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其间一种尤姝丽(求推荐票)
    整个大厅里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这首词,虽然算是好词,终究算不得千古绝唱,若是谢瑜或者大厅内的一些大儒所写,最多只是惊艳和赞叹。

    但是,这首词却是赵皓所写。

    很多人都还记得,两年前,赵皓那一笔鬼画符般的书法,那一首不堪入目的打油诗,还有被郑玉百般羞辱的表情。

    时隔两年,不但写得一手好字,还淫得一手好湿……嗯,吟得一首好诗。

    虽说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可三国的吴下阿蒙可是刻苦学习而成,而赵家纨绔子两年来莫说头悬梁锥刺股啥的,根本就一直保持着纨绔气息,每日寻花问柳、欺男霸女,恶名在外……行善也只是昨日才开始,鲜为人知。

    赵皓停下了笔,视线转向王珏的方向,只见那紫衣女公子依旧摇着折扇,遮住半边脸庞,正饶有兴趣的望着这边,见到他的视线扫来,又将头偏向一边。

    赵皓微微一笑,继续奋笔疾书……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想到自己也会写出这么一首好字,就像当年初学会溜冰一般,满场溜得疯转。

    “其间一种尤姝丽。”

    谢瑜刚刚读出最新的一句,厅内已有人露出疑惑的神色。

    赵皓再次搁笔,缓缓起身,视线肆无忌惮的朝紫衣女公子望去,此刻终于吸引了谢瑜、郑玉、陆清等人的注意力,纷纷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紫衣似绛,人洁如玉!

    赵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浓浓的饱蘸墨汁,继续挥毫而就。

    刷刷刷!

    “似佳人、素罗裙在,碧罗衫底。”

    “中有一花边两蕊。”

    这句一出,全场议论纷纷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某处。

    那紫衣女公子也似乎明白了过来,瞬间脸色变得红彤彤的起来,蓦地将折扇遮住了整个脸庞,只露出一双墨玉般的眼睛。

    该死,这纨绔子如此大胆……

    “小姐,为何大火都在看你。”边上的两个婢女似乎也感觉不对,不解的问道。

    “此间的人都有疯病……”

    虽然折扇掩面,那人脸红如霞,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躲又无处躲,只恨不得一跺脚走了。

    这纨绔子,果然就不是好人,本姑娘没招谁没惹谁,恁地就被他缠上了?

    “其间一种尤姝丽。似佳人……”

    用得着你说“似佳人”,傻子都看得出来本姑娘男扮女装……

    王珏摇摇头,苦笑道:“赵兄呐赵兄……倒是有心,只是……”

    “恰似妆成小字。

    看不足、如何可比。

    白玉杯将青玉绿,据晴香、暖艳还如此。

    微笑道,有些是。”

    那最后一个“是”字写完,安静中,陆清发出一声叹息:“好词……”

    赵皓搁下笔,朝陆清深深一揖:“陆公谬赞了,在下虽有进步,终究才疏学浅,自愧弗如郑兄等大才。承蒙陆公盛情款待,他日若得空,还请光临寒舍一坐,今日就此别过!”

    然后又朝谢瑜点了点头,回头走到王珏身前,朝王珏施礼道“愚弟先行一步”,又朝紫衣女公子作了个揖:“唐突佳人,还请恕罪!”

    说完,带着赵伝和梁烈快步离去……装了逼,自然要深藏功与名,这才是最含蓄最有效果的打脸,不给对手一点还击的机会。

    最关键的是……抄后人的诗词装逼并不是一件很地道的事情,倘若要他再来一首,或者来个诗词讨论啥的,怕是会露陷。

    背后,那紫衣女公子终于回过神来,望着那赵皓那孱弱的背影,轻咬红唇,微微一跺脚,气呼呼的骂道:“此人就是个失心疯,如此无礼!”

    等到赵皓的背影消失在五楼的楼梯口,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一时间大厅内议论纷纷。

    这词句上半阙以细腻婉约的笔法,刻画了牡丹的娇媚艳丽,点明了主题,下半阙单表一枝,却似意有所指,令人遐想。

    此词若是出自周邦彦等大儒,哪怕是出自陆清等人之手,都只能惹得一片赞美之词,然而此时却出自一个被众人视作废柴般的纨绔子之手,却是打了众人个措手不及,不敢相信。

    谢瑜率先回过神来,虽然心底终究有点酸酸的,但还是露出会心的微笑,他小心翼翼的将桌上的宣纸拿了起来,轻轻的抖了两下,又仔细了一遍,这才恭恭敬敬的递给陆清。

    陆清仔细品味着宣纸上的词句,又叹息了一声:“士别两年,今非昔比……后生可畏呐!”

    郑玉呆呆的望着赵皓消失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他方才说了那些羞辱赵皓的话,却被赵皓一首词直接打脸,连同两年前他对赵皓的羞辱一并还了回来,成了今日牡丹花会上最大的笑话。

    尤其是,他见得王家的女公子前来,一门心思早已系在伊人身上……老祖宗说了,娶得王家女,便是大功一件。只是那女公子却冷若冰霜,幸得并非对他一人,然而谢瑜的诗作在他之上,不由得心中愤愤不平起来,于是便将矛头对准了赵皓。

    原因有三:其一,赵谢一家,羞辱了赵皓,也等于贬低了谢瑜;其二,今日出门时,便已得知赵皓接连羞辱了二兄郑峰两次,欲报家仇;其三,赵皓和王珏兄妹一行同来,令他极为不爽。

    只是,最终不但羞辱了自己,还被赵皓华丽丽的借机挑逗了他心目中的女神……

    *****************

    等到赵皓坐着暖轿回到江宁城内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大街上已竖起了一盏盏灯笼。

    尤其是那些青楼妓寨,更是灯火辉煌,大红灯笼高高挂,门庭若市,停满了暖轿和马车。

    赵皓让轿夫将脚步放慢,掀开轿帘,一路欣赏着这座九百年前的江南最繁华的城池的夜景,心情特别的舒畅。

    梁烈见得赵皓那副悠然的模样,不觉微微心焦,急声道:“公子,大官人和夫人出门前特意叮嘱日落前须回府,如今天色已晚,不若抄小道趁早回府,免得大官人和夫人担心。”

    赵皓微微点了点头,毕竟那便宜父母还真是把自己当做亲儿子,这回晚了少不了要焦心半天,终究是过意不去。

    于是一行人穿街走巷,一路紧赶慢赶的往城南方向奔去。

    暖轿外,梁烈正与一群未能得入百花楼的家奴们在眉飞色舞的神侃,说那郑玉如何步步紧逼,咄咄逼人,胁迫公子写诗,边上一群腌臜儒生们又如何起哄和奚落,最后公子如何写得一笔好字,如何洋洋洒洒写了一首好诗,郑玉等人如何一脸的懵逼,陆清等大儒们又如何的赞赏云云,听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梁哥,你可说得是真的?公子若如此厉害,那公子还是公子吗?”边上一名家奴小声的问道。

    声音虽小,暖轿里的赵皓依旧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禁一阵暗暗心惊,我去……昨天变身赌神,今日化身诗圣……特么的会不会把老子当妖孽,然后被人切片了……好像是有点玩得跳脱了……

    梁烈明显也怔住了,许久才低声期期艾艾的说道:“依我看啊,公子这是大难不死……后福来了……公子是贵人,说不得是有神灵相助,否则公子如何像换了个人似的。”

    就在他期期艾艾的声音中,赵皓心中一动,已有了应对之策。

    这年头,只要自己不是长出个狐狸尾巴,生出一张鬼脸,变身月夜狼人啥的,被切片的可能性不大,世人对于未知事物信仰鬼神的还是多一点……更何况,放在谢芸和赵士盉夫妇那里,有人敢说他们当做命根子一般的宝贝儿子是妖,估计谢芸先得把那挑事的人切片了。

    心中释然之后,赵皓又闭目养神起来……41点的健康值,身体虚的很,一安静下来就想打瞌睡。

    叮~当~当~

    “快,追上去,后退者斩!”

    “啊~”

    一阵急剧而杂乱的脚步声和金铁交鸣声突然在前方响起,同时伴随着喊杀声和惨叫声,惊得赵皓蓦地睁开双眼。

    “停!”赵伝一声低吼,身旁的众人立即齐齐停住了脚步,甚至由于停得太急,还把赵皓颠了一下。

    赵皓勉强坐稳身子,掀开轿帘,便见得赵伝飞身下马,从腰间抽出利剑,飞也似的朝前面街道口狂奔而去,如同一只猎豹一般,转眼间便已消失在街道口,那速度怕是不比刘翔慢。

    就在赵皓望向街道口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一排排身着玄色劲装的汉子,提着清一色的利刃,如同潮水一般从街道口蜂拥而过。

    卧槽~九百年前的烟社会大火并?好像很嚣张的样子……

    不一会,赵伝又飞身疾奔而回,停在赵皓的暖轿之前急声道:“盐帮办事,出动了不少人,怕是非同寻常,公子安危要紧,不若绕道避之?”

    盐帮?

    赵皓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ps:周一冲新书榜,求推荐票,新书期间,请大家动动手指,不吝投票,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