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私话
    几个小时之后,参天塔一楼大厅内,张诚以莫罗娅·海塔尔的名义,召开了一场规模盛大的宴会。

    表面上,他对外宣称是为了庆祝从铁群岛舰队中解救旧镇,同时犒赏远道而来的援军,可实际上却是为了瓜分利益,顺便合理合法从灭亡的海塔尔家族手中接过统治权。

    得到邀请函的人,除了以蜂巢城瓦伦·毕斯柏里子爵为首主动投靠过来的贵族之外,再就是城内有头有脸的大商人。

    至于原本海塔尔家族支持的所谓“七神”教会,直接被晾在那里,既没有得到邀请,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四处打探情报。

    他们压根不知道,自己其实不久前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按照最初的计划,张诚本来是打算把教会势力也连根拔起,彻底清除亮水城和旧镇一带所有的顽固势力。

    不过考虑到七神信仰体系没有任何超自然力量,很难对掌握强大魔法力量的他造成威胁。

    再加上突然将其铲除会引发不必要的动荡,所以他最终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反正日后想动手还有的是机会。

    就在他坐在主位上,默默观察在场每一个人反应的时候,旁边盛装出席的莫罗娅忽然凑到近前,指着独自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喝闷酒的贝丝问:“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她为什么要杀我?”

    “她?”张诚饶有兴致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酸涩的葡萄酒,意味深长的解释道:“她的名字叫做贝丝·塔罗,是一名自由城邦商人的女儿。根据她的说辞,是你以走私的罪名公开处决了她的父亲,并且没收了全部财产,所以为了复仇,她一直潜伏在旧镇的黑市,积极从事各种对海塔尔家族不利的工作。”

    “自由城邦的商人?”莫罗娅皱起眉头苦苦思索,大概几秒钟左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秃鹫——达利亚!没想到他的女儿还活着!”

    “哦?你居然还记得?”张诚惊讶的抬起头。

    莫罗娅苦笑着感慨道:“怎么可能忘记呢!秃鹫可是唯一一个能为海塔尔家族提供各种各样古怪商品的人,上至龙蛋、瓦雷利亚钢剑,下至尸体、奴隶,只要你付得起价钱,他都能想办法搞到。但问题是他太贪婪了,最后一次交易居然故意掉包,试图把一颗假的龙蛋卖给我,我一怒之下杀了他,但却没有找到真的龙蛋。”

    “贪婪是隐藏在所有人心底最深处的**之一,尤其是商人,本身就以追求更多的利润为最终目的,关于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因为愤怒杀人是愚蠢的行为,尤其是杀一个对自己还有足够利用价值的人。”张诚微笑着耸了耸肩膀。

    他从不忌讳杀戮,但绝不会因为愤怒杀人,很多时候只图一时痛快,往往意味着事后要支付高昂的代价。

    “您说的没错!我的确蠢透了!更蠢的是,我竟然没有派人去追杀达利亚唯一的女儿。”莫罗娅摸着脸上的淤青,懊恼不已的自嘲道。

    尽管已经涂抹了消肿的药膏和大量水粉,可“疯女”的脸上依旧能看出被殴打过的痕迹,尤其是脖子上的手印清晰可见,差一点就被活活掐死了。

    “呵呵,我们不是神,而是凡人。既然是凡人,自然就会难免犯错,这没什么。可问题是,有些人犯了错误之后会立刻从中吸取教训,还有一些人则永远也不会吸取教训。现在告诉我,你是属于前者呢,还是后者?”说罢,张诚放下酒杯,饶有兴致欣赏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不得不说,以维斯特洛大陆的标准来看,莫罗娅绝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女,虽然她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可由于使用了某些炼金药物的关系,表面年龄最多二十七八,再加上混合着成熟知性的气质,给人一种别样的刺激。

    莫罗娅不是白痴,敏锐差距到了对方视线的变化,挺起丰满诱人的胸脯,轻笑着反问道:“怎么,您突然对我有兴趣了吗?”

    张诚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我对异性的渴望,并没有大多数男性那样强烈,但封臣们希望我能证明一下自己,至少让他们确认自己效忠的领主是喜欢女人的。”

    “那还等什么!让我们到楼上卧房去吧!正好我也想单独和您进行一番“深入”的交流。”莫罗娅故意在“深入”两个字上加了重音,语气中充满了**。

    “你确定?要知道我可是杀了包括你父亲在内所有亲人的仇敌,然后你还愿意跟我进行“深入”交流?”张诚意味深长的试探道。

    “为什么不呢?我只是个女人,没有能力与您这样强大的施法者对抗,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证自己活下来。”莫罗娅脸上既没有悲伤,也没有仇恨之类的表情,仿佛对她而言,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张诚读过一部分七大王国的历史,知道很多贵族家庭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幸存下来的女性通常不会选择拼死抵抗或者复仇,反倒是与仇敌联姻为其生下子嗣,借助这种方式让家族的血脉传承下来。

    尽管作为一个外来者,他很难理解此类变相投敌的行为,但最终还是勉强点了下头:“好吧,我现在开始有点相信你的诚意了。不过去楼上之前,请先告诉我,你刚才所使用的粉末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凡是被它沾染上的盔甲会生锈,布料会变得又硬又脆?”

    “腐朽之尘,我从一本炼金术书籍中获得配方,经过多次尝试才制作出来的宝贝。当然,我所作的仅仅是初级版本,根据书中的描述,它真正的威力足以让一个人瞬间枯萎腐烂。如果您想要,我随时可以把原料和制作过程写下来。”莫罗娅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大大方方给出了答案。

    “腐朽之尘?听上去似乎很有趣,稍后我会亲自尝试一下。哦,差点忘了,你刚才提到贝丝的父亲掉包了一枚龙蛋,也就是说,旧镇的某个地方,很可能埋藏着一颗真正的龙蛋,对吗?”说着,张诚把目光投向角落。

    毫无察觉的贝丝依旧一杯接着一杯猛灌,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了。

    莫罗娅翘起嘴角,似笑非笑的回应道:“没错!我觉得秃鹫临死前,八成将藏匿地点告诉了自己唯一的女儿,您可以从这方面入手慢慢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