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神丹
    葫芦娃。

    哪吒脑海。

    劈山救母。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了,屋内只见赵皓在手舞足蹈的英姿,绘声绘色却又有点口沫横飞,听故事的人如痴如醉,讲故事的人却是被听故事者的表情所感染,全身心投入。

    直到一个俊俏的婢女轻轻的敲门进来。

    “先生请公子稍稍小憩,如公子不弃,先生请公子共用午膳。”

    尚未到用餐的房间,赵皓便远远的闻到了一股香味。

    水煮鱼,清炒时蔬,家常豆腐,蘑菇炒肉,还有一个三鲜汤……

    和他初次来一样。

    只是这一次,却是女主人独立完成。

    味道丝毫不差。

    赵皓每样菜品尝了一口之后,忍不住拍案叫绝:“孟子云:不会弹琴的厨子不是好郎中,圣人诚不欺我也!”

    轻纱掩盖住了那如花的笑靥,却掩盖不住那双秀目中浓浓的笑意。

    屋内的童子,或六七人一桌,或三五人一群捧着碗站着吃,满屋子的欢声笑语,偶或有嬉闹的,却并无争吵哭闹声。

    赵皓抬眼望去,心头一阵百感交集。

    杨芳见他那一双眼睛若有所思的四处逡巡,忍不住问道:“公子在看甚么?”

    赵皓微微叹息道:“我闻到了浓浓的……快乐的味道。”

    杨芳忍不住又笑了:“公子果真是雅人也。”

    翩翩君子,温润如玉,为何昔日江宁城中之人,一提赵家之子,皆摇头以纨绔恶少视之,是传言有误,还是浪子回头……若是痛改前非,其前后反差,也太大了。

    赵皓收敛心神,正要专心用餐,却见得那个半大小子杨隽,正瞪着一双圆乎乎的大眼睛望着他,带着几分希冀,又带着几分羞怯,全然不似之前那充满敌意的目光。

    赵皓笑问:“弟弟有话问我?”

    杨隽突然脸红了,讷讷半晌,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华山之上,可真有仙府,公子可知在何处?”

    赵皓当即满脸的懵逼。

    我去……这小破孩不会明天就卷起铺盖,前往华山寻师学艺吧。

    “仙府无处不在,可在华山,亦可在栖霞山,只渡有缘人,强求无益。”

    “哦……”

    望着那半大小子脸上失望的表情,赵皓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然这家伙听了自己的“劈山救母”,然后一夜之间离家出走,这可玩大发了。

    ……

    一间瓦舍之内,放着七八个小床,虽然略显拥挤,却极其干净整洁,而且明亮透气。

    靠左前角落的一个小床上,一个**岁的童子,后背的衣服被掀开了起来,露出白嫩的背部,一动不动的趴着。

    仔细望去,却可见他的背部和腰部的要害部位,插着四五根亮晶晶的银针。

    右边的一个六七岁的童子,却是静静的靠墙躺坐着,脸上略带羞涩之色,因为脱掉了其中一个裤脚,露着一整条腿,同样也插着几根银针。

    那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正在给另一个满头癞痢的童子在涂药汁。

    “交代你许多次了,不要用手去挠,再挠先生就不管你了。”

    她一边在那微微带着恶臭味的小脑袋上柔柔的涂着药汁,一边轻轻的数落着。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如云的秀发上,还有那白皙如玉、纤细柔弱的脖颈上,如同沐上了一层金色的、无暇的光辉,使得她整个人都似乎变得神圣了起来。

    赵皓轻轻的走了进来,望着这一幕,心中突然涌起一种难以叙说的感觉。

    当他的视线落在银针之上的时候,眼中又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我去,针灸之术,在这个时代端的是神医啊。

    “些许小病小痛,还可医治,只是有些病,医者爱莫能助……”杨芳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说道。

    赵皓心中微微一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终究又鼓起勇气。

    “数月前,我曾重病不起,幸得母亲请神医救治……我这里有几颗神丹,或许可有所裨益。”

    面对面前这圣洁的女子,赵皓有点编不下去的感觉,直接转到了主题。

    “兑换小全丸五颗,消耗500功德值。”

    “释放小全丸。”

    赵皓伸手往衣服内装模作样一掏,手中便已多了五颗淡黄色的药丸。

    “神丹?”杨芳秀眉微蹙,满脸疑惑的神色望着他手上的药丹,“父亲曾说但凡丹药三分毒,不及草药,况且……既是神丹,为何不以小瓶储之,公子随意放置于衣袋之内?”

    我去……新鲜出炉的仙丹,100功德值一颗,本公子去哪里找个瓶子来?

    不过赵皓自己都觉得他娘的不靠谱。

    换上别人这么玩,赵皓一定会怀疑他是不是从身上捏的油泥来忽悠自己子的,非得把他当做卖拐的痛揍一顿,把他忽悠瘸……打瘸不可。

    不过事已至此,只能强行装逼了,难不成我还得告诉她,系统出品,必是精品,居家旅行,杀……

    赵皓神色一肃,沉着的说道:“此神丹,那神医送了几大瓶,初时使用极具神效,但是只可服五颗,五颗之后却再无疗效,故此轻慢……不过必然无毒,不若让其先小试一颗?”

    果然,见他这般模样,杨芳眼中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低声对旁边的婢女道:“倒碗热水来。”

    两口热水,和着一颗淡黄色的药丸下肚,那满头癞痢的童子突然呀的一声叫出声来,惊得赵皓和杨芳的脸色齐齐一变。

    “好舒服,好暖和,头上也不那么痒了……”那满头癞痢的孩子满脸兴奋之色。

    杨芳疑惑的朝他头上望去,只见那原本满头流着脓水的癣疮,竟然全部结了黄烟色的痂,不再冒脓水。

    “果然是神丹。”杨芳神色稍稍不淡定起来。

    “再来一颗。”赵皓趁热打铁道。

    第二颗,头上的黄烟色的痂已经完全变成了烟色,那童子已完全感觉不到痒,甚至有的烟痂已然脱落,露出白嫩的头皮,明显已彻底治愈。

    纵然是经受过家道中落的大喜大悲,已然修炼得宠辱不惊的杨芳,也没法淡定了,满眼不可思议的神色望着赵皓,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

    赵皓却心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一般的皮肤病之类的,只需要恢复一两点健康值便可恢复,不知若是5颗小全丸外加命疗术,是否可让那双眼全瞎的童子重见光明?还有那些瘸腿的、兔嘴的等残疾儿童是否能完全恢复健康?

    此时,系统提示涨了5点功德值……治愈一个癞痢头,才得5点功德值,却消耗了理论上算起来得不偿失。

    哦哦哦!

    那被治愈的瘌痢头满脸激动的跑出了宿舍,在庭院中来回奔跑着,跳跃着,不断的发出兴奋的大叫声,像个小疯子一般。

    四周正在玩耍的童子,得知真相之后,也纷纷欢呼起来。

    那欢喜至极的稚嫩的欢呼声,那欣喜若狂的表情,深深的击中了赵皓的心田,只觉得花费了再多的功德值也是值得的。

    若是将那双目失明的童子治愈,又将会是怎样令人落泪的欢呼?

    神丹的威力已坐实,赵皓也不再遮遮掩掩,当即从口袋里装模作样再一掏,又抓出10颗小全丹。

    “只剩这么多了,来日再带一些来。”

    杨芳怔怔的望着他,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许久转身吩咐身旁的婢女道:“小月,去我房内,取床头那玉瓶来。”

    待得那婢女转身离去后,杨芳又带着一种哭笑不得的语气,喃喃叹道:“神丹之事,小女子早有耳闻,却一直不肯相信,今日总算是信了。只是……小女子却不曾听闻,有人将神丹如同豆子一般装在衣袋中,抓在手里……”

    赵皓望着手中的小全丸,的确感觉似乎有种抓瓜子花生烟豆一般的感觉,神色也变得尴尬起来。

    “神丹之事,还请公子须保密,不可泄于他人之口,否则恐怕公子日后难得平静了……”

    杨芳的声音虽轻,却极其凝重。

    神丹之事,虽然不至让赵皓被切片,但是求药者将会挤满整个赵府门口的广场,赵府恐怕难以安生。

    ……

    夕阳西下,赵皓一行人已然远去。

    那个带着面纱的女子,却立在柴扉前,望着那条林荫小道,怔怔出神。

    那一瓶“神丹”,已被她珍藏起来,而且再三叮嘱婢女不得泄露半点。

    神丹疗效如此神奇,她却不敢一口气让那些童子连服五颗,否则太颠覆性的疗效,必然引起大乱,哪怕躲到荒郊也恐怕难以得免。

    一月服一颗,循序渐渐,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一向心思缜密,自然要考虑周全。

    只是那个曾经闻名江宁城的纨绔公子,似乎有着太多的秘密,太多令她心底震撼的东西,还有太多令她难以描述的感觉……

    包括,依恋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