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如人半醉
    此刻的赵皓,心中有千万只***奔腾而过,又有万千句妈卖批要讲,脸上却不动神色,嘴角反而流露出了一丝冷笑。

    从众人刚才的议论声,恐怕两年前,真正的赵皓必是受过一阵羞辱的。宋人重文抑武,这种在上的羞辱,就算是宗室子弟,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还击,若是动了暴力,便是有辱斯文,成为笑话。

    虽然念在赵皓的宗室身份,场内大部分人并未掺合,只有少部分谄媚郑家者在一个劲的推波助澜,但是却依旧声势不小。那些中立者,同样也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甚至抱着阴暗的心理,毕竟能让赵府的唯一嫡公子、宗室子弟赵皓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也算是一件长久的酒后谈资。

    这时,郑玉也缓缓的站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说道:“两年前,赵兄已扬言不再参加百花庄的牡丹花会,今日却不请自来,想必是文章诗词功底突飞猛进,欲在花会上一鸣惊人,今日赵兄若不留下佳作,恐怕就是看不起在场的诸位了。”

    话音刚落,立即又有无数人起哄附和。

    这时,不远处的谢瑜和王珏都不觉微微变了脸色。谢瑜是觉得赵皓若丢了脸,姑母脸上须不好看,谢家也跟着失了颜面,而王珏却已将赵皓当做至交好友,自然心中极度不爽。就连王珏旁边的那紫衣女公子,脸上也露出不忿的神色,虽然她对赵皓并无太多好感,却也见不得郑玉如此咄咄逼人。

    “且慢!”谢瑜蓦地腾身而起,高声喊道,将众人的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赵谢一家,荣辱与共,谢家即赵家,赵家即谢家,表弟大病初愈,身体不佳,不若让在下为表弟作词一首,以凑齐四大家之数?”

    郑玉似乎早已料到了谢瑜这一招,哈哈笑道:“非也,非也,赵家自姓赵,谢家自姓谢,赵兄乃宗室子弟,谢兄岂可越俎代庖?”

    这话往深了想,却是有点扎心,毕竟宗室子弟关乎官家的颜面,说得谢瑜竟然一时也无言以对。

    这时,陆清也看不过去了,刚刚站起身来想要说什么,却听郑玉已抢先道:“陆公不必多言,我适才观赵兄正在闭目吟诵,必是已胸有成竹,岂可错失赵兄之佳作?”

    陆清:“……”

    陆清虽然算是江宁大儒,表面上一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做派,但是其实心中终究多少带着一点功利之心,四大府其实他一个都不愿得罪。

    刹那间,场内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赵皓的身上,一如两年前。

    却听郑玉又哈哈笑道:“两年前,赵兄曾凭一曲绝句,震惊四座,闻名江宁。愚弟至今记忆犹新……一枝牡丹红彤彤,花下枝叶绿葱葱。我欲摘去送娇娘,换得一夜风流共。”

    哈哈哈~

    四周的众人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那紫衣小公子更是转过头去,啐了一口。

    我去~这特么明摆着是绝世好词啊……不会开车的老司机不是好诗人,你们会欣赏个毛毛啊,只会满纸的春啊花啊愁啊怨啊的不知所谓,听得老子都起鸡皮疙瘩了,哪像这首绝世好词一般,通俗易懂,风流旖旎……

    见得赵皓不语,郑玉更加肆无忌惮,大笑道:“当年赵兄的一手好字,也是名动江宁啊,哈哈哈……”

    看来原主不但诗词功底不咋的,书法更是惨不忍睹……不过自己也不擅长毛笔字,真要写恐怕也要出洋相了。

    望着郑玉那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的神情,赵皓只觉牙齿痒痒的,恨不得一拳将他走倒,然后用鞋底子量他的脸。

    此刻,赵皓的心中已然抓狂了,一句妈卖批憋在心中已久……妈卖批的,抄诗词这么烂的梗都被穿越者玩烂了,老子好歹也是读过小学的,非得逼老子玩一次么!

    终于,赵皓脸上露出诡异一丝的笑容,淡淡的说了一句:“拿笔来!”

    郑玉呆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诡异的神情,有嘲笑,有快意,有鄙夷……

    场内的众人,也沉静了下来,不少人露出怜悯和同情的神色,两年前的那场闹剧,在场的不少人都亲眼见证过,如今只觉故事又要重演。

    谢瑜满脸苦笑和羞恼,默默的转过了头去。

    王珏终于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觉一阵懊恼:“今日带赵兄来,反而让他难堪,我岂能坐视不管?”

    王珏一拍桌子,便要站起来为赵皓出头,却被一旁的紫衣女公子拉住:“兄长不必急躁,此种事情,恐怕兄长也帮不了甚么,不若静观其变。”

    说话间,已有人在屏风前的一张方桌上,铺上上好的宣纸,准备好笔墨。

    在一群人或幸灾乐祸,或怜悯同情的神情之中,赵皓大步向前,走到方桌之前。

    “消耗1000功德值,兑换毛笔书法初级技能书一本,永久有效。”

    “使用毛笔书法初级技能书一本,宿主的书法能力提升至初级。”

    赵皓只觉右手从肩膀开始,一股暖流缓缓流下,一直到指尖停下,感觉双手已变得有力和灵动了一些。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起了桌上的毛笔,手上涌现出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就像当初爱打篮球的他初次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篮球,跃跃欲试。

    紧接着,他顺手自然的将毛笔笔锋浸入了墨汁当中。这时,谢瑜、郑玉等人已经跟了上来。

    不知为何,赵皓的眼神突然莫名其妙的朝王珏身边的紫衣女公子望了一眼……装逼,打敌脸,若是在美女面前,尤其是该美女还是仇敌的女神,这将是何等的快意!

    毛笔在墨汁中蘸了几秒钟,赵皓毅然提起,刷刷朝宣纸落下,淡淡的笑道:“难得郑兄与诸位如此盛情,小弟恭敬不如从命,只好献丑了。”

    目光望着那女公子的方向,毛笔已然龙飞凤舞起来,又如同行云流水,很快便写了两行字——词牌名加首行五字。边上的人看着,片刻之后,已帮忙将写了的两行字念了出来。

    “贺新郎……晓雾须收霁。”

    第一句刚出,谢瑜脸上难堪的神色已然缓和了下来,而郑玉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心头涌出一股不祥的感觉。

    这贺新郎的第一句,算不得绝佳之句,却也碾压了今晚的不少诗词之作。

    尤其是那两行草书,矫若惊龙,气势磅礴,竟然颇有王右军之风。光这书法的功底,恐怕已足以与陆清等大儒有的一拼,连谢瑜已稍稍有所不如,郑玉更是差了些。

    这还是两年前的那个用鬼画符一般的书法,写着狗屁不通的打油诗的赵府纨绔子么?

    赵皓似乎对自己的书法也颇为满意,虽然说是初级,这书**底还真不错,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写的。

    原本正沉吟不语的陆清等人,也纷纷站立起来,走到了书桌附近,立在赵皓的身后。

    接下来,精神大振的谢瑜,用一种极其清朗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将赵皓的词句念出来传播到整个大厅之内。

    赵皓继续奋笔疾书。

    “牡丹花、如人半醉,抬头不起。雪炼作冰冰作水……”

    又是一行龙飞凤舞、力透纸背的笔迹,随着谢瑜的声音吟出,全场一阵哗然,陆清等大儒脸上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好!”陆清率先脱口而出,那是发自肺腑的喝彩声。

    如此佳句,只凭一句,便已足以与谢、王两人的佳作媲美,风头盖过郑玉的那首《赏牡丹》!

    刹那间,郑玉的脸色已然涨成了猪肝色,嘴巴微张,满脸惊讶至极的神色。

    他的诗词功底也不浅,自然已知对手光凭这一句佳句,便已碾压了自己。

    郑、赵两家,同为皇亲国戚,又在生意上存在冲突,一直明争暗斗,再加上听得昨日赵皓曾羞辱郑峰,到自己赌馆捣乱,使得郑玉在见到赵皓那一刻起,便已想着如何羞辱赵皓一番,一如两年前。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那个如同白痴般的废柴宗室公子,竟然犹如神助,反过来要将他羞辱一番。

    “牡丹花、如人半醉,抬头不起……真绝句也!”紫衣女公子轻念着这句诗词,发出由衷的赞叹。

    一旁的王珏,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提起面前的酒壶,斟上满满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好酒,好酒,哈哈……”

    “贺新郎

    晓雾须收霁。

    牡丹花、如人半醉,抬头不起。

    雪炼作冰冰作水。

    十朵未开三四。又加以、风禁雨制。

    只是东吴春色盛,尽移根、换叶分黄紫。

    所贵者,称姚魏。”

    上阙已成,清新婉约,句句皆是精雕细琢的佳句,绝不输于今晚的任何一首诗词,比起郑玉的《赏牡丹》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下阙不走打油诗路线,妥妥的前三之作。

    著名词人、金丹派南宗创始人葛长卿,生于1194年(距此时76年之后),幼聪慧,谙九经,能诗词,善书画吗,才华横溢、著作甚丰。

    这曲吟诵牡丹的《贺新郎》,也算是其代表作之一,虽然比不得苏轼、辛弃疾、李清照等诗词名家留下的千古绝唱,但是碾压在场的儒生文士,自然是毫无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