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春风楼的“特色菜”
    城南大街,最繁华的三角地段。

    中午时分,车水马龙,行人熙熙攘攘如云。

    大街的左边,新开的春风楼,门庭若市,门口排满了精致的暖轿,华丽的马车。

    这是郑家在城东大街新开的酒楼,自然非同寻常酒家,在赵皓的眼里比起九百年后的五星级大酒店有过之而无不及。

    门口十丈鲜红的丝毯铺地,两旁立着两排迎宾的壮小伙,皆十**岁,生的唇红齿白,都是清一色的玄色马褂,显得极其精神和利落。

    春风楼一共五层,每层楼各分小阁类似十余包厢,酒器悉用银,甚至官窑的瓷器,以竞华侈。

    每层楼的走廊处,又各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妓数十名,一个个肌肤欺霜赛雪,操一口吴侬软语,鲜花盈头,笑靥如花,凭栏招邀客人,谓之“卖客”。

    又有年纪较小的娇小丫鬟模样的女子,不呼自至,怀抱着琵琶或古琴,娇滴滴的喊一声“诸位官人,来只曲子么”,这种在酒肆中卖唱的歌姬称为“擦坐”(不是插座),《水浒》中鲁智深在酒楼遇到卖唱的金翠莲,就是“擦坐”。

    还有吹箫、弹阮、息气、锣板、歌唱、散耍等卖艺者,谓之“赶趁”。及有老妪以小炉炷香为供者,谓之“香婆”。又有卖玉面狸、鹿肉、槽决明、糟蟹、糟羊蹄、酒蛤蜊、虾茸、鳙干等小吃的,谓之“家风”。

    那酒楼里的小二,随叫随到,能一口气给你背出上百道菜来,而且不用菜单点菜,十个人点十个菜,也是清楚记得,绝无半分差错。

    这样的酒楼,赵皓自然是忍不住赞叹,的确不愧是江宁府顶级的酒楼,只是这酒楼开得不是地方,硬生生的开到了城南赵家的地盘。

    而赵皓虽然名为请客做东,其是前来踩盘子的。

    昨日听得母亲谢芸愤愤不平的说郑家越来越过分了,将酒楼开到了城南赵家的地盘,心头便留意上了。作为一个带系统的穿越客,总不能一天到晚厮混和装逼,家中有难,自然是要挺身而出的,否则岂不是成了废物一个。

    他选择的是四楼靠里面的一个雅间,极其清净,坐在他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城东王府二公子王珏。

    王、谢、赵、郑,江宁四大府,谢赵联姻,郑家近年来势头凶猛,而王家却一直保持中立,与王珏保持关系,自然是有利无弊的。

    而最重要的是,王珏还真是把他当兄弟,屡次示好,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这顿饭请得正是一举两得。

    郑家的春风楼,富丽堂皇,奢华无比,要有尽有。大街对面的和丰楼,却是他赵家的酒楼,论装饰、规模和服务,不比春风楼差。

    可是自从春风楼开业以来,和丰楼的生意便是江河直下,一日不如一日,开始赵家以为只是开业前几日宾客们图个热闹,过了开张新鲜期,自然会恢复过来。

    然而,和丰楼的掌柜失望了,整整一个月来,春风楼的生意越来越好,和丰楼的生意却是愈发惨淡,这才向主母谢芸告急。

    赵家的产业涉及酒楼、药材、酿酒、茶叶和绸缎,生意遍布整个江南路,区区一家酒楼,虽然已是江宁城的顶级酒楼,就算完全倒闭了,也伤不了赵家几根毫毛。关键的是,郑家的酒楼居然开到了城南的地盘里来了,这口气实在有点难以吞咽下去,也说明郑家仰仗皇后的荫庇,越来越嚣张了。

    可是经过一番调查之后,谢芸也无计可施了。郑家靠的是硬实力,装饰豪华奢侈,只是其中一方面,关键的是酒楼经营的根本之道在于酒菜的质量。

    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你家酒菜味道好,哪怕只搭个棚子,也会有人前来排队用餐,口味不好的话,装饰再豪华也不过图个新鲜。

    郑家的酒楼新增的十几道菜,据说手艺来自京城,味道秒杀整个江宁府的酒楼,就连和丰楼的大厨唐叔也甘拜下风。

    赵皓刚刚在香梨木椅上坐下,那小二便满脸堆笑的靠近过来,唱了个喏,然后问道:“诸位官人……”

    赵皓不等他说完,便不耐烦的说道:“给爷选贵的,有特色的,对面和丰楼没有的,一并点来。”

    那小二笑得脸上长满了花似的:“好咧,公子果然是行家,不过公子才六人,咱家的特色菜却有二十几味,有麒麟酥肉、金枝玉叶、参肉二品、一品灵芝、墨玉三品、佛手广肚、鱼翔浅水、凤凰展翅……”

    这厮刚才被赵皓打断,这下终究寻得机会卖弄他的报菜谱绝技,一口气报了二十几个菜名还意犹未尽。

    赵皓不禁听得暗自心惊,握了个大草,这都是什么玩意菜,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又是麒麟,又是凤凰,又是金枝玉叶,还有人参、灵芝、墨玉啥的,逼格果然很高啊。

    “你这厮聒噪什么,一并送上来,还怕少你菜钱不成?”赵皓怒道。

    那小二唱了个喏,虽然挨了骂,但是做了个大生意,神情还是美滋滋的,又问了酒水点心,要不要姑娘之类的,这才屁颠屁颠的走了。

    王珏望着赵皓笑道:“赵兄此来,恐怕别有他意,二十多个菜,决计是吃不完的。”

    王珏带了两个心腹家奴,赵皓带了赵伝和梁烈,合计也不过六人,点了二十多个菜,确实有点多了。

    赵皓哈哈一笑:“郑家的酒楼都开到城南来了,少不得要好好品尝一番,吃不了可以打包嘛,哈哈哈!”

    话刚说完,赵皓才感觉不对,他这宗室身份,外加江宁四大府的公子,若是吃不完打个包,那将是轰动整个江宁城的大新闻了。

    不过王珏似乎并没理解打包的含义,打了个哈哈没有再说话。

    不一会,传菜的小二,托着金边银底的传菜盘,里面放着两三盘热气腾腾的菜肴,恭恭敬敬的端了进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排列在餐桌之上。

    就在那二十几道传说中的万福楼的特色菜,令整座江宁城的吃货为之震动的美味佳肴,星罗棋布的摆满在赵皓面前时,赵皓彻底的被震撼了。

    卧槽!

    这特么就是色香味俱全、名震江宁的郑家私房菜!

    这特么就是打败了老子家五星级的酒楼,令咱家的大厨甘拜下风的美味佳肴!

    这特么就是让咱家老娘寝食难安,正筹划着派自家各大酒楼的厨师北上京师去学艺的特色菜!

    老子顶了你个肺!

    赵皓惊得目瞪口呆,望着那一桌菜凌乱了许久,才想起自己是主人,急忙举起酒杯,邀请王珏等人饮酒用菜。

    随后,赵皓又举起筷子,将那满桌的菜肴每样吃了一点,细细品味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喷薄而出。

    那个什么“麒麟酥肉”,特么的就是小炒黄牛肉,居然炒老了!

    那个狗屁“金枝玉叶”,特么的就是洋葱炒蛋,居然鸡蛋炒焦了!

    那个狗屁“一品灵芝”,特么的就是蘑菇炒肉,味道又微微咸了一点!

    ……

    这桌上每个菜都是后世的家常小炒菜,自己用脚都能炒出来的味道,居然味压整座江宁城。而且还平均五百文一个,一桌菜吃了十多贯钱。足足一户寻常百姓家的差不多一年的开支,就你特么的一桌大排档级别的家常炒菜!

    这是何等的卧槽!

    其实,在宋代之前因为没有解决炒菜的铁锅的问题,向来各大餐馆里都是炖菜和蒸菜,并无炒菜,即便是到了宋代以后,炒菜的技术也并未得到推广,就算是京师的官办酒楼里,能会几个炒菜的厨师都是大厨了,更不用说是远在江南的江宁府。

    像和丰楼的大厨唐叔,也是会几个炒菜手艺的,但是比起春风楼里的厨师能一字排开弄出二十几个菜来的,却是为难了。

    就在赵皓正凌乱间,突然雅间的房门被叩响,紧接着一声熟悉的声音,带着不阴不阳的腔调传了进来:“不知赵兄和王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呐!”

    赵皓一抬头,便看到了郑峰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眼中充满讥嘲的望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