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不该救的人
    安排完毕之后,赵皓终究不敢过多停留,万一阴义那小子发现自己坑了他,然后狂怒之下失去理智,来个狗急跳墙,自己这十几个家奴可不是穷凶极恶的盐匪们的对手。

    方七佛97的武力,经过这一通捣乱,想要脱身应该无虞,赵伝高来高去的基本不会有危险,至于周仓和5只鬣狗,却是有使用时间的,一到时间自动灰飞烟灭,不管也罢。

    当下赵皓连暖轿都不坐了,直接上了那原本用来装钱现已空出来的马车,虽然远远不如暖轿舒服,却是要快得多。

    一行人飞速的离开了正在激战不休的街道,左转右转,终于到了城南,眼看离赵府只有三四条街便到了,赵皓那41的健康值被马车颠簸得头晕眼花,急忙令停下马车,再次登上了暖轿。

    赵府已不远,一行人也放慢了速度,不紧不慢的朝赵府方向而去。

    穿越了两条街,眼看即将出第三条街的街口,突然从街口哗啦啦冲出三条烟影,飞也似的朝这边飞奔而来,转眼之间便已从一行人身旁掠过,如同旋风一般。

    “兀那腌臜泼皮,赶着去奔丧啊!”梁烈被其中一人微微撞了一下,忍不住怒声骂道。

    那三条烟影原本已然冲了过去,其中一人听到叫骂声,不禁回头望了一眼,突然叫了一声“停”。

    三道身影便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缓缓的转过身来,奔向赵皓等人。

    梁烈一见那三人的模样,不禁惊得魂飞魄散,急声道:“警戒,保护公子!”

    其余的家奴也看清了三人的模样,瞬间大乱,齐齐提着水火棍,将赵皓的暖轿团团围护了起来。

    赵皓原本坐在暖轿内已然沉沉睡去,突然被暖轿外的动静所惊醒,不禁大为不爽,掀开暖轿窗帘,疑惑的朝外张望。

    刹那间,他也看到了那三道气势汹汹而来的身影,不禁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那惊讶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放回窗帘,掀开轿帘,缓缓的走下了暖轿。

    迎面而来的三人,个个手执利刃,全身成了血人一般,不但身上全部是鲜血,就连脸上也沾满了鲜血,甚至其中一人的脖子上还挂着半截肠子……三人手中的长刀还在一滴滴的滴着鲜血,正满脸杀气腾腾的朝赵皓等人奔来。

    赵皓的心腹家奴梁烈,何曾见过此般阵势,只吓得两股战战,手中的水火棍拿在手里都在发抖,却又强自壮着胆指着那三人歇斯底里的吼道:“你等意欲何为,撞了老子骂两句咋的?宗室赵公子在此,若敢胡来,定叫你等死无葬身之地!”

    然后这种威胁被那三人**裸的无视了,三个全身是血的凶徒继续提着利刃向赵皓的暖轿靠近,丝毫没有半点迟疑。

    梁烈惊得魂飞魄散,嘶声吼道:“他等疯了,速速送公子回……”

    当啷~

    梁烈话未说完,前面三人突然停住脚步,手中的长刀纷纷扔落在地,然后齐齐朝梁烈跪倒而拜。

    刹那间,梁烈惊呆了——我有那么大的威慑力吗?

    “草民方七佛,拜谢公子救命之恩!”

    “草民方貌,拜谢赵公子救命之恩!”

    “草民方腊,拜谢公子救命之恩!”

    此时的赵皓,已然从暖轿上走了下来,立在人群之中,见到三人伏地,哪里敢承受此大礼,急忙快步向前,扶起三人。

    此时,梁烈等人这才如梦初醒,心中暗暗吃惊。

    三人这般全身是血的模样,可见刚才那一战厮杀有多惨烈!幸亏赵皓一行人跑得快,否则说不定可能被伤及。

    “区区小事,举手之劳,诸位英雄何必挂齿?”赵皓淡淡的笑道。

    救命之恩固然是恩同再造,关键是刚才的事情太惊世骇俗了,别人可能还不知道究竟,可方七佛却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赵皓所赐。

    方七佛望着满脸淡定之色的赵皓,突然之间觉得这个看是弱不禁风的小公子是那么深不可测,眼中流露出敬畏的神色。

    与此同时,那络腮胡子的一双大眼也在死死的盯着赵皓,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因为刚才在路上方七佛已然透露过赵皓传音约定救援事宜。

    络腮胡子在看赵皓的同时,赵皓也在看那人,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此人刚才自报家门……

    卧槽,方腊!

    特么的这货居然是方腊!

    山东宋江,河北田虎,淮西王庆,江南方腊!

    四大起义军中闹得最为厉害的方腊就在老子的面前!

    “方腊,武力:71;智力:72;速度:40;轻功:42;政治:75;统率:81;健康值:89;对宿主好感度:50。”

    “方貌,武力:80;智力:62;速度:55;轻功:52;政治:25;统率:77;健康值:89;对宿主好感度:55。”

    特么的,老子居然把方腊救了……

    赵皓心中不禁一阵哀叹和懊悔不已,按照历史说的说法,通常都会说农民起义动摇了xx**王朝的统治,加速了xx王朝的灭亡。

    朝代灭亡没关系,关键的是每次农民起义都是破坏性极大,从秦末的陈胜吴广,到本朝的宋江和方腊等人的起义,无一不是对社会生产秩序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最为关键的是,一旦农民起义乱起,不知有多少人因此遭到荼毒,甚至丧生。

    对于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这事,赵皓一直是纠结的态度。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官逼民反乃是自然规律。只是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除了朱元璋和刘邦成功了之外,都是最终被镇压。结果便是留下破碎的山河,导致更多的百姓妻离子散,更多的无辜百姓丧生于战乱。

    方腊起义便是如此。起义席卷了整个江南,从者百万,最终也只能是被镇压,普通百姓组成的起义军在正规军队面前不堪一击,得到的结果只是江南路和两浙路得到巨大破坏,十室九空,尤其以两浙路为甚。

    方腊起义不但对江南路和两浙路破坏严重,一度几乎切断了宋朝的经济命脉,也耗费了朝廷大量的兵力和钱财,使得北方愈发空虚和薄弱,最终使得金人崛起并趁机南下,乃至半壁江山践踏在胡虏的铁蹄之下,直至最后汉地尽为胡虏统治。

    不反,百姓苦;反,百姓更苦!

    这是一个两难的命题,近似无解……

    两人相顾无言,各自的心情却不一样。

    赵皓率先开口问道:“三位如何与盐帮发生了纠葛,竟然令其倾巢而出,全力追捕?”

    方七佛满脸痛恨之色,道:“郑府丧尽天良,荼毒百姓,我等不忿出手阻拦,不料反中盐匪之诡计,十余个兄弟就剩我等三人,幸得公子搭救,如此恩德,没齿难忘。”

    赵皓疑惑的问道:“何事竟令郑府如此疯狂?”

    方七佛微微叹道:“郑安老鬼,丧心病狂,令人发指,只是其乃皇亲国戚,纵江宁知府亦不敢对其怠慢,而公子乃宗室公子,终究不便牵扯入此事,不说也罢……”

    赵皓眉头微微蹙起,果然其中大有蹊跷,使得郑府痛下杀手,公然出动盐帮帮众当街追杀。

    不过,自己终究尚是父母羽翼下的雏鸟,并无太大的势力,这系统也处于初始阶段,除了能装逼,也无太大的超能力,再加上自己那41点的健康值,想要牵扯入这种疑似惊天烟幕之中,实力还是不够。

    呼~

    一道烟影从旁边的屋顶上一跃而下,惊得方七佛等人当即转身横刀而待,仔细看时却是赵伝。

    方七佛等人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急忙向前道谢。

    赵伝急声道:“三位速速离去,恐怕过不了多久,盐帮便要杀来了。”

    三人也不再啰嗦,向赵皓施礼拜别而去。

    眼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口,赵皓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特么的,这两天过得太刺激了。

    ps:晚上19点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