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有恃无恐
    有智者曾经说过,**是人类从蛮荒走向文明的原动力,同时也是一个人潜意识与灵魂的外在体现。

    如果你想要真正看清楚某个人,那么注意这个人平日里不经意之间透露出来的**,就能轻而易举判断出他的性格、喜好、内心深处最渴望得到的什么、又害怕失去什么。

    尽管在这方面,张诚还远远算不上大师,可他却始终置身局外,用一种近乎超然的眼光观察每一名权力游戏玩家的优点和缺陷。

    毫无疑问,对于泰温而言,没有什么比保住兰尼斯特家族的地位和荣誉更重要,因此只要牢牢把握住这一点,任何人都能够轻松预判他的下一步举动,就如同“小指头”一而再、再而三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那样。

    或许在很多人眼中,泰温·兰尼斯特是个魅力非凡的领袖,拥有出色才能和政治手腕,但却极少有人能看穿隐藏在他强硬自律外表下脆弱疲惫的心灵。

    事实上,自从妻子乔安娜死去,泰温的私生活并没有外人猜测中那么清苦。

    根据之前从瓦里斯手里得到的情报,这位凯岩城公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偷偷吩咐手下为自己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妓女,发泄平日里积累下来的**。

    只是由于保密工作到位,哪怕是他的子女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尤其是小恶魔,一直觉得自己的父亲既严厉又冷酷,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做到摒弃感情和**。

    有些东西你越是压抑,爆发起来就越猛烈,最后搞不好还会成为勒死自己的致命绞索……

    感受酒精顺着血管用流遍全身所带来的精神亢奋,张诚轻轻把杯子放回原处,然后盯着对方的眼睛问:“告诉我,提利昂,你突然出现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代表你自己,还是代表兰尼斯特?”

    “代表我自己如何,代表兰尼斯特又如何?”小恶魔目不斜视的反问道。

    “这取决你想知道的内容,或者说你的父亲泰温想通过你来传递何种信息。”张诚一边解释,一边不经意瞟过窗外远处天空中正在不断变大的黑点,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

    “首先,我代表自己向你确认一件事情,这上面的消息是真的吗?你真的杀死了数以千计的无辜平民?”犹豫再三,提利昂还是举起藏在袖子里的纸条低声质问。

    张诚接过纸条大概扫了几眼,立刻笑着感叹:“哈哈哈哈!我还纳闷,泰温公爵为什么没有利用这个在御前会议上争取一个有利的谈判环境,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原来他是打算撇开提利尔家族,单独与我做个交易。没错,是我干的,你现在可以代表家族,代表你的父亲开条件了。我非常期待处在财政危机边缘的兰尼斯特,能给出什么令人心动的提议。”

    毫无疑问,他已经度过了最初谨小慎微的行动模式,慢慢开始进入享受权利游戏乐趣的阶段。

    不得不说,虽然他本人并不觉得把大量时间浪费在勾心斗角方面是个明智的选择,但羊皮纸背后的真正主人似乎认为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和掌握的技能。

    就像有句话说的那样,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去享受。

    反正打破束缚在身上的枷锁之后,他几乎可以算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个体之一,除非巨龙克洛纳达打破封印,否则根本没有什么人或者怪物,可以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

    提利昂明显没有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有多么危险,阴沉着脸讽刺道:“你一口气杀掉了数以千计的平民,他们当中有接近三分之二都是老人、女人和孩子,难道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做噩梦吗?”

    “做恶梦?为什么?你父亲命令格雷果·克里冈劫掠河间地,意图引诱艾德·史塔克出战。猜猜看,魔山行动中折磨虐待死了多少无辜的农民?泰温公爵为此做噩梦了吗?不,他非但没有做恶梦,还将其视作一个成功的战术典范。更何况比人也许有资格指责我的行为,但唯独你没有这个资格。”说罢,张诚伸出手指戳了戳小恶魔的胸口。

    “为什么我没有这个资格?”提利昂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皱起眉头。

    “因为是你的合法妻子珊莎,在我的汤里下了毒,导致我短时间内无法使用魔法的力量,才上演了数千人死亡的悲剧。我不否认自己滥杀无辜,但你要明白,当我认为生命受到威胁时,会采取一切手段保护自己。这无关于善恶、道德、人性,仅仅是为了生存……”

    出于谨慎,张诚没有透露太多细节,更没有说出那些死者的下场不光是**死亡,连灵魂都被彻底吞噬,成为魔剑觉醒的养料。

    “珊莎给你下毒?该死!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对!是谁蛊惑她这样做的?”提利昂怒不可遏的低吼道。

    拥有相当政治敏感性的他,瞬间便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一个能够同时对付自己和张诚的可怕计划。

    如果袭击成功了,那么张诚固然会死去,可兰尼斯特家族也被视作幕后黑手的帮凶,原本结成的脆弱联盟也会在互相猜忌中分崩离析,没人会愿意与一个随时会背后捅刀子的家族结盟。

    如果失败了,身为下毒者的合法丈夫,他显然无法避免的会遭到牵连,搞不好整个家族都会成为对方报复的目标。

    看着小恶魔怒火中烧的模样,张诚不置可否的笑着安慰道:“放松,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也不会责怪珊莎,更不会愚蠢到认为这是兰尼斯特家族的所作所为。事实上,我知道是谁躲在暗中策划了一切。”

    “谁?给我他的名字!”提利昂眼神中闪烁着冰冷的寒意。

    “瓦里斯,我们亲爱的情报总管。顺便提一句,蛊惑珊莎下毒的是贝里席,稍后你可以给他点小小的教训,让他明白窥探别人的妻子将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哦,差点忘了,猜猜看我昨天晚上找到贝里席的时候看到了什么?我看到珊莎衣衫**躺在一家妓院的床上,她宁愿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和父亲年纪相仿的老男人,也不愿意留在你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