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混乱蔓延
    “仅仅是联姻?没有别的什么附加条件?”张诚挑起眉毛,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惊讶。

    他完全没料到所谓的“保证”会如此简单,更不明白对方究竟哪来的信心,会认为凭借区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就将自己与提利尔家族紧密捆绑在一起。

    要知道他可没有维斯特洛居民那种为了家族奋力拼搏,甚至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普遍思想与觉悟。

    恰其相反,他在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个过客,一个注定要离开的人,所以不存在哪怕一丁点的归属感,无论是婚姻也好、子嗣也罢,都无法逆转最终结果,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感情或者责任。

    一旦情况需要,他会毫不犹豫抛弃被视作夺取权利工具的埃箩,转而同另外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结婚。

    类似这种贵族与贵族之间的联姻,与其说是婚姻,倒不如说是一场交易,利益关系才是主要的部分,而当事人的感情因素往往则是最不需要考虑的。

    精通权谋的奥莲娜·雷德温无疑非常清楚这一点,抿起满是皱纹的嘴角,笑着回应道:“对,只有联姻,没别的附加条件。另外,我、泰温公爵、还有国王陛下,都希望能亲眼见到那条龙,以便对它有个一个准确的……”

    “等等!”

    还没等“荆棘女王”把话说完,始终沉默不语的乔弗里突然开口打断了她。

    “陛下,请问您对御前会议的讨论结果有什么意见吗?”奥莲娜·雷德温一边和颜悦色的询问,一边不动声色瞥了眼旁边的瑟曦,目光中充满了轻蔑与鄙视,仿佛在嘲笑对方连自己的儿子都管束不住。

    向来性格强硬的瑟曦肯定不会容忍这样的挑衅,但还没等她来得及做出回应,乔弗里便先一步起身,径直来到张诚面前,轻轻抚摸手指上戴着的黑色戒指,足足过了一分钟才缓缓开口说道:“梅森,我的朋友,比起龙,我更关心你自身所掌握的力量。还记得上次离开君临之前,你教授给我的火焰法术吗?现在我已经能够自由操控它!并用它来惩罚那些无视国王威严的仆人。”

    话音刚落!

    乔弗里突然毫无征兆举起右手,对准不远处一张空椅子,大声念出别人压根听不懂的咒语。

    下一秒……

    黑色的戒指猛然间发出炙热的火光,紧跟着喷射出一道明亮的火焰,短短几秒钟就把硬木椅子烧成了黑乎乎的焦炭。

    很显然,从熟练的动作和施法速度来看,他对于火焰魔法的理解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准,假如可以进一步学习,成为一名火焰专精的法师学徒并不是件难事。

    或许正像有戏言提到的那样,当命运为你关上一扇门,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虽然因为近亲结合,以及从小被宠坏了的缘故,乔弗里的性格既病态又偏激,甚至有些时候无法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可这种性格无意之中刚好符合了火焰猛烈而又不受控制的特性。

    但张诚注意到,在这位国王陛下释放出火焰法术的刹那,包括瑟曦、泰温在内的每一个人,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不用问也知道,随着乔弗里掌握了火焰魔法的力量,想要继续控制他,把他当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傀儡对待,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

    说不定有些人还在害怕,那炙热的火焰会突然有一天降落在自己身上。

    毕竟乔弗里曾经多次展现出了不稳定的精神状态,杀死无意之间激怒自己的仆人更是家常便饭,天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忽然发疯。

    “精彩的火焰法术!陛下,您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要知道正常来说一名学徒从接触到释放出同样程度的火焰,起码需要学习一至两年,但您只用了不到两个月。”张诚故意无视了其他人的脸色,完全不吝啬赞美之词。

    确切的说,他的确非常惊讶对方的天赋,要知道冰与火之歌世界目前除了拥有瓦雷利亚血统的丹妮莉丝,就属眼前这个年轻人最出色。

    如果不是没有证据,他都怀疑泰温的妻子乔安娜,是不是当年跟疯王伊里斯发生过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而瑟曦和詹姆是他们俩的后代。

    “真的?你真这么认为?”乔弗里惊喜不已的瞪大了眼睛。

    张诚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是的,陛下,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随时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学习。”

    “那还等什么?快点开始吧!来,到我的房间去。另外,我还有一份小礼物送给你,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说着,乔弗里迫不及待朝着门口走去。

    “如您所愿,我的陛下。”张诚单手抚胸鞠了一躬,同时用略带戏虐的目光扫过围坐在长桌前的每一个人。

    他非常清楚,眼下七国首都的权利其实掌握在两个家族手里,一个是凭借军事和外交双重手腕夺取五王之战胜利的兰尼斯特家族,另外一个则是通过重新战队获得巨大政治影响力的提利尔家族。

    尽管表面看上去两个家族结成了牢不可破的联盟,可暗地里的交锋却从未停止过,其中珊莎嫁给小恶魔正是双方博弈的结果,

    幸好,无论是兰尼斯特的领导人泰温,还是提利尔家族的领导者奥莲娜·雷德温,都明白什么叫做适合而止和政治妥协,小心翼翼避免矛盾激化。

    在交锋过程中,双方都不断填充着战争结束后留下来的权利真空,现在已经没有一点多余给外人。

    他们现在非常担心,一旦身为名义上国王的乔弗里也开始加入这场争权夺利的游戏,会让局势变得更加紧张混乱,同时也担心自己的利益会严重受损。

    封建制度下,凡是贵族都不会喜欢强势的国王,更没有一个贵族会喜欢头顶始终悬挂着锋利的宝剑,而眼下这柄宝剑就是张诚正在教授给乔弗里的火焰魔法。

    目送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走廊尽头,泰温立刻轻轻敲了敲桌子:“相信诸位已经看到了,这个梅森比我们想象中更不好对付,你们说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让他停止教授魔法给乔弗里,一个掌握着强大力量且不受约束的国王,可不是我们想要的。”高庭公爵梅斯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没错!绝不能让乔弗里继续失控下去!他这个月已经烧死了十二名仆人!如果继续下去,迟早会成为第二个疯王。”奥莲娜·雷德温斩钉截铁的附和道。

    “也许……他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们施压,争取一个更好的条件。父亲,我认为你可以让提利昂去谈谈他的口风。另外,我不认为他这种人会被婚姻束缚住。”瑟曦压低声音提出了一个建议。

    “好吧,今天的御前会议就先到这,让我们先搞清楚梅森想要什么再说。另外,把这份情报交给提利昂,让他好好看清楚所谓的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说罢,泰温把压在手上的纸条往前推了推。

    只见上边赫然详细记录了昨天,发生在小巷内的战斗,以及数以千计平民离奇死亡的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