解了什么是邪恶之后,仍旧坚定不移的走上了邪恶的道路,在我看来,您整个人的灵魂都散发出一种忧郁、深沉和死亡的气息。”

    “哈哈哈哈!邪恶?能告诉我是谁定义了邪恶与正义?你凭什么认为我做的事情就是邪恶?”张诚大笑着转过身。

    “嗯?你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邪恶的吗?”魔剑语气中透露出毫不掩饰的惊讶。

    “不,当然不!我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邪恶的?”

    张诚一边轻轻摇着头,一边放下手里的笔记,自顾自伸出一根手指。

    “首先纠正一点,很多人都认为邪恶与正义主要区别在于动机,其实是错误的。

    想想一下,要是一个人要是出于好意去帮助别人,结果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灾难,甚至导致成千上万人的死亡,你认为他的行为是邪恶的还是正义的?

    还有一个人出于恶意杀掉了自己的同伴,可他却无意中破坏了一种可怕病毒的研究,而这种病毒一旦泄露会造成数千万人丧命,你认为他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毫无疑问,前者或许用心是好的,可他却为整个世界带来的灾难,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邪恶;

    后者虽然犯了谋杀罪,可他却挽救了数不清的生命,这才是真正的正义。

    很多时候,正义与邪恶之间的界限根本模糊不清,我个人更倾向用结果来做出判断。

    举完例子,让我们再来看看我的行为。

    我承认,自己在利用珊莎去报复贝里席,也承认亲手把这个原本善良的女孩推进权利旋涡。

    但是请注意,我的计划如果成功了,那么深陷战争与混乱之苦的平民就会获得解脱,这片大陆也会结束战乱重新回归和平。

    这也就意味着,我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对大多数人是有利的,既然大多数人能够得到好处,又怎么能算是邪恶呢?

    所以请注意你的措辞,我非但不邪恶,反倒是应该被称之为正义的使者才对。”

    听完这番也不知道算是狡辩还是诡辩的话,魔剑陷入了长达五分钟的沉默,最后无奈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唉——我真不知道应该称赞您的口才和智慧,还是应该称赞您的无耻。好吧,从现在起我们就是正义的使者。请相信我,如果有一天您遇到了巴托地狱的魔鬼,一定会跟他们成为最好的朋友。这些家伙一定会非常乐意跟您探讨一下欺骗的艺术。”

    “呵呵,我也期待这能跟这些魔鬼们见面,那一定会非常非常的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