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第一桶“金”
    在前世,扶老奶奶过马路,可是一种高消费的行为,绝非一般人所消费的起,但是在赵皓来说自然不在话下……再牛逼的老奶奶恐怕也没胆子讹大宋宗室子弟。

    但是几个家奴们显然并不理解赵皓的意思,因为此时奶奶的称呼一般是针对府内的女主人,比如谢芸被尊称为大奶奶。

    赵皓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速扶那老妪过街。”

    于是胖的像球的梁烈和瘦的像猴的李宏,两个心腹家奴立即奔跑如飞,气势汹汹的朝那正在颤颤巍巍过街的老妪如同饿狼一般扑了过去。

    就在两人即将接近那老奶奶的瞬间,那原本行动不便的老奶奶突然惊叫了一声,然后如同有如神助一般,刹那间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飞奔而行,转眼间便穿越了宽宽的街道,奔到了对面,丝毫不费劲。那速度,怕是快赶上刘翔了……

    人在受到惊吓的时候,往往能爆发出无比的潜能……赵皓的第一次赚功德值的计划就此化为泡影。

    刹那间,赵皓心中如同日了狗一般,气得七窍生烟,气急败坏的呵斥两个家奴:“本公子见那老人家行动不便,叫你等去行善举,扶其过街道,你两个蠢奴才恁地像打劫一般,惊坏了老人家,坏我功德?下次须好生记得,要慈眉善目,轻手轻脚,面带笑容,露出六颗牙齿,不得有误。”

    两个家奴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天知道,这一向欺行霸市,浪荡不羁的公子,突然发起了善心,要行善举了。不过众人虽然惊讶,并没有太多的疑心,赵公子此次死里逃生,欲行善举倒也是情理之中。

    接下来,赵皓一行人在街上晃荡了小半个时辰,始终未见到可行善举之事。

    其一,江宁城是大宋最富庶地之一,也是江南东路的繁华商业中心,穷人原本就很少,城内的百姓小日子过得都很滋润,需要帮助的自然少。其二,赵公子一向名声不好,虽不说无恶不作,但是欺男霸女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一般人都避而远之。

    这样一来,行善的机会自然少了很多。

    兜兜转转了几圈,一向沉默寡言的赵伝终于忍不住了,说道:“公子欲行善举,不若前往东头市肆,彼处穷困潦倒至插标卖首者比比皆是,若能资助一二,也算得行善积德之举。”

    这个与历史名将重名的护院家将,一上来就是一副冷酷的做派,好像赵府三个月没给他发工资似的,跟着赵皓出门一个多时辰以来,这是第二句话。

    赵皓心头大喜,急声道:“好,就依你之言,速往东头市肆。”

    此时将近正午,正是市肆最热闹的时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所谓市肆,其实就是大宋时代的农贸市场,里面卖肉、卖茶、卖胭脂、卖水果、卖各种百货的店铺摊位林立,甚至还有名为茶坊,实际卖大保健的地方,类似于后世挂着红灯的洗头店。

    在市肆西面一角的一块空地,那是专门给欲卖身为奴者腾出的地方,于是赵皓便见到了这个时代的第一批真正的穷苦人,也是他赚取功德值的“客户”。

    只见一群面带菜色、衣衫褴褛的百姓,一个个木然的或站或坐在空地上。男人,女人,老人和小孩,都有。

    此时虽然是开春时节,而且江南的春天要比北方暖和得多,但是春寒料峭的,天气仍然很凉。这些难民们大都衣衫单薄,一阵微风吹来都能令他们抖个不停。那些男人们,大都是老态龙钟如风中残烛的老头子,身边或蹲或站着一个男孩,或者一个女孩,那些男孩或女孩都是烟不溜秋的,像是从煤堆里打过滚似的。那些妇女也是一样,身边站着几个小孩。除了小孩,还有就是年纪稍大的少女,也有年轻的小伙,都是一个表情,满脸的凄苦和木然。他们的颈后,大都插着草,有狗尾巴草,驴尾巴草,还有些不知名的野草。

    整个空地上熙熙攘攘沾满了人,至少有上百人,待卖的就有四五十人。

    刚刚从奢华的赵府出来的赵皓,很显然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忍不住问道:“江南富庶之地,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卖身为奴者?”

    一向三天闷不出一个屁来的赵伝,此刻居然抢了先:“还不是花石纲害的……”

    赵皓瞬间明了。

    花石纲是中国历史上专运送奇花异石以满足皇帝喜好的特殊运输交通名称。在北宋徽宗时,“纲”意指一个运输团队,往往是10艘船称一“纲”;当时指挥花石纲的有杭州“造作局”,苏州“应奉局”等,奉皇上之命对东南地区的珍奇文物进行搜刮。由于花石船队所过之处,当地的百姓,要供应钱谷和民役;有的地方甚至为了让船队通过,拆毁桥梁,凿坏城郭。因此往往让江南百姓苦不堪言,尤其是差官、兵士乘机敲诈勒索,被征花石的人家,往往被闹得倾家荡产,有的人家卖儿卖女,到处逃难。

    历史上的江南方腊起义,也正是因为花石纲的危害而引起的。

    见到赵皓的暖轿和浩浩荡荡的队伍过来,那群难民们纷纷两眼放光,哗啦啦的全部围了上来,似乎要打劫一般,但是奔近三四步之外,又全部怯生生的停住脚步,眼中露出哀求的神色。

    “公子,贵公子,买我的孙女吧,她父母都走了,只要给她饭吃,不饿死就行。”

    “公子,买了我的儿子吧,他比狗还皮实,什么活都能干。”

    “公子,我这女儿很乖巧,买了当您的丫鬟错不了,只要一贯钱。”

    ……

    那些男人、女人和老头们,怯生生的推销着自己的孩子,眼中充满乞求和希冀。

    他娘的,这世道居然这么惨……

    不过为了功德值,赵皓倒是事先将功夫下得特别足。在来市肆之前,他已令人扫荡了两个包子铺——当然是付钱的,然后打了三四大包过来。

    “休得拥挤,莫要慌,我们公子今儿个大发善心,此有热乎乎的包子,人人有份,先填饱肚子则个。”

    眼见得赵皓被那群难民所包围,胖家奴梁烈急忙高高的举起一大袋包子,那包子袋里还冒着热气,露出莹白如玉的包子。

    刹那间,赵皓听到一阵阵低低的、此起彼伏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那是从喉咙里发出的惨烈的口水吞咽声,令赵皓心中十分的难受。

    虽然他前世只是一个**丝,饿肚子的时候不是没有,但是从来没见过有人见到食物会有如此渗人的声音,渗人的表情,渗人的眼神……

    呼啦啦~

    百多号男女老少齐齐围了上来,如同一群饿狼一般,那热乎乎的包子所散发出的香味几乎已使他们失去了理智,在他们的眼中,他们的世界中,只有那白花花的包子,其余什么都不存在了。

    “且慢,妄动者死!”

    突然一声巨雷般的响声从天际炸响,震得众人的耳膜嗡嗡直响,那些狂奔而来的难民们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惊恐的望着这边,逐渐安静下来,又露出怯生生的表情。

    只见赵伝手执长剑,神威凛凛的立在赵皓一行和众难民之间,如同一截铁塔一般,全身散发着无形的杀气,手中的利刃更是闪烁着森冷的光芒,令人望而生畏。

    “排好队,一个个的来,都有份,少不了的,敢插队者,洒家就地打折双腿!”赵伝的声音冰寒到充满了恐怖的气息,再配上他那冷酷的表情,和手中寒光凛冽的利剑,彻底震撼住了这群因食物而疯狂的难民。

    赵皓抬眼望去,只见一百多号人胡乱冲来,不少跑得慢的小孩被挤到在地,有人已被踩了好几脚,在哇哇大哭,若非赵伝一声断喝,难免会有人被踩伤甚至踩死。

    刹那间,赵皓对那个看起来满脸冷酷的汉子充满了敬意。

    众难民呆愣了一下,又怯生生的慢慢的排好了队形,摔倒在地上的小孩也被扶了起来,赵皓心头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热乎乎的包子,大人三个,小孩两个,个个有份,不一会便分发完毕。

    有的人狼吞虎咽,一口吃了大半个包子,呛得直咳嗽,也有的人舍不得吃一点点的咬,一点点的咀嚼……吃相万千,此刻所有难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包子上,再无其他任何事物可以影响他们的心神。

    赵皓心中只觉得有点塞塞的,不过令他高兴的是——功德值终于涨了。

    三百个包子,暂时解决了一百多号人的肚子问题,涨了515点功德值和声望值,总功德值为615,声望值也为615。

    这也是赵皓赚的第一桶金——第一笔功德值。

    算起来,请一个饥肠辘辘的难民吃一顿饱饭,可以涨5点功德值和声望值。

    “兑换般若心经,消耗500点功德值。”

    “修炼般若心经成功,宿主健康值增加1,距下一次增加健康值时间为9天23小时59分59秒。”

    赵皓只觉一股暖流在五脏六肺涌动了一圈,然后缓缓的消失,那种感觉道不尽的舒服,只是时间太短了……

    过了两炷香的功夫,那些难民们终于填饱了肚子,一个个脸上都逐渐有了些血色,望向赵皓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不少人向赵皓鞠起躬来。

    “每家每户排好,不得排错,我们公子有赏。”

    随着胖家奴梁烈的声音响起,那些填饱了肚子的难民们很显然比刚才有素质得多了,很快便拖儿带女的,界限分明的各自成团,算起来足足有四十一户。

    赵皓满意的点了点头,朝梁烈挥了挥手。

    梁烈会意,以一种卖狗皮膏药般的腔调,高声而张扬的喊道:“各位乡亲们,恭喜各位,今儿个我们赵公子大发善心,每户赏钱两贯,但得赏钱者须各回原籍,不可再在江宁城卖身,否则将收回赏钱。”

    两贯钱,并不算多,但是足够购买两石白花花的大米,只要悠着点吃,再配上野菜,足够支撑到秋收时分了。

    梁烈说完,全场一片静寂,众难民陷入死一般的呆愣状态。

    许久,人群里发出一阵惊喜至极的欢呼声,不知是在谁的带领下,那一个个难民便接二连三的噗通噗通跪倒了一地。

    “多谢公子大恩大德。”

    那发自肺腑的带着哽咽的声音,对于一个后世穿越而来者,是那样的震动心弦。

    望着那跪满一地的男女老少,那一张张发自肺腑感恩戴德的面容,刹那间,赵皓突然觉得,其实就算不能增加功德值,也不虚此行了。

    “且慢!”

    就在赵皓稍稍平复心情,正要让赵伝等人解开钱袋,分发赏钱时,突然旁边传来一声断喝。

    ps:求点击,求打赏,求收藏,求功德值……错,求推荐票,新书期推荐票极其重要,请大家多多支持小幼苗的成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