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请公子吟诗一首
    赵皓回到座位上之后,主人陆清起身说了一通“承蒙诸位大驾光临蓬荜生辉”之类的客套话,牡丹花会也正式开始。

    众人一通觥筹交错,酒过三巡之后,牡丹花会也到了**。

    百花庄主陆清长身而起,手执酒樽,满面笑容,缓缓的朗声道:“今日牡丹花开最盛,值此盛事,老夫三顾相请,方请得梅花居士出面,为诸位演奏一曲清音。”

    全场瞬间一片静寂,雅雀无声,然后蓦地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欢呼声雷动。

    赵皓满头雾水,不觉疑惑的问向旁边的梁烈:“梅林居士是甚么人,很牛逼吗?”

    梁烈被他乍的一问,当即露出一副无辜的神色,拼命的摇起头来。

    “梅林居士,琴技名满江南。三年前,清真居士曾闻其一曲,惊为天籁绝音,自此梅林居士声名日盛,只是其生性淡泊,江宁城中以得其一曲为荣,然不惜千金求之而不得。”

    回答他的居然是赵伝。

    赵皓点了点头,心头却暗自纳罕。我去,云叔虽然是大盗出身,倒也挺八卦的,这种娱乐新闻知道的不少。

    “诸位官人公子,梅林这厢有礼!”清清冷冷的声音从东南角传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只见东南角挂起了一道长长的丝缎帷幔,好似一道丝墙,那清冷而柔柔的声音,便是从从帷幔之后传来,朦胧的丝幔之后,一道窈窕的身影盈盈而拜。

    指尖轻挑,琴音叮的一声划空而起,全场瞬间一片静寂,再无一人发声,连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琴音淙淙而起。刹那间,人已置身牡丹花丛中,朵朵花卉正绽开花瓣,白的如雪,红的如霞,嫩嫩的花蕊之间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春光明媚,春风习习,彩蝶绕花翩翩而飞,行走花间只觉衣袂飞扬;正心旷神怡之间,突然花中突然有美一人,飘然流雪,袖舞流云,人面牡丹相映红,此人只应天上有,何时翩翩降人间……风光旖旎之时,琴音突然又是一转,清逸飘洒,自在飞扬,如碧空万里间的一缕絮云,如春江花月夜的一曲渔歌,如雨后初晴的一抹彩虹,洁白,清新,空灵……

    一曲终了,整个大厅之中的众人皆为琴音所醉,悄声静然,如入梦中,无人敢发出半点声响,似乎生怕打破这由琴音所营造的绝美气氛。

    “琴心如玉,举世无双!”

    百花庄主陆清腾身而起,由衷的发出赞叹。

    陆清话音刚落,全场如梦初醒,掌声雷动。

    卧槽,真特么绝了,这要在后世,绝对是音乐界的执耳者!

    赵皓也忍不住赞叹,抬起头来时,只见那丝幔之后,已立起一个白色的窈窕身影,抱琴转身而去。

    赵皓正要回头,突然心头又是一动,他发现那女子走路极慢极慢,而且步履不稳,似乎走快了便会摔倒似的。

    梅林居士离去,宴会的气氛逐渐变得热闹起来,逐渐又走向了诗会的风格。只见得到处一片觥筹交错,行酒令,品诗词,赏牡丹,又有歌姬弹琴歌舞一曲,好不热闹。

    那些文人士子聊到诗兴渐浓之时,不知在谁的倡议之下,竟然以牡丹为题斗起诗来。开始只是小范围的斗诗,闹到后面,陆清索性站出来,让厅中众人以牡丹为题,有意者可留大作,或诗,或词,或赋,再让大家赏鉴。

    陆清的旁边,坐着一干江宁大儒,大都已过而立之年,一面饮着美酒,一面品评诗词。摆在他们面前的,都是从各桌送过来的新作。

    今日的诗词之作以年轻人为主,质量并不高,看得陆清微微皱眉,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有几首质量较高的,令他开怀。

    此时他正和几个大儒在一旁谈笑,真正好的诗词已经出来了,后面估计也难有佳作,两人便在议论这些上佳的诗词。

    “三春堪奇牡丹蕊,半倚朱栏彩蝶回。此花开后万花黯,更待来年春时归……陆公,郑家虽托皇后之福而盛,但是却也人才济济,大公子郑宁才华横溢,早入国子监,这三公子郑玉虽然为人张扬狂傲,诗词功底倒也不错,听说来年亦将入太学就读,前途无量也。”

    陆清微微一笑,拿起一首道:“郑玉之作虽然不错,不过品性似乎差了点……比起谢瑜公子的佳作,终究差几分火候,听说谢瑜三月之后将入太学,此作已果然非同凡响。你看……鸢飞草长牡丹盛,飞尽繁花。浓翠莺啼,驿路桥边卖酒家。相约携手寻芳去,满引流霞。往事蹉跎,犹喜潘郎鬓未华……此一曲‘丑奴儿’是否更佳?”

    众人一边品评诗作,一边闲聊,不时有新送来的诗词,分成几份由众人传看品鉴。好的诗作依旧有,但是若要超过谢瑜的那首《丑奴儿》,恐怕还是要差点水准。

    “咦~”陆清突然发出一声轻呼,引得众人纷纷朝他手中的诗作望去。

    “春日晚,数点杏钿香浅。恻恻轻寒风翦翦,锦屏春梦远。稚柳堆烟娇软,花影暗藏深院。初试轻衫并画扇,牡丹红未展……这曲‘谒金门’乃何人所作……香雪居士是何人?”

    众人细细鉴赏那词,均觉意境甚雅,婉约清新,的确是词中上佳之作,不觉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

    有家奴悄悄的走了近来,在陆清的耳朵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陆清脸上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是王家的女公子……倒也是算个奇女子,怪不得满城公子王孙梦寐以求而不得,恐怕终非池中之物。”

    陆清这一赞叹,众儒生纷纷会意,不觉朝王珏的身旁望去。

    此时的王珏,已然成了宴会中炙手可热的人物,不时有少年公子前往敬酒搭讪,其中包括谢瑜、郑玉等人。

    在王钰的对面,端坐着一名紫衣小公子,以折扇半掩面,轻轻的慢慢的小酌着杯中的清酒,眼观鼻,鼻观心,对环绕在王珏身旁的众人视若不见,始终就未正眼看过任何一人。

    只是,大厅内的众人逐渐识破了她的身份,那些前来搭讪的少年,多半都是冲她而来。

    “这位兄台,相见便是有缘,在下郑玉,不知可否敬兄台一杯?”

    “……”

    郑家三公子郑玉,生得唇红齿白,相貌堂堂,虽然才气不及其兄郑宁,却也在江宁文坛中也有一席之地。年少多金,仪表堂堂,门户显赫,文采盎然,典型的高富帅加强版,不知迷倒了多少江宁少女。

    只是在那女扮男装的紫衣少女面前似乎行不通,郑玉端着酒杯硬生生的站了一炷香的时间都未得到半点回应,倒是王珏过意不去,打了个哈哈与郑玉对饮了一杯,打发郑玉走人。

    “这位兄台相貌不凡,不知是王兄何人,可否引荐?”

    比起郑玉,谢瑜不但各方面都不相让,而且多了三分才气,行事也要比郑玉老成许多。他采取的是曲线救国的路线,悄声请王珏引荐,只是最终依旧遭到无情的拒绝,不过终究不显山不露水,不失面子。

    郑玉和谢瑜两人,各方面已算是厅中少年中的佼佼者,他们两人尚且受如此冷遇,其他人自是不必说在,众人皆乘兴而来,怏怏而归。

    此时,诗会已告一段落,评选出三首绝佳诗词——郑玉的《赏牡丹》,谢瑜的《丑奴儿》,香雪居士的《谒金门》。

    由陆清等三位大儒亲自用宣纸重新抄写,悬挂于大厅之中的屏风之上,供众人赏评。

    众人摇头晃脑一番吟读之后,纷纷赞叹,自愧不如。尤其是有人打听得“香雪居士”的身份之后,更是一阵哗然,望向王珏身旁的眼神,又浓烈的几分。

    赵皓自进入大厅以来,开始还好奇的东张西望,又凭栏观赏了一番庄内的奇花异草和明媚春光,再后来梅林居士的琴音以及几个歌姬的莺歌燕舞,都让他很是感兴趣。然而,等到牡丹花会进入诗会模式之后,赵皓便觉得索然无味,甚至无聊。

    一个个摇头晃脑的拖着长调吟唱着华丽的句子,边上一群傻子跟着叫好……那场面,就像小时候农村里的唱丧一样,看起来要多傻逼有多傻逼,看得赵皓的尴尬癌都犯了,所以索性闭上眼睛养神,与大厅内的格调完全格格不入。

    这一幕,不经意之间便落入了郑玉的眼帘之中——两年前他便率众羞辱过赵皓一次,今日本来已被江宁第一美人吸引走了注意力,但是受了冷遇之后不觉又将视线落到了赵皓的这一边。

    郑玉冷冷一笑,招手让身边的家奴靠近,悄悄的吩咐了几句,那家奴便应诺而去。

    “江宁城四大府,各有佳作入选,独独差了赵府……今日难得赵公子驾临,不若请赵公子留下一首牡丹诗词,凑齐四大府之佳作,也让我等他日说起,与有荣焉哪。”

    赵皓正闭目养神,头脑里一片昏昏沉沉,突然听得“赵公子”三个字,不觉一激灵,细细听清了那人的话。

    就在赵皓正凌乱间,已有不少人随声附和。

    “不错,若是江宁四大府齐留吟诵牡丹之佳作,日后必成一场佳话。”

    “赵公子乃宗室公子,官家血脉,其作必佳。”

    ……

    卧槽!

    ps:好吧,不是作者不努力更新,而是作者不愿意加入2000字党……按照老鸟作者的做法,新书期都是2000字一张,一天两章4000字,一周不到3万字,还美其名曰每日双更。作者虽然木有每天双更,但一周更新了4万多字啊……

    新书期的规矩便是不宜多更,请大家谅解……顺便说下,今晚19点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