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诡异的结局(求推荐)
    圣旨骨酥鱼这几个字一出,谢芸便已微微叹气,这道名菜她幼年时曾随祖父在京师吃过,至今回味无穷。物以稀为贵,江南之地并无此菜,对评委们来说的诱惑力是无穷的,而且王刚既然是太和楼第一厨师,那味道自然是十分纯正的。

    其实,王刚总体的厨艺,比起唐正还是要稍强一分,这点从上一轮的莲房鱼包便可看出。

    看来,这一次是输定了……

    丢一座价值万贯的酒楼,虽然有点肉疼,但也算不得甚么,关键是丢人丢大了。

    谢芸再次微微叹了一口气,赵士盉也轻轻摇头,皱眉不语。

    赵皓,却依旧伏桌而睡。

    郑家那边,似乎已经做好庆祝的准备了,尤其是郑峰,几番跃跃欲试,想要过来羞辱赵皓一番,却被郑青喝止。

    不只是郑家和赵家,全场的人似乎都已预测到了结局,甚至包括五个评委。

    那盘圣旨骨酥鱼被端到了王桐的面前,王桐微微叹了一口气,夹起了一块骨酥鱼放到嘴里。

    凭心而论,他并不愿意赵家输掉这场厨艺大赛,毕竟郑家有点咄咄逼人了,天知道郑家的酒楼会不会有一天开到城东去?

    当然,最好的结果便是平局,如今看来,恐怕难了……

    王桐心头正思量着,突然一股难言的味道从舌尖涌上心头,不觉脸色大变。

    他强忍着那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又细细咀嚼了一番,终于忍不住,端起餐盘,一口将嘴里嚼碎的鱼肉吐到了木盘里。

    一旁的王汉之露出大惑不解的神色,仔细观看了那盘骨酥鱼,觉得并无异样,也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块送入嘴中。

    紧接着,王汉之的脸色也变了。

    再往后,陆清和周瑾两人也各自品尝了一块,脸上的表情却与王桐和王汉之无异。

    不少细心的好事者已经看出了端倪,议论纷纷起来。

    众评委露出这般表情,只有两种情况,要么美味至极,要么难以下咽。

    王刚原本信心百倍,踌躇满志,见到众评委这般模样,不觉脸色也微微一变,不知所以然。

    这时,赵皓也抬起了头,见到评委席上的异样,不觉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只是他的疑惑与众人又完全不同。

    终于轮到了梅林居士,杨芳依旧淡然而优雅,轻轻的举起筷子,夹住了一块鲜嫩的骨酥鱼,轻轻的掀开面纱,露出鲜嫩的樱桃小嘴,轻轻的放入嘴中,细细咀嚼。

    “太咸了……一分。”

    那轻轻柔柔的声音,如同从天籁传来一般,震动了全场。

    赵皓似乎松了一口气,又趴到桌上,继续假寐

    卧槽……还好,老子还以为菜里有一坨屎呢。

    霉运丸,简直就是打脸神丹,可惜每月只限用一次。

    刹那间,王刚的脸色变得极其苍白,苍白得可怕。

    愣神了几秒钟后,王刚狂暴的冲向评委席,一把从杨芳面前抢过一双筷子,夹起一大块鱼肉塞入嘴中。

    王刚只嚼了两口,手中的筷子便跌落在地,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朝郑家父子的方向拜了三拜,然后扬长而去。

    画风突变,令全场百余人瞬间凌乱了,一时间议论纷纷。

    原本正在自鸣得意,等着看赵家笑话的郑家父子,如同化石一般呆立当场。

    这原本是一场十拿十稳的比赛,最后居然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结局,令郑家父子脑海里瞬间短路,半天没反应过来。

    终于,郑峰如梦初醒一般,飞也似的奔了过来,如同王刚一般,冲到评委席,取了一双筷子,恶狠狠的夹了一块鱼肉塞入嘴中。

    哇~

    郑峰一向随性惯了,竟然忍不住一口将口中的鱼肉吐了出来——实在太咸了,简直就像盐泡出来的一般,天知道王刚稀里糊涂之下,在菜里放了多少盐。

    大局已定,无力回天!

    在全场一片哄闹声中,余下四名评委终于分别给出了评分。

    王桐:“一分。”

    王汉之:“一分。”

    陆清:“一分。”

    周瑾犹豫了一下,微微叹气道:“一分。”

    全场最低分,居然出现在了决胜之局!

    “易牙大会,最终胜者,唐正!”

    随着王府管家的最终定论,赵府和谢府及其亲近者纷纷发出欢呼声,唐正更是老泪纵横,举手欢呼。

    谢芸和赵士盉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一个多月前,郑府嚣张跋扈至极的将酒楼悍然开到了城南的地界,明显带着挑衅的意味,令谢芸气得差点想找人把春风楼拆了,今朝这口恶气终于得以宣泄,心中自然是畅快。

    呼呼呼~

    身旁不合时宜的传来一阵呼噜声,极不和谐的破坏了欢乐的气氛。

    谢芸气得咬牙切齿的一把揪住赵皓的耳朵:“小冤家,装什么睡?起来!”

    我去,老娘你让我装个逼不行啊……

    赵皓一阵龇牙咧嘴的抬起头来:“娘,疼……”

    谢芸这才松开手,又拍了一下他的头,笑骂:“臭小子,还不速速上去!”

    胜负已决,赵皓将早已准备好的花环亲手戴到了唐正的脖颈上,全场欢呼声雷动,就在此时,赵皓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郑府管家正蹑手蹑脚的溜到了自家的那一桌,正与谢芸和赵士盉在说着什么。

    再朝郑家父子那一桌望去,却见刚才和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郑峰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般,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眼巴巴的望着自家那一桌。

    按照约定,郑家若赌输,郑峰要给赵皓磕三个响头,再叫三声大哥,当时郑峰那**自认稳操胜券,又经不起赵皓一激,当场答应且签下文书。

    如今郑府自然是进退维谷,骑虎难下,若真磕了头,郑府不但在赵府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也将成为江宁城一大笑话,对郑家声誉将是毁灭性的。

    可是若执意不履行合约,郑家的声誉同样是毁灭性的打击,郑家终究是以商谋利。商人重一诺千金,若是连在赵家面前都能毁约,日后谁又还敢和郑家做生意?

    唯一的办法,便是找赵家私下里和解,让其不予追究。

    果然,赵伝快步走到赵皓身前,低声道:“夫人有请,速回。”

    解铃还须系铃人,赌约原本因赵皓而起,何况谢芸将这个独子宠到了天上去了,自然要征求赵皓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