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易牙大会(求推荐)
    随着端阳节一天天临近,江宁城的天气也一天天变热起来,赵、郑两家的易牙大会也越来越近了。

    秦淮河畔各种聚会活动繁多,尤以诗会最多,独独第一次出现易牙大会,一时间轰动了整个江宁城,成为上层人士以及士子文人之间津津乐道的谈资,很多人翘首以待,期望这一日早点到来,当然对于那些贩夫走卒之类底层百姓,却是无暇顾及。

    终于,端阳节如期而来。

    秦淮河畔,有一处精美雅致的园子,名锦香园,本是谢家的别业,用来作为此次易牙大会的场地。

    此次易牙大会,便在锦香园中进行。

    这一次,赵、郑相争,虽因赵皓和郑峰两个纨绔公子相争,却是因两家利益而起,双方都使上了劲。

    赵谢原本一家,如今由赵家提供场地,占了东道主场的优势。郑家虽不情愿,却也没比锦香园更好的场地,只好应允,却要求承担其他一切酒水、姑娘等费用,也算是半个主人。

    如果说江宁城寸土寸金,秦淮河畔便是寸土尺金,锦香园面积并不大,不过三四十亩地,却已是秦淮河畔最大最奢华的园子了。其布局精美、古韵悠然,各种假山怪石、亭台水榭,要有尽有,又座落在秦淮河边,可以观望江景。

    这样奢华的园子,只接待江宁城的上流人士,偶尔接待一些颇负盛名的士子儒生,普通人就算想扒在园门口朝里面张望一下都要被乱棍轰走。

    虽然江宁城中很多人都想对这场千古未有的易牙大会一睹为快,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所邀者不过百余人。

    虽只百余人,加上伺候的下人,也有三四百人,今夜的锦香园灯火辉煌,极其热闹繁华。

    园子正中大厅,四面摆开宴席,南面是一干有名气地位的宿老、名流以及在江宁富豪榜排名前列的大豪们,北面则是颇有才名的士子文人,西面则是女人。而最东面前排摆了摆了五张桌椅,那是本次易牙大会的评委的座位,再往后又稀稀落落的摆了几张桌椅,能坐在东面席者都是江宁城中声名赫赫,跺一脚整个江宁城都要震动几分的大鳄。

    谢府的大官人谢文,也是谢瑜的父亲,赵皓的亲舅父;郑府的管事者郑青;谢芸和赵士盉夫妻;除此之外,还有几张桌椅,都是请的江宁城财大势大或极其德高望重者,除评委席外,合计不过十余个席位,足见尊贵。

    最先早早入席的自然是那些头牌姑娘们和士子文人,他们能参加此会便是幸运,岂敢让人来等。

    赵家和郑家作为东道主,自然也是要早早的到来。

    赵皓随着父母在赵伝和一群家奴的随从下早早而来,随后他那第一次谋面的亲舅舅谢文也带着表兄谢瑜也来到了会场,双方寒暄了一阵之后各自落座。

    紧接着,郑青、郑峰也是前呼后拥的带着一群人昂然而入。赵士盉是从五品的团练使,又是宗室子弟,同时也是赵家的家主,郑青并无官身,在郑家也并非家主,自然不敢托大,只能循例带着郑峰前来拜见。

    老一辈的人自然是满脸客套话,两个小的就没那么客气了。

    “赵兄,那和丰楼虽然生意不景气,但是那地段那楼宇,怕是值好几万贯,真儿个可要让兄弟破费了。”

    “滚你老母,待会给老子跪直挺点,磕头磕响点,叫大哥叫大声点。”

    “胜败乃兵家常事,赵兄何必恼怒,赵兄败是败定了,就怕连梅林居士也没请到,这就糗大了。”

    “滚!”

    两人压低着声音互相痛骂,却只有两人自己能听见,在旁人看到的则是一番寒暄客套之言。

    慢慢的那些宿老名流也一个个入场,人逐渐到齐了,济济一堂,东面的贵客也渐渐的坐满了。

    前头的评委席上,大儒陆清和周瑾是最先到的评委,然后便是传说中的梅林居士在两个婢女的簇拥下娉婷而来。

    白衣如雪,人洁如玉,一袭面纱,更显几分神秘气息。

    梅林居士,一曲动江南,江宁城中千金难求其一曲,就算偶尔有幸得闻其曲,也是纱幔围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这是梅林居士第一次蒙着面纱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时间全场哗然。

    梅林居士依旧不紧不慢,缓缓的走到了自己的席位之前,落座就位。

    郑峰呆呆的望着那道倩影,不觉脸色微微一红。

    求梅林居士一曲,对于赵家和郑家都不难,但是若能请其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却是难上加难。

    两年前郑青四十寿宴,欲请梅林居士当众抚琴一曲,却被毫不留情的拒绝,最后也只得垂帘一曲,就此罢了。

    在他的印象中,一向不愿抛头露面的梅林居士,无论如何是不会接受赵皓的邀请的,谁知道赵皓竟然不动声色的将此事办成了。

    幸得在这样的场合,刚才奚落赵皓时不敢大声,否则这一记耳光可挨得重了。

    随后,王家家主王桐和江宁知府王汉之并排而来,至此全部重要与会人员已到位。

    王汉之虽为江宁父母官,奈何近年来江宁知府几乎是一年一换,甚至今年已是换了两个。去年还是靠巴结蔡京上位的蔡嶷,今年年初便换了应天府人张庄,没两个月又换成王汉之。

    不过这王汉之年已六十四,也算是洞庭湖的麻雀见过大风浪,曾出使辽国,撰《见闻录》而还,而且为人清正,学识渊博,多才多艺。名士程俱赞其:“以高明之姿,纯正之学,敏达之才,自经术、政事、文词、字画、养生之妙、方外之理,皆意出人上,自以无前,一时交游号为第一。”

    若非事关江宁四大府之赵、郑两家争执,寻常聚会,是决计请不动这尊日理万机的父母官的前来做评委这般辛苦差事的。

    此次易牙大会,却是赵、郑两家相争,赵谢又一家,结果王桐反而成了易牙会的主持人,说了一通冠冕堂皇的开场白,大概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意思,紧接着知府王汉之也说了一通场面话,易牙大会便正式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