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郑家的挑衅
    满地血淋淋的尸体,至少有二十多名盐帮帮众被杀,伤者更是多达近百人。

    五只凶猛的鬣狗鲜血淋漓的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仍然有人不解恨似的提着刀对着鬣狗的尸体一阵猛砍。

    周仓也被众盐匪团团的围困在人群之中,全身是血,身上披创五六处,那伤口正汩汩的流着鲜血,左手也被砍断了两三根手指,只剩下右手提着大刀仍在拼力砍杀。

    只见他双目通红,如同癫狂了一般,单手持刀与几名盐帮高手在周旋,喉咙里不时的发出一阵虎吼,但是已明显体力不支。

    系统召唤的猛将,除了思想受宿主控制和驱使,而且寿命只有1小时之外,其余与普通人并无区别。

    被周仓偷袭而重创的阴义,脸色苍白,抱着长刀,满眼怨毒的望着场内正在玩命厮杀的周仓,恶狠狠的骂道:“无耻烟厮,竟敢偷袭本帮主,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刚落,周仓蓦地一声大吼,奋起长刀,不管不顾的朝一名盐帮舵主暴劈而下。

    当~

    那名盐帮舵主手中的长刀被那千斤巨力震得飞了出去,刀势未歇,又狠狠的劈中了那人的肩膀,只听得一阵骨肉碎裂声,那人像堆稻草一般瘫倒了下去,不死也废了。

    噗噗噗~

    与此同时,五六柄长刀齐齐刺入他那健硕的身躯,鲜血崩现而出,周仓手中的长刀跌落在地,一缕鲜血缓缓的从嘴角流出。

    长刀齐齐抽出,周仓那高大的身躯也轰然倒地。

    “直娘贼,老子切了你的脑袋当尿壶!”

    阴义满脸杀气腾腾的走向尚在地上挣扎的周仓,然后高高的举起了长刀。

    刀光如电,对着周仓的脖颈处一劈而下。

    却一刀劈了个空,令阴义脚下踉跄几步,差点摔倒。

    阴义一刀劈空,不禁心头一惊,难道这烟厮刚才那一刀竟然将自己重伤如此。

    不等他反应过来,四周的盐帮帮众已经率先发出惊呼声。

    阴义站稳身子,朝地上仔细一看,不禁脸色大变。

    原本躺在脚边不远的周仓的身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同他身上留下的血迹也不见了!

    一时间,阴义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成一个o型,半天没反应过来。

    四周的众盐帮帮众,也一个个满脸的懵逼,不知所措。

    突然,阴义想起什么似的,蓦地暴起,一把推开挡在他前面的帮众,窜出人群,朝那原本躺着鬣狗尸身的地方奔了过去。

    地上除了横七竖八的盐帮帮众的尸体,见不到半具鬣狗的尸身,连狗毛都没见到一根。

    刹那间,阴义如同见到鬼了一般,变得失魂落魄起来,喃喃自语道:“妖孽,妖孽,遇到妖孽了……”

    此时,原本当空的皓月,突然隐入了云丛之中,夜幕下的街道突然变得极其昏暗起来,只有远处隐隐投来的点点灯光。

    一阵凉风瑟瑟吹过,惹得四周的盐帮帮众不禁打了个寒噤。

    一股寒意涌上阴义的心头,他强自镇定心神,沉声道:“速速收拾现场,待会巡捕便要来了,我去禀报老官人!”

    他顾不得身上的内伤,收刀回鞘,接过一名帮众递过来的马绳,翻身上了马背,正要扬鞭而去,突然又回头喝道:“今夜之事,不得擅自宣扬出去,否则帮规伺候!”

    马蹄声声,如风往城西而去。

    ***********************

    占地数百亩的赵府,如同皇宫一般金碧辉煌,府内灯火通明,门前的广场也亮起了路灯。

    浪荡了一天的赵皓,看到那高大的朱门,和“赵府”两个金色的大字时,心头突然涌起一股暖暖的感觉,终于到家了,这是他的家。

    当他回到府内,见到谢芸和赵士盉都在大厅之内等着他的时候,望着那两双带着惊喜和怜爱的目光,心中愈发温暖了。

    满满的一桌酒菜,都是热气腾腾的,怕是知道他快回家时,提前热好的。

    赵皓朝谢芸和赵士盉施礼之后,便坐到餐桌之前,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经过一路的折腾,他还真是饿了,不时发出哧溜哧溜和哗啦哗啦的响声。

    谢芸和赵士盉两人望着如同饿死鬼般的赵皓大吃大喝的模样,露出会心的笑容。

    赵士盉三代单传,这个宝贝儿子就是他们的命根子。赵皓昏睡的那几天,连江宁城中最负盛名的郎中都失去了信心,差点令他们崩溃。而赵皓苏醒的这些日子来,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光。

    这小冤家苏醒过来之后,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对他们彬彬有礼,对待府内的下人也变得和善了起来。虽然身体仍然孱弱,但是用餐不像之前那么挑三拣四,那狼吞虎咽的模样令他们心中感觉无比的踏实。而最重要的是,赵皓路过青楼而不入,也丝毫没有再沾染丹石的迹象,使他们彻底放下心来。

    只要不再纵欲,不沾丹石,这身子迟早能调理好,赵家不缺钱,人参燕窝可以让赵皓当白菜吃,其他名贵药材亦是如此。

    至于赵皓行善,大闹赌场,乃至牡丹花会一鸣惊人,这些事情谢芸夫妻俩虽然接到回报,却并未放在心上,也没特意的去深究,只是当做折腾胡闹而已。对于谢芸夫妻俩来说,只要赵皓一切安好,便是晴天……

    宗室子弟,不用也不能去考功名,到了弱冠之年自然会有授予一定的有名无实的官职,像赵皓这样的远房宗室子弟,官爵自然不会太高,初始也就七品,最终也最多到从五品,再难往上晋升。至于什么官居一品,建功立业……想都别想,作为宗室子弟,能够远离京师,摆脱官家的监视便是万幸,老老实实做个纨绔和富家翁,碌碌无为,又逍遥一生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你若是想轰轰烈烈一点,反而可能将自己带到沟里去。

    所以,赵皓折腾胡闹一点,也没什么不对,虽然赵皓这两天的化身赌圣,变身大才子有点诡异,但是谢芸和赵士盉也只是错愕而已,决计不可能把自己的宝贝儿子当妖孽——就算有人怀疑赵皓为妖孽,恐怕谢芸也会将怀疑者当妖孽除掉。

    不过,今天赵皓胡闹有点过了,等到赵皓酒足饭饱后,谢芸也不得不好好开导一下这宝贝儿子。

    谢芸拿起丝绢替赵皓擦了一把嘴角的饭粒,嗔怪的说道:“皓儿,你将郑府的小公子买了过来为奴,玩闹有点过头了。”

    赵皓打了个饱嗝,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道:“孩儿去接济难民,那小鬼装成难民模样调戏孩儿,分明就是想惹事,不给他郑家一点颜色看看……咦,母亲莫非将那小鬼给放了?”

    赵皓突然感觉画风不对,脸色微微一变,望向谢芸。

    谢芸苦笑道:“郑家老管家和郑家二官人亲自登门造访,这个面子为娘岂能不给?”

    赵皓差点蹦了起来,问道:“我二十贯买来的,他郑家给了多少钱赎回?”

    谢芸噗嗤笑道:“江宁四大府,虽然生意上明争暗斗,但是明面上还是和睦共处。郑家的几个小的时常为难于你,为娘自然也听说,但是大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郑家抬了两百贯钱来,为娘岂能收受?你呀……这次把郑府玩得面子丢大了。”

    赵皓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满脸幽怨的神色,喃喃的说道:“两百贯……太可惜了!”

    一旁的赵士盉却有点忧心忡忡,苦笑道:“皓儿有点胡闹了,郑家终究是当今皇后家人,我等宗室向来受官家猜忌,而皇后则是官家身边之人,若太过得罪郑家,未必是好事……”

    谢芸闻言不禁满脸怒容,娥眉一挑,怒声道:“得罪郑家又如何?如今郑家是越来越不守规矩了,他那几个小鬼轮流来欺负皓儿也罢了,现又将酒楼生意做到了城南。城南是赵家的地盘,难道他郑安会不知道?惹得老娘那日火了,与父亲一道,将手也伸到城西去搅合一番!”

    赵士盉一向惧内,被谢芸这么一吼,登时不敢再做声,只是摇头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