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谈判
    “晚上好,公爵阁下。我很高兴您能在日落之前出现,如此一来我就不必费心去考虑启动备用计划。不管怎么说,我们之前的合作还算愉快,因此我想把这种良好的信任关系维持下去,而不是找一个新的合作对象。”

    张诚一边说着,一边来接过仆人送过来的红酒,挥手示意对方退下,然后拔开软木塞倒满两只杯子。

    直到仆人彻底远去,他才把其中一杯酒推到客人的面前,举起另外一杯酒示意了一下,紧跟着仰起头一饮而尽。

    “所以你就让半个君临城的居民都看到一条体型庞大的魔龙飞过城市上空,逼我前来跟你谈判?”

    看到周围没有不该存在的人,泰温终于摘下了遮挡面容的兜帽,脸上透露出毫不掩饰的愤怒。

    要知道自从西境两个曾经嘲笑兰尼斯特的家族,雷耶斯和塔贝克被连根拔起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正面挑衅他的威严,更没有人敢用威胁的方式逼迫他现身。

    可今天,居然有人同时触犯了两个禁忌!

    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居然对此无能力为,只能眼睁睁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牵着鼻子走。

    “哈哈哈哈!请不要生气,我只是采取了自己认为最有效的手段而已。另外,千万不要告诉我,您在得到我有一条龙的消息后,没有直接除掉我的打算。但是我生气了吗?没有!我甚至连一丁点愤怒的情绪都没有,因为你毕竟没有付诸实际行动,不是吗?”张诚大笑着放下了手里的空杯子。

    很显然,他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激烈的反应,但却并不十分在意。

    “你到底想要什么?”泰温眯着眼睛质问道。

    张诚稍微犹豫了片刻,很快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膀:“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其实我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得到的东西。无论是权利也好,财富也罢,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太多的意义。假如非要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我想应该是知识吧。当然,我指的知识不是学城里那些学士们研究的玩意,而是真正能赋予一个人超自然力量的魔法知识。”

    “哼!一个在短时间内从失去领地的小贵族,爬到现在亮水城伯爵的位置,你居然说自己对财富和权利不感兴趣?”泰温明显不相信这番说辞,发出一阵尖酸刻薄的讽刺。

    “不,不,不,公爵阁下,你对我似乎有点误会。首先,摄取权利从来都不是我的本意,我仅仅是想获得一点点便利,去搜集关于森林之子的情报。其次,我尊重七大王国贵族们建立起来的游戏规则,既没有破坏它的打算,也没有违背过自己做出的承诺。甚至在兰尼斯家族遭到无数敌人围攻的时候,我依旧做了身为盟友该做的一切。最后,请不要把你对提利昂的怒火发泄到我的身上,我不是你的儿子,没有义务听你抱怨和发泄。”说罢,张诚抬起头,直视对方那双冷酷无情的眼睛。

    泰温死死捏着装满红酒的杯子,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把它捏碎一般,足足两三分钟之后才慢慢冷静下来,压低声音开口说道:“好吧,我姑且先相信你没有太多的权力**,可你今天对提利昂说了什么,导致他质问我究竟有没有把他视作兰尼斯特家族的一员?”

    “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他搞清楚自己的身份,省的每次都被人利用完后一脚踹开。”张诚微微翘起嘴角回答道。

    “你在试图分裂我的家族!”泰温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张诚嗤笑着摇了摇头:“您把提利昂当做什么,恐怕您自己心里最清楚。我没有试图分裂兰尼斯特家族,只是希望在你死后,和我打交道的不是愚蠢短视的瑟曦,也不是对她言听计从的詹姆。不过遗憾的是,你并没有意识到谁才是最适合领导家族前进的继承人。”

    “由谁来继承兰尼斯特家族,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我现在只想知道,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你和你的龙站在我们这一边?”泰温无疑不打算过多谈论自己的子女,直接了当开始谈条件。

    他也明白,假如自己死后詹姆继承了公爵之位,那么兰尼斯特必然会被瑟曦操控,而缺乏政治智慧的瑟曦只会不断激化矛盾,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

    至于让天生残疾的提利昂继承家族,压根就不再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宁愿兰尼斯特在瑟曦的带领下走向毁灭,也不愿意让整个家族再次遭受到任何嘲笑或是侮辱。

    甚至在他眼中,提利昂哪怕仅仅是活着,对家族名誉都是一种玷污。

    感受到老泰温对小恶魔近乎憎恨的态度,张诚果断停止了这个话题,随手抓起一张挂在墙上的地图,指了指维斯特洛西南角的位置:“我要这里!”

    “旧镇?!那里是海塔尔家族的领地!”泰温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或许很多不熟悉河湾地区历史的人会单纯的认为,海塔尔家族只不过是提利尔家族手下众多封臣之一。

    可实际上海塔尔家族的历史远比提利尔家族更加悠久,财力也丝毫不逊色于提利尔家族,再加上坐拥维斯特洛大陆规模最大、最繁华的港口,以及学城的支持,他们远比表面上看起来强大得多,攻陷旧镇的难度也远比攻陷君临城更高。

    “啊,没错,是海塔尔家族的领地。不过别担心,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铁种们攻占,海塔尔家族的直系成员会被屠杀殆尽,而我将作为救世主出现,拯救哪里饱受摧残的平民。您要做的就是给我的行动披上一层合法的外衣。怎么样,这对于您来说没什么难度吧?”张诚面带微笑的询问道。

    泰温不是白痴,马上明白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打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这样肆无忌惮,就不怕引起整个贵族阶级的仇视么?”

    “怕?我为什么要怕?您觉得眼下还有多少贵族有能力对我构成威胁?更何况,摧毁旧镇不是因为我垂涎哪里的富庶和土地,而是海塔尔家族和学城看待魔法的敌视态度,注定了我和他们必然有一个要倒下。对付敌人,还需要在意什么手段吗?我保证,占领了旧镇之后,不会再采取任何过激的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