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出兵
    “大人,士兵们已经全部集结完毕,请问可以出发了吗?”布兰科小心翼翼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压低声音询问道。

    尽管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库洛·克尔巴,可他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如此超乎想象的生物,才出生不到几个月时间,体型就已经快要超过大海中的鲸鱼了。

    更可怕的是,龙似乎并不像传说中那样仿佛野兽一般凶狠残暴,反倒是拥有极高的智力。

    每当库洛·克尔巴那双充满轻蔑、玩味的目光扫过时,他全身上下立刻便会不由自主的颤栗。

    毕竟冰与火之歌的世界不是艾泽拉斯,也不是被遗忘的国度,后两者都拥有大量非人智慧种族,尤其巨龙更是一个赛着一个高智商,这里是一个以类人为主的世界,连曾经辉煌一时的森林之子也走到了灭亡的边缘,因此人们根本无法接受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能独立思考的生命。

    张诚没有在意手下的反应,眯起眼睛盯着外面排列整齐属于自己的军队,足足过了一分钟才略微点了下头:“可以了!带上三天的食物和饮水,立刻向旧镇方向进发。记住,动作一定要快,我可不想让敌人跑掉。”

    “明白!我也不希望错过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布兰科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很显然,他已经知道此行的目的压根不是为了救援旧镇,而是为了将海塔尔家族连根拔起,夺取对方的财富和领地,尤其是铁民们抢到的金银珠宝和货物,最终都会落入亮水城伯爵的口袋,自己也从中分到一份。

    “非常好!替我看住那些不怎安分的家伙,必要的时候……”说到这,张诚故意拖了个长音,举起胳膊做了个斩首的动作。

    布兰科心领神会,毫不犹豫的保证道:“请您放心,只要那些投靠过来的贵族有一点不该有的心思,我就会处理掉他们,然后嫁祸给铁民。另外,您临行前最好去看一下夫人,她似乎很担心曾祖父的安全,要知道莫林·提利尔可是旧镇的守备司令。”

    “不用去管埃箩,她仅仅是个联姻的工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占领旧镇后,不管是海塔尔家族的成员,还是莫林·提利尔和他的儿子、孙子,统统给我杀干净。要知道铁民入侵是一个完美的掩护,无论我们做什么,都可以栽赃到他们头上而不必担心遭到怀疑。”张诚一脸冷酷的下达了屠杀命令。

    “如您所愿……”老佣兵低下头深深的鞠了一躬,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敬畏与恐惧。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年轻人几分钟之前还跟自己的新婚妻子关系亲昵,可一眨眼功夫就换上另外一幅面孔,甚至还要对妻子的家人赶尽杀绝。

    当然,他不会愚蠢的去质问为什么,更不会自作聪明手下留情。

    对于像布兰科这种好不容易从社会最底层爬上来的暴发户,没什么比保住现在的头衔和地位更重要了,所以得到多么丧心病狂的命令,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照做,那些佣兵出身的新贵族也同样如此。

    总数量超过八千人的军队,很快在布兰科的带领下登上船只,浩浩荡荡向南进发。

    由于亮水城与旧镇之间的距离非常近,还有一条蜜酒河相连,因此免去了步行巨大的体力消耗,顺河直下最多三个小时左右,便能抵达旧镇的外围。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不希望有人抢了提利尔家族的风头,可也没有阻止张诚出兵的原因。

    如果从高庭出兵,必须穿过盾牌列岛和低语湾绕一个大圈,浪费的时间远比从亮水城出兵多好几倍,也许等高庭的援军赶到,海塔尔家族的人早就死光了。

    目送船队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张诚突然回过头,对着躲藏在不远处角落的阴影问:“贝丝,计划进行的还顺利么,旧镇眼下的情况如何了?”

    “十分顺利,大人。托这个小玩意的福,我没费什么劲就控制了所有的海盗头目。至于旧镇,基本已经全部沦陷,铁种们在城内四处抢劫、强奸、杀人,我离开的时候,维克塔利昂正率领亲信围攻参天塔。”说罢,一个年轻的女人走出阴影,单膝跪地将滴答作响的怀表双手奉上。

    “呵呵,干得不错。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应该就能如愿以偿亲手砍下莫罗娅·海塔尔的脑袋了。”张诚收起魅惑怀表,捏着对方精致的下巴,欣赏这张充满异域风情的漂亮脸蛋。

    贝丝,全名贝丝·塔罗,是一名自由城邦商人的女儿。

    她的父亲被“疯女”莫罗娅·海塔尔以走私的罪名抓起来,当众判处死刑并没收所有财产,所以对海塔尔家族恨之入骨,一直在旧镇黑市从事非法活动,伺机寻找机会复仇。

    经过简单的调查和考验,张诚将其招募进自己的情报组织,负责进行针对旧镇的秘密活动。

    不得不说,虽然仇恨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但它的确是一股强大的内在力量,甚至可以激发所有潜力,做出令人瞠目结舌的成就。

    整个七大王国恐怕都不会相信,旧镇一片地狱光景,其中大半都是眼前这名年轻女人的功劳。

    是她主动联络了十几家海盗,同时也是她买通卫兵打开城门,让铁民毫不费力攻入城内。尽管魅惑怀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她才是罪魁祸首。

    “噢——亲爱的伯爵,您的承诺让我激动万分。我听说您和您的妻子是在龙背上度过了新婚之夜,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能够也体验一次呢?”说着,贝丝抓起张诚的手慢慢下移,沿着领口伸了进去。

    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柔软与细腻,张诚弯下腰,紧贴着对方的耳垂低声警告道:“假如我是你,就不会用这种低劣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知道吗,当一个女人开始把美丽和身体当做一种工具的时候,男人也会把她视作一种工具,不管是发泄**的工具,还是达成目的的工具。现在停止无聊的引诱吧,否则很快你就会后悔的。”

    说罢,他有任何留恋,直接抽回了带着淡淡余温的手,两只眼睛依旧清澈冷漠,看不见哪怕一丁点被**侵蚀的迹象。

    贝丝无疑察觉到了这一点,强作镇定的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您真是我见到过所有男人中,最富有理智的一个,也许您喜欢的不是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