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八大天王(求推荐票)
    赵皓愠怒的回过头来,便见到了一条昂藏大汉立在他的身前。

    只见那汉子,方方正正的脸上一双烟得发亮的眼睛,嘴上两撇八字胡,身材约摸至少有一米九以上,就算是赵伝在他面前都矮了小半个头。在这春寒料峭的季节,此人穿一身窄袖短衣,尚半敞着胸膛露出古铜色的肌肉,胸肌虽然不像赵伝那样隆起如山,却如铁打的一般,显得格外坚韧结实,腰中革带束得紧紧的,愈发显得矫健和精神。

    而最令赵皓瞩目的是那汉子的一双大手,那双手不但粗壮有力,关节如同铁打的一般,而且大得简直就像蒲扇似的。街头那卖红枣的,五文钱一抓,遇到此人的话肯定是要亏血本的。因为别人一抓最多二十颗红枣,而他至少能一把抓起五十颗红枣。

    此人一出现,赵皓身边的赵伝脸色微微一变,挺身挡在赵皓的身前,立在那人面前,右手轻按剑柄,冷声道:“敢问阁下何人,意欲何为?”

    那人沉声道:“此等灾民,带五岁以下童子者,不可就此离去,否则性命难保!”

    “贼子岂敢!”赵伝闻言大怒,忽的一个跃起,双拳直奔那人而去,快如疾风!

    赵皓心中暗暗觉得不妥,虽然那哥们的大块头摆在那里,但是毕竟赵伝可是80的武力,这一言不合就开打,万一把人打伤了不是有损功德?

    就在他正要喝止的时候,却见得眼前一晃,然后便看到赵伝一个华丽丽的倒翻,退了回来,虽然没有摔倒,但是就算赵皓这种不知功夫为何物者,也明显知道赵伝吃瘪了。

    原本赵伝大展神威,将郑府两大高手打着玩似的,在众人心目中威风凛凛,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即便是在赵皓的心目中,认为在江宁城中,恐怕也难以找出能与赵伝匹敌者,毕竟武力80,在任何时代都算得上高手,绝对不会太多。

    谁能想到悍勇无敌的赵伝,突然就这样被对手一击而退。反观对手,却依旧如同铁塔一般立在那里,气定神闲,纹丝不动。

    卧槽……80的武力一招被打了回来!老子今天活见鬼了,难道这个世界是高武世界吗?

    赵伝呆呆愣愣的望着那人,脸色变得苍白,突然喊了一声:“方七佛!”

    “方七佛,武力:97;智力:80;速度:85;轻功:75;政治:68;统率:88;健康值:91;对宿主好感度:70。”

    我去……97的武力,这是三国中五虎上将的武力值!还有80的智力,简直就是五子良将和五虎上将的合体!

    赵皓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出门带个武力80的护院家将也就罢了,出门半天就给碰到武力97的高手,难道这个世界已经变态到了80武力多如狗,95以上武力满街走的地步了?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前世在宋史论坛上看到的一段话,瞬间明了。

    方七佛,方腊麾下第一大将,智勇双全,是水浒传中王寅、邓元觉、石宝等八大天王的集合者。

    方腊麾下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八大天王,只有“八大王”。在古龙小说中,有大盗“欧阳兄弟”,然而“欧阳兄弟”并不是兄弟两人,而是那人就叫“欧阳兄弟”,同样“八大王”也不是八个人,方七佛外号就是“八大王”。

    正因为“八大王”方七佛太厉害,在方腊起义时,都是方七佛在幕后指点。他能妙算到官军会来强夺美石而引发起义,进而跟随方腊席卷了整个江南之地,几乎打下了大宋半壁江山!

    武力80的赵伝对上武力97的方七佛,就像黄巾名将管亥遇上了武圣关羽,武力自然不在一个档次。

    方七佛根本就是江南的第一高手!

    真是穿越出奇效,本公子生平头一遭到江宁府逛街,一出门就遇到江南第一高手……

    在97的武力之前,即便是武力80的赵伝外加十数名家奴,也形同虚设,除非召唤出三国时代的赵云前来还差不多。

    不过对方对自己居然有70的好感度,比赵伝对自己的好感度还高,使得赵皓心头大定。

    心头正踌躇时,却听方七佛笑道:“飞豹贼王伝,久隐赵府十年,功夫依旧不亚当年,只是洒家今日前来,却不是与公子为敌的,还请宽心。”

    说完,又朝赵皓唱了个喏:“山野草民方七佛,拜见公子!”

    武力97的高手给自己施礼,又对自己好感度70,比出门时赵伝的好感度还高,赵皓虽然已穿越为宗室公子之身,胸膛中那一颗依旧**丝的心已压抑不住激动,急忙回礼道:“壮士不必多礼!”

    那方七佛见赵皓如此彬彬有礼,而且对自己神情也十分敬重,不禁心头暗暗称奇。江宁四大府的公子,除了王府的二公子王珏侠义之名在外,余者并无善名,而赵府公子赵皓的恶名,也仅次于郑峰而已。如今见得这宗室公子不但乐善好施,而且如此平易近人,不觉好感又增加了几分,瞬间好感度过了75。

    双方寒暄已罢,方七佛这才正色道:“江南虽因花石纲而乱,但世风倒还好,此等百姓虽受公子钱财,去了便去了,并无风险。唯携五岁以下童子者,恐途中有难。”

    武力97的高手,历史上威震江南的名将,自然不可能会打几个灾民的主意,赵皓对方七佛的话并不怀疑,只是神色微愣,问道:“壮士何出此言?”

    方七佛微微叹道:“此事说来话长,草民正在查探之中,不必与公子多言,还请公子宽恕则个。”

    赵皓心头微微一愣:卧槽,此事必有蹊跷,元芳你怎么……算了,本公子刚刚穿越过来,狗屁倒灶的事情一大堆待处理,管不了这许多事,就算此事必有蹊跷也罢,背后有惊天的隐情也罢,此人身上有天大的秘密也罢,只能先暂且放一边。

    毕竟……我只是一个穿越者,一个原本已死去之人,原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世上的纷纷扰扰不必掺合过多,只有逍遥一生,则不负此生,足矣……

    赵皓收敛心神,问道:“如此,不知壮士有何计较?”

    方七佛正色道:“灾民之中,有五岁以下童子者五人,连带大人约十人,还请公子租两驾马车,由草民护送他等回乡里,以免途中遭难。”

    赵伝脸色微微一变,问道:“公子凭什么要信……”

    话未说完,便被赵皓打断:“本公子相信方壮士,梁烈,与本公子滴滴打……去寻两驾马车来,交由方壮士驱遣,车钱待归来时到府上统一结算。”

    小恩小惠就能收买人心的事,赵皓自然不会放过。

    方七佛心头一凛,望向赵皓的神色不觉又增加了几分敬重,好感度自然又加了几点,再次朝赵皓一拜:“承蒙公子信任,草民没齿难忘!”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之后,梁烈已将马车请来,方七佛拜别赵皓,带着三五个童子及其家人上了马车,滚滚朝江宁府东门而去。

    赵皓依依不舍的望着马车离去方向,心头暗道:卧槽,要是能加个微信多好,这一去特么不知何时能相见,如此猛将,千万别最后跟方腊丢了脑袋……

    前头的马车,突然车窗中的窗帘掀开,方七佛露出头来,朝赵皓喊道:“公子,珍重!”

    赵皓笑了,朝他挥手高声喊道:“方壮士,一路安好!”

    方七佛也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将头缩回车内,不再回头。

    那个弱不禁风的惨绿少年,那看似柔弱无力的一挥手,那如同春日阳光般明媚的一笑,那情深义重的一声“安好”,永久的印在了他的心底,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人生,有时就是这样……有的人只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交谈,便一见如故,有的人相识数十年,也不过点头之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