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森林之子
    红堡,坐落于七大王国首都君临的伊耿高丘之上,既是一座坚固的防御工事,同时也是王宫的所在地。

    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总认为,像这种具有政治意义和标志性的建筑,应该是在城市最中心的位置。

    可事实恰恰相反,红堡不仅没在君临城的中心,反倒是建造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确切的说甚至都不能算是在城市里,而是单独矗立在紧邻护城河的峭壁之上,与雄伟的城墙紧密相连。

    站在红堡的最高处,可以俯瞰下方的港口,以及城内密密麻麻的居民区、市集和广场,尤其是那些宛如蚂蚁般忙碌的平民,往往会给城堡的主人带来一种无比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据说当它完成建造之后,坦格利安家族为了确保内部的秘密不会被外界知道,屠杀了所有参与建造、射击的工人和石匠,现在已经没人知道隐藏在地下错综复杂的密道内,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

    此刻,张诚就站在国王卧室的阳台上,居高临下望着这座混合着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落后城市,头也不回的问:“陛下,你刚才好像说有一份礼物要送给我?”

    “哈哈哈哈!没错!不过这份礼物稍微有点特殊,我并没有放在房间里。请稍等,我这就让人把它带上来。”说罢,乔弗里冲守在门口的卫兵使了个眼色。

    后者二话不说,立刻转身离开房间,大概七八分钟左右,拖着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三,有着深栗色皮肤和大耳朵的小家伙走了进来。

    尽管由于长期被关押在地牢的关系,它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可那双金色的眼睛,以及诡异的三根手指,都无一不证明她根本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人类。

    “哦?一个活生生的森林之子?!您的礼物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张诚几乎一瞬间便认出了对方的种族,眼神中释放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研究**。

    毫无疑问,一个活生生的森林之子,能帮助他解决无数的疑问和难题。

    比如说异鬼究竟是什么,他们所使用的冰霜法术有是什么原理?

    再比如说森林之子所使用的变形法术、精神控制法术又是什么?

    要知道整个冰与火之歌世界,只有两个真正意义上的魔法文明,其中一个是瓦雷利亚文明,他眼下已经得到了相应的知识和原理,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慢慢学习理解,直到消化城属于自己的东西。

    至于另外一个,理所当然是森林之子创造的奇特文明。

    或许这些小个子掌握的魔法体系远没有瓦雷利亚人那么具有破坏性和毁灭性,但却更加灵活、多变,跟艾泽拉斯的德鲁伊有着十分相似的地方。

    张诚想要借此机会,揭开能量属性的奥秘。

    如果按照魔法王国达拉然给出的定义,根据能量存在的形式,以及独一无二的特性,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纯净无暇的

    正能量,也被称之为神圣能量;生命本身散发出来的自然能量;具有多变与强大可塑性的奥术能量;来自扭曲时空的暗影能量;从痛苦与死亡中诞生的负能,也被称之为死亡能量;最后一种则是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和他手下燃烧军团所使用的恐怖邪能。

    很显然,在艾泽拉斯,这些能量彼此之间不存在任何必然的联系,甚至除了少数幸运儿之外,大部分施法者接受了其中一种之后,终生也无法再接受第二种。

    可在冰与火之歌的世界,这种能量与能量之间界限的认知被彻底打破了。

    瓦雷利亚人凭借着从巨龙那里得到的知识,再加上赤红色彗星带来的能量,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火焰魔法,而森林之子凭借着同样的能量,创造出了类似德鲁伊般的自然魔法,北方异鬼则使用者外人无法理解的冰霜法术,曾经对瓦雷利亚造成巨大威胁的洛伊拿人研究出足以抵挡龙焰的水系魔法。

    张诚想要搞清楚,究竟是两个世界存在的能量本质不同,还是达拉然的法师们受到了固有思维的局限,没有察觉到能量与能量之间其实存在着一种隐蔽的转化方式。

    假如他能发现这种转化方式,那么不仅实力会极大增强,而且还会接触到一些魔法更本质的东西。

    乔弗里根本不知道对方内心之中对于知识和力量的狂热渴求,自顾自指着趴在地上的森林之子说道:“很高兴你喜欢这个小礼物。要知道为了抓住它,我可是损失了六只训练有素的猎犬、十四名身经百战的卫兵。请务必小心,它会变身成为狼、熊、老虎等凶猛的野兽,也能控制藤蔓之类的植物绊倒对手。”

    “呵呵,必担心,在我的面前,他那点微弱的魔法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张诚一边说着,一边来到被俘的森林之子面前,面带微笑的问:“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家伙,我想你应该是有名字的,对吧?”

    “枯木,我的名字是枯木……”森林之子用一种类似歌唱的方式给出了答案。

    他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以至于短短一句话就让屋内所有人产生了一种愉悦与快乐。

    张诚轻轻点了点头:“好吧,枯木。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被抓住,你的族人呢?”

    自称枯木的森林之子先是低头厌恶的瞥了一眼手上的锁链,然后又看了看一脸得意的乔弗里,最后才缓缓开口回答道:“我的族人都死光了,我是族群中最后的幸存者。我之所以出现在你们人类的世界,其实是依照古老的盟约,向你们传达一个警讯。来自北方极寒之地的敌人回来了,他们很快将与寒冬一起,为这个世界带来绝望和死亡。”

    毫无疑问,他所指的敌人,百分之百是绝境长城之外的异鬼。

    “你是怎么知道的?”张诚饶有兴致盯着对方的眼睛问。

    “梦境,我在梦境中预见了一切。放了我,人类,我还需要把这个可怕消息传递给更多人。”枯木明显没有一点为人处世的经验,更不明白自己的未来会有多么凄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