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召唤猛将
    一条上百米长的巷子被围得水泄不通,巷道两边挤满了盐帮帮众。

    前排以三排手执利刃者,后面两排弩阵,一把把大弩平端了起来,一枝枝弩箭闪着森冷的光芒瞄准了正中的三人。

    包围圈正中,方七佛那魁梧的身躯显得十分显然,只见他左手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提着一人的衣领,右手执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刀架在那人的脖颈上。

    在他的身旁,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中等身材,生得一张方脸,双眼炯炯有神,满脸络腮胡须,稳重而严肃,立在方七佛和另外一名黄脸汉子中间,似乎是三人之中的领头者。

    而在络腮胡子的旁边的那名黄脸汉子,也生的极其精悍雄壮,显得颇有勇力。

    “盐匪越来越多,又有弩阵,恐怕冲不出去了。”黄脸汉子望着巷道前后密密麻麻的盐帮帮众,急声道。

    方七佛冷声道:“姓杨的在我等手上,不信他们敢放箭!”

    络腮胡子微微摇了摇头,沉声道:“盐帮行事一向狠辣,姓杨的不过一介堂主,恐怕未必会因此就范。”

    话音未落,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诸位兄弟,你等屡次劫掠老官人的药引,老官人已视诸位为肉中刺、眼中钉,我区区一个堂主算得甚么?不若放了小的,束手就降,老官人哪里我去给诸位说几句好话,想那老官人必不会为难诸位。否则,恐怕我等均会被乱箭射杀,同归于尽。”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方七佛手中提着的盐帮堂主杨旋。

    黄脸汉子闻言勃然大怒,恶狠狠地踢了杨旋一脚:“给老子闭嘴!”,痛得杨旋直呼呼不已。

    方七佛咬牙道:“哥哥,事已至此,不若强行冲杀出一条血路,愚弟舍命也要护送哥哥出去!”

    络腮胡子望了望两头戒备森严的盐帮帮众,苦笑着摇头道:“愚兄武艺平庸,成了拖累,七佛和貌弟不必管愚兄,可直接杀出,他日再寻郑老鬼报仇……否则恐怕一个都冲不出去,连仇都没法报了。”

    两人神色大变,齐声道:“岂敢扔下哥哥,若不同生,便同战死在此地!”

    络腮胡子神色一凛,随即大笑:“得此义气兄弟,夫复何求,既然如此,便同杀出去!”

    三人大笑,齐齐举起长刀,挟持着杨旋,作势便要强行冲杀出去。

    呼啦啦~

    两旁的盐帮帮众大惊,纷纷后退了半步,如临大敌。

    “贼子要强冲,速速禀报阴帮主!”有人急声道。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传入了方七佛的耳朵中。

    “方兄,在否,我乃赵皓。”

    刹那间,方七佛手中的长刀停在半空中,全身如同石化一般,失声道:“公子何在?”

    身旁两人见得他有异样,也纷纷停住了脚步。

    巷子外的街道上,赵皓仍旧缠着阴义周旋,听到方七佛那边传来的“公子何在”四个字,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暗爽。

    卧了个槽,这哪是传音符,简直就是加强版的对讲机!不但信号距离可达十里,而且传音者根本不用发声,只需在心中传话即可。

    只是限定通话时间十分钟而已。

    “我在兄长三百步之外,特来救兄长,兄长不必惊慌,待得贼匪乱起,便趁乱往北面杀出,休得管其他。”

    方七佛已恢复了镇定,压低声音道:“多谢公子搭救之恩,全凭公子吩咐。”

    心头却是一阵大骇:“这赵公子看起来弱不禁风,居然会传音入密的功夫。此等功夫,只曾听过传闻,想不到今日终得一见,赵公子居然如此深不可测……”

    只是他没想明白的是,就算赵皓会传音入密的功夫,但也得他也会这门功夫才能双向通话,为何对方居然能在三百步外隔着乱哄哄的人群听得到他的说话。

    原本正和赵皓聊得甚欢的盐帮帮主阴义,心中终于有点不耐烦了,这赵公子真能侃得,有一搭没一搭的从江宁那一家酒楼菜味道最佳,聊到秦淮河畔哪家青楼的姑娘活儿最好,又问他娶了几个小妾,生了几个儿女,在哪入学……

    终于,赵皓停止了神吹海侃,如梦初醒一般,拍头笑道:“我与阴兄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相谈甚欢,却忘了阴兄在办正事……今日到此为止,来日再与阴兄好好一聚,与阴兄把酒言欢,痛饮三日!”

    阴义擦了一把冷汗,急声道:“好,好,承蒙公子如此厚爱,岂敢不从命。”

    赵皓微微一笑,对阴义一拱手:“阴兄,再会!”

    阴义也急忙还礼道:“公子慢走!”

    赵皓依依不舍的登上了暖轿,阴义这才转过身去,走向巷口。

    “阴兄,他日得空,带妻儿到寒舍小坐,切记,切记!”

    一阵声音从阴义背后传来,阴义蓦地回头,见得赵皓正在朝他用力的挥着手,满脸灿烂的笑容,语气更是情真意切。

    这一刻,阴义也激动起来了,不管如何,他毕竟只是一个草莽之徒,就算是郑安也不过把他当做一条狗而已,何曾被那些大家望族之人放在眼里,如今赵皓作为堂堂宗室公子,居然如此看重,叫他如何能淡定。

    就在此时,一道烟影如同自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他身后……

    只见那人烟面虬髯,身材极其魁梧雄壮,身着一袭破旧的烟衫,胸口半敞着露出块块隆起的胸肌和茂密的胸毛,手提一柄数十斤的大烟刀。

    武圣关二爷的跟班周仓!

    几个盐帮帮众刹那间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竟然忘了提醒阴义注意。

    阴义回头朝赵皓奋力挥手,朗声道:“公子相约,阴义敢不……”

    话未说完,他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杀气传来,那透骨的冰寒令他一个激灵,说时迟那时快,惯匪出身的阴义下意识的就地一个懒驴打滚。

    咯~

    烟色的春秋大刀狠狠的劈在青石板地面,只见得火星四溅,两块青石板被劈得四分五裂,那森寒的刀刃离阴义只差一个指头的距离,碎石飞溅到他的脸上,其中一颗小石子击在他的眼角上,差点没当场去掉一只招子。

    握了个大草,这样居然都没干掉那货!白瞎了老子好一场表演!

    赵皓心头只觉千万只***奔腾而过,恨得牙痒痒的,只差没跳下暖轿上去补一刀了。

    呼~

    阴义惊得魂飞魄散,顾不上满脸的疼痛,接连几个打滚,然后一个腾身而起。

    刚刚拔出腰中的单刀,那一道寒光如同天外飞仙一般,已破空而至,惊得阴义不及站稳身子,便仓皇举刀招架。

    当~

    金铁交鸣,火星四溅,阴义只觉一股千斤巨力随着他的臂膀涌入全身,胸口如遭重锤一般,连人带刀连连后退六七步,仰后摔倒在地,胸口气血翻腾。

    周仓以千斤巨力著称,阴义胜在敏捷,仓促之间哪里经得起周仓那石破天惊一击,一时间吃了大亏。

    数名盐帮帮众如梦初醒,提着长刀朝周仓围了上来。

    烟色的春秋大刀再次舞起,只见得寒光闪过,一名盐帮帮众被劈成两半,鲜血喷洒了一地,紧接着又接连有两名盐帮帮众被砍翻。

    赵皓见此情形,便知想干掉阴义已不可能,当即在脑海下达指令:“全力攻杀巷口盐帮帮众!”

    那周仓二话不说,舍弃了面前的几名盐帮帮众,提着烟色长刀如同旋风一般朝巷口的盐帮帮众们扑杀了过去。

    赵皓不再犹豫,当即再次释放5只鬣狗在巷道的另外一头。

    武力83的周仓,提着数十斤的烟色长刀,恶狠狠地扑杀进了巷口的盐帮帮众,那一片刀光血雨之中,众盐帮帮众瞬间大乱。

    而此时对面的盐帮帮众尚在监视方七佛等人,不知对面发生什么事,在他们背后突然响起一阵奇特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声。

    鬣狗的攻击力在猛兽类并不算很强,但是其吼声却是猛兽中最为恐怖之一,带着浓浓的嗜血和残忍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呼呼呼~

    五只收到全力攻击的命令的鬣狗,疯狂的冲进了人群之中,展开了疯狂而残忍的攻击。

    啊~

    一名盐帮帮众发出一声短暂的嘶声裂肺的惨叫声,然后声音便戛然而止,脖颈已被一只疯了一般的鬣狗咬住,鲜血喷涌而出。

    紧接着,又有数名猝不及防的盐帮帮众被鬣狗扑到在地,发出惊恐至极的惨叫声。

    “天哪,这是什么鬼!”

    “杀,砍了它们!”

    人群之中哗然大乱。

    嗤嗤嗤~

    就在此时,从巷子旁边的屋顶上,突然如同闪电一般射出数道寒光,射向那些手执强弩的盐帮帮众。

    铜钱镖!

    刹那间,数名弩箭手被射中眼睛,痛得扔下手中的弩箭,捂住眼睛大叫。

    咻咻咻~

    那些弩箭手显然不愿意坐以待毙,纷纷举弩向屋顶上施射,数十枝弩箭激射而出,如同流星一般射向屋顶。

    非但众盐匪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手忙脚乱,就是方七佛等人一时也愣住了。

    不过只是一瞬间,方七佛便已反应过来,厉声吼道:“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只见他一手提着盐帮堂主杨旋为盾,一手提着钢刀,率先朝混乱不堪的盐匪们冲杀而去。

    刀光舞起,血光崩现!

    武力97的猛将,没有了弩箭的威胁,岂是土鸡瓦狗所能抵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