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结交
    出现在赵皓面前的紫衫少年,衣着不凡,很显然家境非同一般。

    方脸,浓眉,大眼,生得魁梧,比起赵皓要高半个头来,气宇轩昂,满脸正气——有着让人一眼见到就觉得是好人的气质。

    不过,赵皓更相信系统。

    “王珏,武力:71;智力:69;速度:66;轻功:55;政治:65;统率:70;健康值:90;对宿主好感度:80。”

    当赵皓看到那80的好感度时,只觉得面前的这个比自己略大的少年,神色无比亲切。

    初来乍到这个世上,赵皓最缺的是朋友,甚至到目前为止,他还没一个真正的朋友。

    他与赵伝终究是主仆身份;和方七佛虽然有朝朋友发展的趋势,但终究也只是一面之缘,而且身份相差太大;李锦和刘宁也只是前主的狐朋狗友,而且刘宁还心怀叵测;至于赵士盉和谢芸是亲情——至少对于对方是,所以他真还没朋友。

    或许,此人,可以成为朋友,甚至兄弟……

    王珏向前深深施礼道:“赵兄侠肝义胆,又有大慈悲之心,实乃我辈楷模。在下王珏,对赵兄佩服得紧。”

    不等赵皓回应,身后的赵伝已悄声道:“此乃城东王府二公子,颇有侠义之名,公子可结交之。”

    赵皓也急忙回礼,谦虚一番。

    王珏又道:“今见公子暖轿已被毁坏欲寻马车,欲邀赵兄共乘一车,由在下恭送赵兄回府,不知可否赏脸?”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赵皓原本就是个不喜欢扭扭捏捏的人,而且那王珏虽然出身名门望族,但明显也是个爽快之人。

    果然一句“恭敬不如从命”的爽快,又令王珏好感大增,他虽然也学文,却是个尚武的文人,并不喜欢文人书生那一套虚伪的繁文缛节,两人倒是性格相和。

    王珏与赵皓走到马车旁边,却发现原本并排而立的两辆马车,只剩下一辆,不觉苦笑着摇了摇头。

    “三妹终究是害羞,竟不打招呼就走了……”

    不得不说,身为江宁四大府之一的王府,的确是非同寻常。王珏一向粗豪,并不算是很讲究之人,这马车依旧打造得豪华无比。长方形的车厢边缘刻有花纹,厢体上半部分是精巧睚眦的窗格,可以观看车外的景象;顶盖以黄铜包裹,呈六角形,如风雨亭一般,可遮风避雨;四周以丝缎帷幔盖之,前有软帘,又以铜铃和流苏丝绦为饰,极其华美,彰显主人的尊贵。

    两人寒暄一番,上了车,那软垫极有弹性,赵皓只觉如同坐上沙发一般。

    马车在老把式车夫的驱动下,缓缓起步,极其平稳。车前车后,赵王两家数十名家奴护卫,在马车的后面,又有五辆满载铜钱的大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赵府行进,引得街道两旁的路人纷纷侧目。

    两人在车上闲聊了一番,赵皓随着那微微的颠簸,不觉困意袭来,竟然沉沉睡去。

    41的健康值,原本就是孱弱之体,又折腾了大半天,已是疲倦,如今安静了下来,又坐在舒适柔软的坐垫上,自然要入睡。

    “赵兄,你我情意相投,不若结拜……”

    “呼呼呼……”

    “赵兄……”

    王珏虽然一阵讶然,心中并未着恼,而是从马车的厢壁上取下一件厚厚的衣衫,替其盖上。

    这时,一直骑马跟随在马车旁边的赵伝见得车内突然一片寂静,又隐隐听到了赵皓的酣睡声,已然明白了怎么回事,急忙向王珏解释。

    “我家公子大病初愈,今日初次出门已两三个时辰,故此疲倦,公子勿怪。”

    王珏原本并非计较之人,听得赵伝此番说来,心中已完全释然。

    “赵兄大病初愈,日行数善,自是辛苦,壮士不必多礼。”

    ……

    赵府门口广场。

    在寸土寸金的江宁府,赵府门口的广场却足足达方圆百步之广,足显赵府的尊贵和大气。

    叩哒哒~

    一马飞奔而来,巨大的马蹄沉重的叩击在青石地板上,马蹄铁在石板上撞击出一溜的火星。

    来骑在门口勒马而立,然后翻身下马,朝门口的守卫打了个招呼,便匆匆而入,向府内大厅奔去。

    赵府大厅之内,谢芸和赵士盉正在议事,突然一人快步奔了进来,向两人施礼之后,恭声禀报道:“启禀大官人和夫人,公子出了醉春楼,路过天香楼而未入,却入了吉祥赌馆。”

    侦骑飞驰而来,只为传报赵皓的动静。

    谢芸和赵士盉将赵皓当做了命根子,生怕他有半点闪失,尤其是赵皓这次死里逃生,谢芸更是恨不得把他拴在裤腰带上,生怕一转眼这小冤家就磕着碰着了。

    虽说赵皓这次出门时信誓旦旦的说只是出门逛逛,但是带着上百贯的大钱,恐怕不是随便逛逛那么简单。

    谢芸最怕的是这小冤家风流成性,又去了青楼妓寨之所去厮混。若是听听曲子,花钱捧捧那些红牌姑娘倒也罢了,就怕这小冤家不顾自身的底子,折腾了身子骨……

    所以,赵皓这一路走到哪,都有快马来回穿梭来报,那架势如同前线大战一般,偌大的赵府如同军事总指挥所,斥候往来不断。

    只是,这半日来的情报,却令谢芸和赵士盉大惑不解,却又欣喜不已。

    这小冤家一向欺男霸女,没少折损赵府的声誉,只是两人将他当做命根子,也只能宠着他,由着他瞎折。天知道,就突然改了性,跑到东头市肆去赈济难民去了,还将郑府的人给打了。

    赈济难民这么有心积德的事情,两人自然是十分欣喜,至于七八十贯钱实在算不得什么,这小冤家经常打赏那些红牌姑娘一次性就是上百贯的。

    至于打了郑府的人,只要不打伤正主,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而最新得到的消息,更是让两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地。

    虽然去赌馆并非什么正经勾当,但是总好过去青楼妓寨折腾,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去赌馆无非折点钱财而已。

    “这冤家,在账房取了一百贯,救助难民花了八十余贯,恐怕余钱不多……不要扫了我儿的兴,你去账房再去百贯钱来,给公子送去。”

    “喏!”

    那家奴应诺,正要领命而去,突然见得又一人急匆匆而来。

    “启禀大官人和夫人,公子入吉祥赌馆,赢得四百余贯钱,不料坐轿被人撞烂,却与城东王府二公子结交,与王府二公子共乘一车回府而来。”

    “甚么?”

    瞬间,谢芸和赵士盉两人凌乱了。

    很显然,最新的情报信息量太大了……

    这小冤家从来只有从家里拿钱出去挥霍,从来没有往家里带钱的,这次居然带回四百多贯,虽然钱不算多,却也算是破天荒了。

    而最重要的是,小冤家居然与王府二公子结交上了!

    江宁四大府,王、赵、谢、郑。赵谢联姻,同进共退,正是强强联合,风头无两;王府千年大族,又仰仗安石公遗留的声威,不让赵谢两家;唯有郑府新起,虽然仰仗皇后荫庇,终究是差了那么一点。故郑府一直想与王府联姻,而赵谢也抱着同样的心思。

    联姻,是大族之间强强联合最好最直接的方式。若王郑联姻,实力多半不让甚至压过赵谢两家;而王家若与赵谢两家任意一家联姻,则郑氏将被孤立,纵有皇后的荫庇,也难以与三家为敌。

    王府恰恰有且只有那么一个嫡女待字闺中,名馨,字文芳,年方十五,有沉鱼落雁之容,琴棋诗画无所不通,号称江宁城中第一才貌俱佳的女子。

    而且据说这王馨虽然年纪轻轻,却是颇具商才,虽然年岁尚轻,家中几处绸缎庄在她手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俨然第二个谢芸。有了谢芸这一干练的女主人旺夫兴家的先例,有着经商天赋的王家之女,更成了江宁城中各大名门望族追逐的对象。

    只是王家的底蕴,莫说一般的豪门望族看不上,就算是赵谢郑三家的公子,也得看人品相貌才学。谢家、赵家和郑家,都先后登门求过亲,皆被王家以“女儿年岁尚幼不懂事,过两年再议”而拒绝。

    所以,赵皓也算是被拒过婚的……声名狼藉的原主,根本就不在王家的考虑对象之中。

    相比之下,谢芸的侄子谢瑜,文武双全,才德俱佳,又生得俊逸,风度翩翩,更有希望得到王家的垂青。但是侄子终究是侄子,比不得亲生儿子,谢芸私底下还是想将那个传说如同自己的翻版的奇女子,纳为儿媳,将来必然成为宝贝儿子的贤内助,也对这小冤家多省几分心。

    如今听闻赵皓居然半日之间,与王家的二公子结交,且共乘一车而回,的确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

    谢芸当即叫来老管家,令其率众亲自到门口迎接,并邀请王家的二公子入府做客。

    只是老管家率众刚刚奔到大门口,却见赵伝背着熟睡的赵皓缓缓的入得门来,王家的马车已然回头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