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存之道
    “生生不息”,是提利尔家族古老的箴言,同时也诠释了这个家族的生存之道。

    与史塔克家族的坚韧不拔,以及兰尼斯特家族的高傲不同,提利尔家族从来都不以军事见长,更不会为了“原则”、“尊严”顽抗到底。

    确切的说从有记载以来,他们就没有打过一场漂亮的胜仗,唯一一次勉强能够算是胜利的战争,还要追溯到园丁家族统治河湾时期。

    当时的奥斯蒙·提利尔联合了四十个家族,好不容易击败了企图争夺高庭王位的培克家族与曼德勒家族,拥立了孟恩·园丁六世为王,重新让破碎的河湾王国恢复一统。

    也正因为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提利尔家族迎娶了孟恩·园丁六世的小女儿,成功让“青手”加尔斯的血脉融入到自己的家族中,从而获得所谓“合法”的继承权和统治权。

    从那之后,提利尔家族再也没有打赢过任何一场战争,或是局部战役的胜利,无论是征服者战争时期与龙王伊耿交战,还是大名鼎鼎的黑火叛乱和篡位者战争,他们最终得到的都只有失败而已。

    正常来说,像这种屡战屡败的家族,早就应该被扫出历史的舞台。

    可有趣的是,提利尔家族非但没有在屡次战败中变得虚弱,反而变得愈发兴旺,即使河湾地区很多古老的家族暗中鄙视他们、嘲笑他们是暴发户,也无力改变这一点。

    究其根源,不是提利尔家族有多么的富庶,也不是军队有多么强大,而是他们始终牢记一点,在保持最低限度的忠诚同时,尽可能与更多的家族联姻,编织一张巨大的利益关系网。

    如此一来,哪怕是不小心站错了队伍,胜利者也会考虑到削弱或是除掉提利尔家族可能导致的巨大混乱,以及获得他们忠诚所能带来的好处。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高明的策略,高明到差不多可以保证不管谁夺取了最后的胜利,都不会太难为他们。

    丹妮莉丝的兄长,著名的白痴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就一直坚信,当重新回到维斯特洛之后,提利尔会是第一个站出来拥护并支持他的家族。

    作为提利尔家族的现任掌权者,“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敏锐的察觉到,随着史坦尼斯战败和“少狼主”罗柏·史塔克命丧血色婚礼,七大王国内部原本还算稳定的权利构架已经被彻底打破。

    眼下有能力角逐最高权力的只剩下看似威风凛凛,但实际上财政已经严重透支的兰尼斯特家族;统治南方多恩始终按兵不动的马泰尔家族;以及丝毫没有遭受到战火波及,能够凭借肥沃土地产出足以养活整个大陆所有人口的提利尔家族。

    当然,现在还要加上一个来历不明,可是却拥有强大神秘魔法力量,而且还控制着可怕魔龙的年轻人。

    奥莲娜·雷德温并不像泰温那样畏惧和警惕对方,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能让提利尔家族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毕竟张诚到目前为止仅仅是一个人,背后既没有庞大家族的支持,也没有能够被贵族阶级认可的高贵血统。

    在她看来,假如对方想要坐上铁王座,必然会效仿征服者伊耿,一方面展现自己无可阻挡的强大力量,一方面拉拢扶持那些愿意跪倒在新王朝脚下的家族。

    假如提利尔能够抢在所有人之前率先表达出结盟的意向,然后再编织一个温柔的陷阱,牢牢网住对方的感情世界,那么提利尔家族便能从中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尤其是等几代人反复联姻后,说不定提利尔家族也能获得那种不可思议的魔法天赋,以及控制魔龙的力量。

    至于年轻美丽的玛格丽、埃箩,早已经被“荆棘女王”当做了家族崛起的牺牲品与棋子。

    不过在此之前,奥莲娜·雷德温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确认,那就是对方是否有与力量相匹配的野心……

    就在提利尔家族暗中行动起来的时候,张诚正站在红堡上层的训练场内,注视着乔弗里一遍又一遍释放出炙热的火焰,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调侃道:“亲爱的提利昂,你站在我身后已经有好一会儿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千万别告诉我,你来是为了见自己的侄子,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俩之间讨厌彼此的程度,就好像冰与火一样。”

    “为什么?”小恶魔突然开口,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抱歉,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什么为什么?”张诚回过头,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为什要教他魔法?你应该很清楚乔弗里的性格!这样做只会让他变得越来越不受约束,会有更多无辜的受害者被活活烧死。”提利昂眉头紧锁,死死攥着藏在袖子里的纸条。

    他做梦都不敢相信,眼前一直表现出冷静理智的年轻人,居然不声不响就造成了数以千计的平民死亡,而且事后完全看不出一点内疚,仿佛杀死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不小心踩死了几只蚂蚁。

    “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张诚满不在乎的摊了摊手。“你要明白,魔法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同时也是一种危险的力量。因此在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必须要保持十二万分的耐心和警惕,稍有不慎便会死无葬身之地。我很幸运,找到了一个极有天赋的苗子,可以用来检验未经证实的理论、猜想。”

    “所以……你把乔弗里,把七大王国的国王当做的一个试验品?”提利昂吃惊的瞪大眼睛,像是要重新认识对方似的。

    “没错!顺便提一句,拥有魔法天赋的人极少,目前为止我只见过两个,其中一个就是乔弗里。很不可思议,对不对?一个近亲结合的畸形,一个拥有巨大性格缺陷的白痴,居然会拥有超出常人几十倍的天赋,命运还是真实开了一个残酷有趣的玩笑。”张诚没有理会小恶魔的反应,微微翘起嘴角讽刺道。

    “你真是个可怕的疯子!你就不怕我把真相告诉乔弗里?告诉我的父亲和姐姐?”提利昂面无表情的反问。

    “不,我为什么要害怕?即使你告诉乔弗里,他会放弃好不容易才获得的力量吗?很显然,他不会,他还会一如既往的信任我,渴望从我这里得到更多。而你的父亲泰温,还指望着我帮忙对付日益强大的丹妮莉丝,所以也不会轻举妄动。至于你那位野心勃勃目光短浅的姐姐瑟曦,她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起码在泰温公爵死去之前什么都不是。”

    说罢,张诚端起摆放在桌子上的酒杯递给小恶魔,然后轻轻碰了一下,仰起头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