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
    “莫罗娅·海塔尔!你还记得六年前下令处决过一名商人吗?”贝丝熟练荡开匕首,狞笑着在对手白皙的大腿上划开一道口子。

    尽管战斗开始才刚刚几分钟,可她已经让仇敌吃足了苦头,不光裙子被划得七零八落,而且皮肤表面布满了大大小小好几道伤口,鲜血更是染红了衣衫。

    不过莫罗娅却并未像大多数女人那样哭哭啼啼,亦或是手忙脚乱。

    相反,她非但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软弱,反倒是凭借拙劣的剑术勉强护住要害,然后趁着没人注意的刹那,悄无声息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装满灰色粉末的小瓶子,一脸讽刺的嘲弄道:“不好意思,假如你是指我杀了你的亲人或者爱人,我只能回答他太微不足道,根本不值得我去记住。”

    “很好!我看你倒地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被激怒的贝丝轮起长剑,猛地磕飞匕首,径直刺向对方的胸部,似乎打算把毁掉那对柔软、饱满,让男人热血沸腾的峰峦。

    眼睁睁看着利刃刺向自己,莫罗娅先是惊恐不已的连连后退,紧跟突然翘起嘴角,猛的把灰色粉末一股脑洒向空气中。

    贝丝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开始闪烁诡异的光芒。

    下一秒……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只见她身上穿的盔甲、手里那的武器,纷纷开始产生龟裂,还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迅速生锈老化,最终变成一团棕色的铁屑,甚至连里边贴身的衣物和鞋袜也全部碎裂成数不清的碎片随风飘散。

    如此诡异的一幕,别说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普通士兵,连张诚本人都不由自主瞪大眼睛,想要弄清楚瓶子里的粉末究竟是什么。

    由于太过震惊的关系,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贝丝此刻已经一丝不挂,全靠两只手遮挡住重点部位,更没有人去欣赏她诱人的身体曲线。

    “哼!白痴!现在感觉如何?哦,对了,像你这样混迹于酒馆黑市的女人,恐怕早就不知道跟多少浑身散发着恶臭的水手、醉汉睡过,自然不会在意几百个男人观赏你的**。”莫罗娅一边用犀利的言辞刺激对手,一边捡起掉落在旁边的匕首,打算瞅准时机完成最后一击。

    但遗憾的是,她明显低估了一个长期生活在尔虞我诈环境下女性的应变能力。

    冷静下来的贝丝飞快拱起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去,用脑袋狠狠撞上了脆弱的下巴。

    砰!

    “啊!!!!”

    伴随着一声闷响,莫罗娅瞬间失去平衡,捂着流血的嘴巴摔倒在地,看样子八成是咬到了舌头。

    “哈哈哈哈!自以为是的贵族!接下来我会让你好好明白,轻视我将要付出怎样惨重的代价!”一击得手的贝丝狂笑着扑上去,抡起拳头便打。

    连挨了好几拳之后,莫罗娅也迅速回过神来,利用自己锋利的指甲和牙齿展开反击。

    眨眼功夫,她身上所剩不多的衣物便被撕扯下来,彻底与贝丝扭打成一团。

    这两个女人宛如疯了一样,完全不在乎什么形象气质,只为能多给对手一点伤害,无论是心里上的还是**上的。

    眼看她们越打越凶狠、越打越无所不用其极,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主动迈步来到近前,压低声音询问道:“伯爵,您确定不需要我去把两人分开?再继续下去,她们漂亮的脸蛋就要花掉了。”

    张诚稍微沉吟了片刻,马上摇了摇头:“不,没这个必要,让她们打到没力气为止。另外,在我的眼里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是美丽还是丑陋,都没有任何区别。我看中的是他们能力和价值,而不是能否满足某些特殊嗜好,明白了吗?记住,千万别把我跟那些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蠢货相提并论。”

    “当然,大人。我从不怀疑您的睿智和自制能力,但问题是很多时候太过于克制反倒不是一件好事。难道您还没有察觉到么,已经有一小部分人开始怀疑您之所以不近女色是因为喜欢男人……”中年人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哦?就因为我最近几个月没碰过女人?”张诚惊讶的挑起眉毛。

    他完全没预料到,自己不找女人居然也会引发一系列的八卦和问题。

    中年男子认真的点了点头解释道:“对!要知道眼下整个阿斯普林家族只剩下您一个人了,没有任何旁系血亲拥有继承权,所以您必须尽快生几个孩子,如此一来在发生意外情况后,家族才能延续下去,我们这些发誓效忠您的人也不至于整天担惊受怕。更何况,像您这样的年轻人,通常来说正是贪图享乐的年纪。可您倒好,连续几个月都对异性不加理睬,又怎么会不引起别人的猜疑呢。”

    “按照你的意思……我需要证明自己是喜欢女人的?”张诚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作为一名成年男性,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需要向别人证明自己的生理取向。

    不过认真想想,也难怪获得册封的佣兵们会担忧,假如不碰女人就不会有后代,没有后代就意味着死后领地会被收回,他们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

    事实上,在原始的封建制度下,对于贵族阶级而言,没什么比壮大子嗣数量更重要的事情了,只有子嗣足够多,才能避免继承权被篡夺的情况发生。

    “没错!假如您不介意的话,今天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按照我的经验,杀戮过后找个女人发泄一下有助于舒缓情绪。您刚才应该杀了不少人吧……”说罢,中年男子眼睛里流露出敬畏的光芒。

    尽管张诚身上从始至终都没有沾上一点血迹,可他依旧凭借敏锐的嗅觉,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呵呵,好吧,去把她们俩拉开,然后带去洗个澡、换上套干净的衣服,稍后召开宴会的时候务必让莫罗娅·海塔尔到场。”张诚飞快下达了命令。

    “如您所愿,我的大人。”中年男子单手抚胸深深的鞠了一躬。

    待他转过身后,马上冲着几名翘首以盼的老朋友打了个手势,后者看到瞬间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