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郑老二
    赵皓缓缓的转过头去,只见身旁不知何时又来了一彪人马。

    绿帷暖轿、大马驼钱、二十几个手执水火棍的家奴,两名凶神恶煞的背负刀剑的护院家将,阵势和赵皓差不多,但是来势汹汹,颇有点冲赵皓而来的意味。

    赵皓眯缝起眼睛来,朝那绿帷暖轿望去,只见轿帘掀开,一个年岁和他差不多的少年缓缓的走下了暖轿。

    那少年身材和他差不多,但是体质明显比他要好得多;一身锦衣华服,布料和做工极为不凡;长相柔美,肌肤白皙如玉,鬓边插着一枝鲜艳绽放的牡丹花,昂然而来——在赵皓眼中就是一个娘炮。

    一双桃花眼,一脸狐媚气,白皙如玉的肌肤,高挑的身材,弱柳扶风般的身姿,更重要的是耳朵边还插朵鲜艳欲滴的牡丹花,赵皓感觉此人若是在后世带块肥皂去公共澡堂洗澡,出来时绝对是没办法正常走路。

    那娘炮手里拿着一把精致的银如意,得意洋洋的从暖轿里走了出来,朝赵皓一拱手,哈哈笑道:“赵兄,真巧!”

    “郑峰,武力:25;智力:35;速度:38;轻功:10;反应:35;政治:20;统率:15;健康值:70;对宿主好感度:10。”

    系统查询出的属性,此人和赵皓属性基本无异,只是健康值要高了许多,而那5点好感度,已清楚的说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与此同时,赵皓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众家奴露出了不安的神色,当然赵伝除外。

    “此人是何人?”赵皓朝神色不安的梁烈问道。

    “郑家二公子,一向与公子关系不善,仗势欺人……”梁烈很显然已习惯了赵皓的失忆,急忙提醒道。

    江宁郑府,有当朝皇后郑氏撑腰,势力非同小可,赵皓在这几日已有所闻。不过赵皓从梁烈的表情和“仗势欺人”四个字,便敏锐的捕捉到了一条信息——这娘炮恐怕之前经常欺负这具身体的原主。

    不等赵皓多想,对方见其半天没有回话,脸上明显露出不屑的神色,回头对身后的家奴喝道:“去,一贯钱一个,选两三个年纪小的,长得机灵的,老官人要用的。”

    “喏!”

    对面队伍里窜出四五个家奴,便向人群中摸来。

    对待这种装逼犯,按照老套的剧情,赵皓的标准动作应该是掏出一坨鼻屎弹到对手的脸上,或者一口浓痰夺射而出,然后一把将其揪下暖轿痛扁一顿,奈何两人的距离太远,无论是鼻屎还是浓痰的射程都不够,最无奈的是以自己的身子骨未必能打赢那娘炮……

    “老子就想知道杀人叛几……本公子如果揍了这厮,则又恁地?”赵皓回头对梁烈问道。

    “公子乃宗室,就算姓郑的靠了皇后这棵大树,只要不打伤,也没甚么大事,只是我等一向打不过啊,不过今天有云叔在……”

    梁烈话未说完,赵皓心中已有了计较。大家都是江宁府的大户,又都是皇亲国戚,小辈之间的打打闹闹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很难追究出啥结果,关键的是自己的这群死家奴没卵用,平常赵伝也不会随便出门,所以才每次都吃瘪的。

    “云叔,这些人都是本公子看中的,哪个敢动半个,就给本公子打断他三条腿!”赵皓心中一想明白,当即便恶狠狠的对赵伝喝道。

    呼~

    话音未落,赵伝已一跃而起,如同一道光影一般在赵皓眼帘中消失,倒把赵皓惊了一下。

    嘭嘭嘭~

    干脆利落,一连三脚,三个郑府家奴便已飞了出去,标准的平沙落雁的姿势,摔在郑峰面前,哼唧哼唧的叫痛,半天起不来。

    郑峰的脸色瞬间剧变。

    江宁郑家的崛起全凭郑皇后一人。当今皇后的父亲郑绅,原本只是个直省官,却父凭女贵,拜为太师,封乐平郡王,在京为高官。而郑绅的胞弟郑缙,正是郑峰的祖父,比郑绅少了十几岁,与老爷子郑安共守江宁府,一心经商赚钱。

    郑缙生二子:长子郑青,生子郑宁和郑峰;次子郑宏,生子郑玉。

    郑峰算起来是郑皇后的侄子。上面有个长兄郑宁,乃是江宁府品学兼优、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早早便送到了汴京的太学深造,将来自然是要为京官,平步青云的。于是江宁郑府剩下他和堂弟郑玉两个嫡子陪伴在长辈身边,自然很是受宠,无法无天,俨然成了江宁一霸。

    他身边的家奴都是精心挑选的彪悍壮汉,不像赵皓身边的家奴胖瘦高矮参差不齐,尤其是郑府两个护院家将,更是郑峰重金相请的民间高手。所以每次和赵皓相争,虽然不敢动赵皓本人,但是赵皓身边家奴们没有一次不被打得哭爹喊娘的。

    两家都算皇亲国戚,只要不是打伤了正主,平时打伤个家奴,动个手推一把正主的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实在没办法去理论。而且赵皓虽然浪荡不羁,而且欺行霸市的事情没少做,却不喜好勇斗狠,也没将这事到母亲谢芸那里去告状,那些家奴们更没脸到谢芸那去说,否则依着谢芸护犊子的脾气,怎么也得让人把场子找回来。所以赵皓便只能一直吃哑巴亏,见到郑峰是能躲便躲,不能躲也只能服软。

    郑峰自从认识赵皓以来,这个病怏怏的家伙就一直只有被他欺负的份,以至每次见到他都要退避三舍。如今生平第一次在赵皓手中吃瘪,郑峰心中这口气哪里能忍。

    “哟嗬~反了,王乔,马翰,给本公子上!”郑峰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吼道。

    王乔,武力66。马翰,武力65……麻辣隔壁的,老子还以为是王朝马汉呢……

    两个护院家将都是生得牛高马大,极其魁梧,又满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站在大街上足够震慑一片,而且武力值的确算得上高手,因为赵皓的家奴们的武力都在45以下,两个护院家将的武力完全足够碾压自己身边的家奴了。

    两名郑府家将互相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便扑了过去:一个喝了一声凌空打个旋然后飞起一脚朝赵伝腰部踢去,一个手中水火棍舞了几朵棍花朝赵伝头部点去。

    这两人招式看起来极其爽心悦目,看得赵皓双眼都值直了,卧槽这就是传说中的古武啊。

    这边赵伝身形也动了。没有任何起手式,只见身子迅速晃了几下,便见得王乔噗通一声连人带枪被踢倒在地,紧接着马翰的脚脖子已被赵伝抓在手中,然后被摔了出去,趴在地上来了个狗啃泥。

    干脆利落,无招无式——至少赵皓看不清任何招式,两个长得像牛一般的大汉就被撂倒在地。

    两人又羞又恼的站了起来,二话不说,朝赵伝拱了拱手,又朝郑峰拜了一拜,便扬长而去,倒是颇有江湖风范。

    郑峰呆呆的望着两个护院家将离去的背影,半天才反应过来,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的,回头望了望身边的家奴们,早就一个个士气全无,莫精打彩的,根本就不敢朝赵伝站立的位置张望。

    赵伝昂然而立,沉声喝道:“打得不爽快,余下的一起给洒家上吧!”

    话音刚落,那些恶奴们非但没有上前的,反而齐齐往后退了半步。

    郑峰审时度势,已然知道今日是决计占不了便宜的,当下气急败坏的转过头来,恶狠狠的朝赵皓道:“赵皓,你休得嚣张,得罪了本公子,有的你瞧的。”

    说完怒气冲冲的回身登上暖轿,气急败坏的吼道:“起轿!”

    赵皓冷冷的笑了,高声喝道:“且慢!”

    装逼失败,想不被打脸就走?

    郑峰很显然低估了赵皓的霸气,冷哼一声,置若罔闻一般将轿帘放下,坐回轿内。

    “还愣着甚么,给本公子拦住他,未得本公子的命令,谁也不得走!”赵皓猛然吼道。

    众家奴们平素总被欺负,早就憋了一股恶气,此刻见得了势,又有公子撑腰,恶向胆边生,纷纷提着水火棍,呼啦啦的扑了上去,对着郑府的家奴一阵凶狠的扑击。

    那些郑府家奴早就没了气势,哪里敢还手,偶尔有两个不忿的,也被赵伝一脚踢翻在地,不一会便全部躺在地上哼唧,不敢再动弹。

    最后连四个轿夫也被梁烈和李宏两人几棍打翻在地。

    赵皓走下暖轿,在赵伝的护卫之下,来到郑峰的暖轿之前,一把掀开轿帘,只见郑峰脸色煞白,却又满是不甘的神色,双眼充满怨毒的望着赵皓,嘶声道:“赵皓,老子警告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否则来日必报此仇。”

    赵皓大摇大摆的立在郑峰的身前,右手的拳头在郑峰的眼帘前晃荡了几下,然后露出森森的白齿,嘿嘿笑道:“小子,砂锅大的拳头见过没,这次姑且饶过你,下次再敢犯贱,本公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赵伝原本紧紧的跟随在赵皓身旁,听到“砂锅大的拳头”几个字时,不觉将视线落在赵皓那晃来晃去的柔弱无力的拳头上,默默的偏过头去,望向了远方。

    赵皓说完,收回那轻飘飘的拳头,掏了掏鼻子。

    他近日来身体不适,鼻屎也特别多,正好被他掏出了烟乎乎的一大坨,全部涂在了郑峰白皙如玉的脸颊上。

    “你……”

    郑峰目瞪口呆的望着赵皓那俊美而柔弱的脸庞,突然觉得对方变得那么陌生,那么恐怖,那么妖魅,想说几句狠话,声音却在喉咙里打转,说不出话来。

    眼见得郑峰一行人狼狈而逃,赵皓这才转过身来,让众家奴将马车上的铜钱扛了下来,依次按户发钱。

    那些难民们千恩万谢的神情举动,自是不必多说。

    赵皓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正的感激涕零,什么叫真正的雪中送炭。

    行善的感觉真好,何况还有功德值拿。

    四十一户,八十二贯钱,如同救了百多人的半条命,这一次功德值增加了2060点,声望值也增加了2060点——系统显示功德值2175,声望值2675。

    “小全丸:可增加健康值1点,一年之内只可服用5颗,兑换价格:200功德值。”

    赵皓一口气兑换了5颗,全部立即使用,全身只觉一股股暖流涌过,然后又延伸到四肢百骸,通体舒泰,那感觉,简直就比……或许比大保健还要舒服。

    只可惜的是,一年之内只能使用5颗。不过赵皓已明显感觉四肢比起之前要有力得多,此刻他的健康值已达41,虽然还是弱不禁风,但是脑袋里晕晕沉沉的感觉已轻了许多。

    那些拖家带口的难民们,全部拿到了赏钱,千恩万谢之后,终于向赵皓拜别,便要四散离去。

    “且慢!”

    一声断喝传来,惊得赵皓的脸色都变了。

    且慢你老母,特么的撞邪了,这是今天第三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