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牡丹花会
    七十二贯钱,接济三十六户共八十二名难民,获得1640功德值和声望,总功德值2845,声望值4345。

    其中死撑着不走的几个假难民,被各打了五水火棍,灰溜溜的跑了。

    花的是昨天从吉祥赌馆赢的钱,却为自己积攒了不菲的声望,赵皓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

    离开市肆,赵皓率着赵伝以及众家奴,继续在江宁城中晃悠。

    作为江南最为繁华富庶的城市,江宁有着太多值得去的地方,雨花台、玄武湖、石头城、牛头山、鸡鸣寺、莫愁湖……

    刚刚出了市肆不远,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喧哗声和喊声。

    梁烈急忙禀报道:“王家二公子在背后呼唤公子。”

    赵皓神色微微一愣,当即下令停轿。

    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赵府众人身旁,将整个街道堵塞了大半,只见王珏满面春风的掀开车帘而下。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在此地又遇到了赵兄。”

    面对王珏的直爽和热情,赵皓心中微微一热。或许,这是他来这个世上的第一个真正意义的朋友。

    “昨日承蒙王兄盛情,不料愚弟竟然睡熟,还望勿怪。”

    两人寒暄了一番,王珏得知赵皓今日又在市肆接济了一批灾民,不觉肃然起敬。

    “赵兄济世助人,实乃我辈楷模,如今却欲往何处?”

    赵皓笑道:“但往城中四处闲逛,并无去处。”

    王珏眼中一亮,笑道:“我与几位知交好友相约,前往百花庄参加牡丹花会,令表兄也在,不若一同往之?”

    牡丹花会,起于隋唐,盛于宋朝。每年四月便是牡丹盛开的季节,各地牡丹花会徐徐而来。

    天下牡丹,唯洛阳最为著名,而洛阳的牡丹花会自然也是最负盛名的。欧阳修曾作《洛阳牡丹记》云:“花开时,士庶竟为了遨游,往往于古寺,废宅有池台处为市,并张幄帘,笙歌之声相闻,最盛于……至花落乃罢。”

    正所谓“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江宁城的牡丹花会,虽不及洛阳兴盛,但是也盛极一时,尤以百花庄为最。

    能得到百花庄的邀请者,要么颇有才名,要么非富即贵。作为四大府的唯一嫡公子,百花庄自然不敢怠慢赵皓,只是前年之后,赵皓已明确表明不再参加牡丹花会,所以今年未再邀请其参加。

    至于王珏,一向喜武轻文,对于这种附庸风雅的牡丹会一向不感兴趣,今年若不是被人强拉过来,也不会参加,所以并不知赵皓的往事。

    至于赵皓……根本就不可能记得自己的往事。对于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不到十天的他,对什么都好奇,自然也就乐意接受王珏的邀请。

    王珏大喜,急忙道:“既然如此,赵兄若乘轿则太慢,不若与愚兄同乘马车前往?”

    两人并步走向王珏的马车,赵皓的视线不觉停在了边上的一辆装饰极其华美的马车上。

    王珏神色略显尴尬的笑道:“此乃家弟所乘马车,家弟一向羞涩,不愿见人,还望赵兄恕罪。”

    赵皓哈哈一笑:“无妨,无妨。”

    就在他转头的那一刹那,突然见得旁边的马车纱帘被掀开,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庞,然后又迅疾将帘子放下。

    两人登上王珏的马车,马车随着车把式的一声唿哨,徐徐起步。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在江宁的街道上奔驰,四匹白色的骏马步伐一致,保持同速,銮铃随风发出极其悦耳的声音,低垂的帷幄和纱帘在风中飘扬,挂在上面的小风铃也叮咚脆响,春风带着花香透入车内,正是宝马雕车香满路,虽不及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啥的舒适……这个他真没坐过,但是也比的上奔驰宝马了。

    马车出了南门,一路向南,郊外的官道逐渐有点颠簸,赵皓不觉微微闭目,又逐渐进入半睡状态,没办法,身体素质太差,坐个马车也有点晕车。

    等到他醒来之时,百花庄便已到了面前。

    山庄门口之上的烟底金字大匾,上书的“百花庄”三个大字,矫若惊龙,气势磅礴,连赵皓这个写字鬼画符的家伙都暗暗赞叹。落款“清真居士”,赵皓自然也知道这清真居士是谁,一代词人周邦彦,算是这个时代的鸿儒,能得其题字落款,主人自然也非同一般。

    山庄在江宁城城郊二十里之外,依山傍水,占地数百亩,按照苏杭园林风格建造,其中亭台水榭、池塘游鱼、假山怪石,要有尽有,而一望无尽展开的,则是那大片的花草树木。

    百花庄,顾名思义,自然是种满各种奇花异草,春有桃花盛开、牡丹争艳,夏有莲洁如雪、石榴如火,秋有金桂飘香、菊花绽放,即便是在百花凋零的冬天,也有腊梅点点,与那偶尔飘落的雪花共同点缀花庄。

    此时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群芳斗艳,万紫千红,却唯牡丹最为引人注目。那一片富贵气息浓郁的花卉,白的如雪,红的如霞,凌乱了赏花人的眼。

    进了山庄,立即有人相迎,道是庄主在园中百花楼设宴以待,只是容不得许多家人,只能带数人前往。

    于是赵皓和王珏联袂而行,身后跟着赵伝、梁烈以及王府两个家奴,再往后则跟着一个瘦小的公子,默不作声的带着三四个婢女跟在两人的身后,与两人保持着五六步的距离,若即若离。

    虽然王珏的神色有点尴尬,赵皓却是大大咧咧的见怪不怪,因为在那瘦小的公子下车的那一刹那,他只不过惊鸿一瞥便看清了那瘦小公子的一些基本特征。

    皮肤白嫩得能挤出水来,颌下无半点喉结的影子,身姿若弱柳扶风,宽大的衣袍掩饰不住被束过的……胸肌。虽然一身的男装,但是却长得漂亮至极,带着江南水乡女子的清纯柔弱气息,又显露出大家闺秀的大方,让赵皓感觉哪怕真是个男人,恐怕想捡肥皂的也能排起长队。

    这个年代没有大x萌妹之类的生物,那么明显就是个西贝公子。大家心照不宣就罢了,倒也不必尴尬。

    百花楼在山庄的正中,高达五层,而花会的贵宾接待大厅便设在五楼。

    五楼的大厅呈圆形,除了四周一人多高的护栏,并无墙壁和窗子,以方便宾客赏花。而厅中的桌椅皆沿着护栏摆了两排圆形,留下正中的一片空间,铺上了厚厚的锦绣丝毯,又立着一个屏风,屏风之前有瑶琴和琵琶……可歌,可舞,可奏乐器。

    坐在四周护栏旁的雅座之间,可遥望那四周的一片花海,细闻空气中传来的花香,还有那一声声清脆的鸟语,沐浴在习习春风之中,心旷神怡。

    此时的五楼大厅,已有数十人抵达,三五成群,皆是衣着华美,多是少年,也有老成持重的中老年儒生,众人或饮酒闲聊,或赏花,或讨论诗词,没有一个木讷低调之辈。

    百花庄庄主乃是一介大儒,名陆清,约四十多岁,据说是清真居士周邦彦的弟子,颇有才名,在江宁城中的读书人中声望极高,见到王珏等人前来,也只是起身点个头就算见礼了。

    王珏的前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往年都是王府大公子王璹来参加的,今年换来二公子,自然引起了众人的好奇。

    然而,当众人的视线落在了赵皓的身上时,全场竟然引发了一阵窃窃私语声,就连前来迎接的王府管家也傻眼了,甚至包括端坐正中的百花庄主陆清及身旁的几个大儒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如此一来,跟着王珏一起来的那西贝公子反而被众人忽略了,波澜不惊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赵……赵公子,这边请!”那前来迎接的管家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赵皓见众人这般模样,不觉一头雾水。卧槽,老子难道是通缉犯吗,就算病过一场,来得突然了一点,也不必全场这么大的反应啊。

    不过那管家倒是老江湖,脸上的诧异神色一闪即逝,很快就帮赵皓安排了一处醒目而尊贵的位置。

    赵皓大咧咧的坐了下来,赵伝和梁烈则立于其后,两旁的窃窃私语声逐渐传入了他的耳朵。

    “赵家纨绔子居然还来参加牡丹花会,脸皮也挺厚的。”

    “是啊,前年时被郑家三公子一番羞辱,竟然还敢来?”

    “哈哈,我至今还记得前年之时,赵家纨绔子那一笔鬼画符的字,还有那狗屁不通的诗词,被郑家三公子好一番羞辱。”

    “今日好像谢家公子也来了,他是那纨绔子的表兄,多半会帮衬则个。”

    赵皓稍稍整理了一下众人的议论声,心中已是瞬间明了。

    看来百花庄的牡丹会,名为赏花,其实也带着诗词笔会的意味。听他们的议论,前任赵皓在前年的牡丹花会中出了大洋相,便不再参加此会,所以今日贸然随王珏而来,众人才有了各种诧异的表情。

    赵皓本人自然在诗词方面也没什么造诣,不过……有些梗已被穿越者玩烂了,最好不要逼我再玩……赵皓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令表兄谢公子在那边,公子是否要去相见?”旁边的梁烈悄声问道。

    赵皓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见得在离他的东面方向,却有一个蓝衣少年公子,与自己年岁差不多大,正朝这边望来。

    “谢瑜,武力:35;智力:74;速度:16;轻功:15;政治:72;统率:21;健康值:92;对宿主好感度:65。”

    既然姓谢,又说是表兄,那自然便是母亲的亲侄子了,虽然对自己的好感度一般但也不算低,少不得也要前往见礼一番。

    两人寒暄一阵,大致互相问候了一下“舅父舅母身体可好”“姑父姑母安康”之类的话,谢瑜便压低声音,悄声道:“待会姓郑的若是挑衅,弟弟不必搭理,为兄自有计较。”

    赵谢联姻,便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是同进共退。谢瑜未必喜欢赵皓,但却少不得要维护赵府的颜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