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会说书的厨子
    天气逐渐放晴,赵皓去天禧寺的次数也变少了。

    原因无非有三,其一老和尚棋艺实在太差,下十盘输十盘,输了还赖账;其二,天禧寺去多了,每个角落都转遍了,实在没什么好玩的;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每次老和尚一见他去,便剥削他,吃他的豆腐——逼他做公子豆腐(素菜版麻婆豆腐)、家常豆腐、白玉豆腐(日本豆腐),为了一碗豆腐花,做一桌的豆腐,实在划不来。

    眼看路面变干,赵皓突然想起了那十里桃花,想起了那满屋的琅琅读书声,还有那如同天籁绝音般的琴声,以及那一张张纯净的笑脸,突然心中暖暖的,心底有一种迫切的愿望,很想看到那个琴心如玉的女子,想看到那群纯洁无暇的天使。

    对于梅林居士杨芳,赵皓私下里也打听过其来历和故事。

    杨芳本生于江宁富绅之家,家中做着药材生意,在江宁颇有名望。杨芳自幼酷爱琴艺,父亲宠爱女儿,不惜千金请名师指导,加上其与生俱来的天赋,是故琴技突飞猛进。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父亲的药船在太湖突遇风暴被打翻沉溺,父亲和一船人全部葬身湖底,无一生还。

    至此,家道中落,那一大船药材的损失,去了杨家大半家底,再加上赔偿人命,又去了一半,随后孤儿寡母又被人挤兑,母亲不到一年便郁郁而终,留下姐弟俩相依为命。

    那一年,杨芳十三岁,家徒四壁,举步维艰,不得不抱琴来到江宁城中最大的酒楼,王家的太白楼,弹曲卖艺,却恰恰遇到了在整个大宋都声名赫赫的大儒周邦彦。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此句原本乃诗圣杜甫赠花卿,被大儒周邦彦借来称赞一个十三岁的姑娘,便改变了这个小姑娘的命运。

    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不亚于后世的励志鸡汤。

    ……

    身体恢复到了65的健康值,车马轻微的颠簸对赵皓来说也并非十分难受的事情,于是便弃了暖轿,毕竟那种让人抬着的感觉很不爽,率众登乘马车前往城北而去。

    香车宝马寻美人,原本就是标配。

    赵公子的马车,自然是装饰华美,富丽堂皇,光那车身便要值两百贯,而最重要的是前面的两匹骏马,都是七尺多高,全身通体雪白不带一根杂毛,在自来少马的江南,两匹马价值千贯。

    这辆华丽的马车,实际价值在那个年代,也差不多抵得上一辆宝马7系。

    赵伝和其余十数名家奴也是清一色的骏马,赵伝率四人在前面开路,赵皓的马车在中间,其余众人在后面护卫,一行人一路浩浩荡荡的往城北而去。

    一个多月过去了,桃花早已凋谢,地上还有零落成泥的落红,昔日桃花灿烂的花道,如今只是一条幽静的林荫小道,直通远处的柴扉和房舍。

    众人依旧在林荫小道口停了马蹄,赵皓也下了马车,在赵伝、梁烈和李宏三人的陪同下,缓步沿着林荫小道,往那隐隐在望的柴扉走去。

    琅琅的读书声已然清晰入耳,赵皓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暖暖的感觉,不觉加快了脚步。

    依旧留下赵伝等人在柴扉外等候,赵皓独自轻轻的推开了柴扉,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那间书舍之外的窗前。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子曰:‘富玉与贵,,是人之所欲也……’”

    ……

    在一名年纪较大的男童的带领下,众童子正在大声而整齐的朗读,声声入耳,极其清脆。

    只是,讲台上空空的,屋内只有学子,却无先生。

    赵皓不觉心头闪过一丝失落,又带着几分疑惑。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

    赵皓愣住了,等到他反应过来时,便看到一张张纯净的小脸,正面带微笑,开心的望着他。

    那个带头的童子,离开了座位,走出屋外来,朝赵皓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曹跃见过公子,先生出门去村里问诊,已去一个时辰,看看要回来了。先生临行前有吩咐,公子若来了,还请公子稍稍等候……”

    我去,梅林居士也非等闲,不但能琴技闻名江南,居然还会医术……没有系统还能如此多才多艺,倒是佩服得紧。

    小家伙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口齿伶俐,吐词清晰,彬彬有礼,令赵皓觉得大为有趣,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微微笑道:“既然先生不在,你等又读了一上午书,必是乏味,不若我给你等说一段书,如何?”

    小曹跃不禁大喜:“先生说公子多才,擅词工,又精厨艺,想必书也是说得极好的。”

    赵皓哈哈一笑,随着曹跃进了书舍。

    *****************

    一行四人,三个年轻女子,外加一个半大小子,在道路的尽头出现。

    那中间的女子,带着面纱,虽然看不清面目,但是秀发如云,身材窈窕,脖颈处肌肤白皙如玉,又身着一袭白衣,素衣如雪,令人望而心动。

    边上两个女子却是婢女打扮,那半大小子,魁梧而精壮,如同半截烟塔一般,背着一个大大的药箱,走在众人前面。

    来的正是梅林居士杨芳,和两个婢女以及其弟杨隽。

    虽然隐居于桃林之中,但是方圆数十里的村子里,都知道这位女先生。不但琴弹得好,而且乐善好施,收养了一群孤儿,更重要的是还精通医术。

    在这个年代,头痛感冒发烧,都是大病,若是不及时医治,弄不好就病情恶化,然后一命呜呼。女先生通医术,懂药理,尤擅针灸,一般的病,开几副药哦,扎几针,再休息几天,那病便眼看着好了,而且从不收诊金,连药钱也不要,被四周的村民当做女菩萨一般的存在。

    远远的便看到了林荫小道口的赵家家奴,以及十余匹骏马,还有那辆华丽的双驾马车。

    “什么人来此厮闹,我且去打一顿。”杨隽见得有外人来,而且队伍庞大,不禁脸上露出怒色。

    “怕是赵公子来了,前头那群人,奴婢认得几个,都是赵府上的。”边上一名婢女说道。

    他终于来了么……

    纵使心中带着几分惊喜,几分慌乱,又有几分期待,声音却依旧平静如水:“弟弟不得鲁莽,赵公子乃姊姊的友人。”

    杨隽虽然不服气,却也只得像斗败了的公鸡一般,垂下头来不再做声,却在经过林荫路口时狠狠的瞪了众赵府家奴一眼,又厌恶的扫了一眼那辆华丽的马车。

    以姊姊的守护神自居的他,天生对外来不明人员和事物保持着深深的警惕和排斥。

    杨芳微笑着与众家奴打了一声招呼,却没多问,便带着三人回往那桃林深处的瓦舍而去。

    听得前头并无读书声,杨芳不觉微微皱起了眉头。

    杨隽对赵皓并无好感,当即瓮声瓮气的说道:“我听闻那姓赵的乃江宁第一纨绔,品行不端,怕是故意扰乱弟弟们读书,引他等误入歧途。”

    杨芳摇了摇头,笑道:“赵公子痛改前非,如今赈济灾民,日行一善,不再是昔日之纨绔,弟弟不可误其声名。”

    说话间,对柴扉门口的赵伝等人点了点头,便已快步到了书舍的窗外。

    “那黄葫芦里出来的是三娃,天生铜头铁臂,刀枪不入……一拳将飞来的石块打得粉碎……小妖的铜叉刺在身上,当的一声变成了弧形……蝎子精的宝刀被三娃一拳劈成两截……洞门被三娃一拳轰破……”

    “……四娃口吐三昧真火,将妖精的大斧烧成一块赤红的斧头……五娃吐出一股水浪,那烧红的铁斧经过冷水一冲,嗤嗤嗤的变成了一块废铁……”

    “六娃会隐身术,一旦隐身,众妖精视而不见……”

    “七娃……”

    随着赵皓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娓娓道来,屋内一片出奇的寂静,那些乖巧的童子此刻都像中了魔一般。

    一个个扬着小脸,正聚精会神的望着赵皓,生怕听漏了一个细节,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除了到矛盾冲突到**时发出的惋惜声、愤恨声以及担忧声,众童子完全代入了故事情节,面部表情也随着故事的进展时而兴奋,时而愤怒,时而惊呼……如痴如醉。

    不只是屋内的人沉迷在精彩的故事之中,屋外的人同样如此。

    杨芳静静的望着那个在台上用充满磁性的、抑扬顿挫的声音讲着故事的俊俏少年,眼中充满温暖的目光,又带着几分赞许,几分怜爱。

    “此次似乎比上次神色好了许多,看来身子骨康复的很好。书说得也很好,我博览群书,却从未听过此故事,大抵是这家伙自编的……”

    故事即将接近尾声,她没有再继续听下去,时间已接近中午,该是做饭的时间了。

    回过头来,却发现原本对赵皓极其不满的杨隽,却如同屋内的童子一般,竟然听故事听呆了,直挺挺的立在窗外,竖起耳朵正听得入神。

    不过十二三岁,终究是小孩子心性,屋内的故事,同样对他具有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尤其是这个极度缺乏娱乐和故事的年代。

    杨芳摇了摇头,带着两个婢女,走向厨房。

    嗬嗬嗬~

    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欢呼声。

    故事大抵结束了。

    “那万恶的蝎子精和蛇精,应该是被打败了吧……”

    她突然觉得自己也魔障了,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听了半截书,居然心中也带着对那故事情节的挂念。

    不会说书的厨子不是好词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