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主动
    “你的意思是,这次袭击是一起有计划、有组织的阴谋?”泰温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下意识皱起眉头。

    稍微对铁群岛居民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铁种们从来都不以阴谋诡计见长,更不花费时间和力气去搞什么背叛的把戏。

    他们是一群彻头彻尾的暴徒,只喜欢通过**裸的暴力去掠夺、去杀戮,以获取自己想要的财富和女人。

    可现在,他们居然完美的骗过了海塔尔家族,对维斯特洛大陆最古老、最繁华的港口城市发起攻击,而且还成功了,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确切的说,在场每一位有思考能力的贵族都不由自主联想到,整件实情背后肯定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一时之间,不少人把目光投向了高庭公爵梅斯,以及他的母亲“荆棘女王”奥莲娜身上。

    毕竟不管则么说,提利尔家族都是河湾地区的领主,旧镇遭到攻击,他们必须要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尊严、地位和荣誉,否则其他领主便不会再服从提利尔家族的领导。

    对于一个处在中世纪封建制度下的大贵族而言,遭到手下封臣的质疑和排斥,几乎可以说是说最可怕的光景,那意味着爆发战争的时候没有援兵、只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

    试想一下,一个失去封臣支持的大贵族力量会被削弱到何种程度?

    以最富庶的河湾地区为例,如果提利尔家族进行一次彻底全面的动员,可以招募一支总数量超过十万人的大军,其中属于他们自己的士兵最多也就四万左右。

    也就是说,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全部由大大小小一级一级的贵族领主构成。

    失去了这些家族的支持,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大半的兵力,如果再算上随之而来的叛乱风险,真正能随意调动的兵力最多不会超过一万人。

    可以说铁群岛舰队占领旧镇不仅仅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抢劫,更撬动了提利尔家族在河湾地区原本就不怎么牢固的统治根基。

    假如失去了河湾地区的统治地位,他们也就再也无法与兰尼斯特争夺最高权力,唯有乖乖退缩回去休养生息,等待下一次机会。

    作为提利尔家族的掌权者,奥莲娜自然无法容忍这样的结果,马上对自己的儿子说:“梅斯!你高庭的公爵!河湾地的守护者!不管铁民想要干什么,你都有义务把他们赶出旧镇。带上所有的士兵,立刻乘船南下,赶在城堡和参天塔失守之前救出海塔尔家族,并帮助他们恢复合法统治。”

    “义不容辞!母亲大人。”梅斯单手抚胸鞠了一躬,紧跟着冲宴会上的二儿子使了个眼色,转身便要朝外面走去。

    也许是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也有可能是觉得自己能借此机会改变形象,丢掉那个让人恼怒的绰号“充气鱼”,总之他完全没有犹豫,真的打算连夜起航去救援旧镇。

    至于脸上闪过一次嘲弄表情的泰温,一点也没有阻止的意思,甚至还准备看对方的笑话。

    因为在他的眼里,无论梅斯此行成功还是失败,提利尔家族都会失去对河湾地区的掌控,再也无法与自己争夺君临城内的权利和影响力。

    就在“充起鱼”与“勇武的加兰”马上要走出门口的刹那,始终挂着玩味笑容的张诚忽然站起身,冲着两人的背影大喊道:“请留步,公爵。”

    “嗯?”梅斯闻言立刻痛下脚步,转过身用强作镇定的语气说道:“亲爱的梅森,好好享受你的新婚之夜吧。别担心,我不会让那些强盗在河湾地区肆虐,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听到他们被赶跑的消息。”

    很显然,他认为张诚在担心亮水城也会成为铁种们洗劫的目标,所以毫不迟疑给出了保证。

    “呵呵,您似乎误会了什么。我想说的是,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把这次救援行动交给我呢?要知道即使您乘船南下,至少也要好几天才能返回高庭,带上提利尔家族的士兵向旧镇进发。这就意味着,即使以最快速度,援军抵达旧镇也要十天。但我不同,我的领地亮水城距离旧镇非常近,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有一条龙,骑着它返回河湾只需要几个小时。”说罢,张诚举起冒着红色火光的右手朝窗外晃了两下。

    瞬间!

    狂风大作!

    还没等宾客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条庞大、狰狞、恐怖的巨兽,便降落在外面阳台上。

    尽管它没有发出嘹亮的吼叫,也没有喷出炙热的火焰,但光凭裸露在外的利爪和尖牙,便足以令人感到窒息。

    感受着巨龙出现后,那宛如实质的强烈压迫,梅斯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想要代替我去救援旧镇?”

    张诚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对!我认为有必要让依靠劫掠为生的铁种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尊重乔弗里国王,不遵守王国制定的法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更何况他们还毁了我的婚礼宴会,而这个代价需要鲜血和死亡来支付。”

    “哈哈哈哈!说得好!梅森,我的朋友,去吧,去带人敌人恐惧和死亡。”乔弗里发疯似的大笑起来。

    每当听到杀戮和死亡之类的字眼,都能让这个近亲结合的畸形产物感到无比愉悦。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从始至终都不是一场单纯的袭击,背后隐藏的是政治层面的较量。

    “那你的婚礼呢?难道半途而废吗?”奥莲娜脸色阴郁的问。

    “当然不!我和埃箩已经交换了誓词,仪式已经完成了。我想她一定不介意跟我在龙背上度过新婚之夜,对吗?”说着,张诚挽起少女的胳膊,面带微笑的提出了邀请。

    “这是我的荣幸,大人。”埃箩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紧紧抓着丈夫的胳膊,眼神中带着一丝兴奋和好奇。

    “看,问题解决了。国王陛下,梅斯公爵,泰温公爵,我保证最多三天,旧镇便会重新恢复秩序,而贪婪成性的铁种也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会失去所有的造船厂和工匠,再也无法造出能够威胁海上贸易的战舰,贫穷和饥饿会迫使他们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内乱。”

    伴随着这句也知道算是宣判,还是承诺的话,张诚抱起全身上下都在轻微颤抖的埃箩跳上龙背,然后拍打着库洛·克尔巴厚实的鳞片,在众目睽睽之下飞上黑色的夜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