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招亲
    叩哒哒~

    三骑如风,从江宁城北门呼啸而入,马蹄铁在青石板地面上激起一溜的火星,直奔城中而去。

    来骑个个头戴斗笠,又披着烟色的斗篷,身上却穿着烟色的道袍,在夜色中显得有点阴森,又有点不伦不类。

    按照官方的规矩,城内虽没有限速多少码一说,但是大街上却是不可纵马狂奔,须缓速而行。

    但是这个规矩对于奔来的三骑似乎并不起作用,入城之后马速并未减缓多少,直到他们前面出现了十余骑和一辆马车拦住去路。

    “赵家的人。”前面一骑勒住马脚,低声对身后一骑道。

    “不要惹赵家的人,从边上掠过去。”背后那人沉声道。

    三骑一提缰绳,从街道左边隆然掠过,待得赵家众人惊觉时,却只见三道烟影如烟而去。

    赵皓掀开车帘,勃然大怒:“何方狂徒,竟敢当街纵马,速速揪来,判他个危害公共安全罪!”

    赵伝望着那三道逐渐消失在夜幕中的骑影,低声道:“青云观观主青木道长及其两个弟子,青木道长与郑家往来密切,此必是急往郑府而去。”

    赵皓怒道:“修道之人,岂可如此猖狂,万一撞倒了城中的花花草草……撞倒了百姓,岂非罪过?给我追上去,揪他下来问罪。”

    赵伝无奈道:“青木道长在江宁之地颇有声名,如今天色已晚,夫人在家中必是焦急,还是先回府内再议。”

    赵皓满脸的不爽,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缓缓回府。

    ……

    自从赵皓重病苏醒以来,赵士盉夫妇便有了一道不成文的规矩,那必是要等着宝贝儿子共用晚餐。

    只有看着那小冤家吃得饱饱的,然后活蹦乱跳的回到卧房之中,赵士盉夫妇才能睡得踏实。

    这数月时间以来,赵皓那孱弱的身体逐渐得以恢复,脸色越来越红润,精气神也一天比一天好,赵士盉夫妇心中那根紧绷的绳也逐渐舒缓了下来。

    照例是丰盛的晚餐,赵皓也照例只顾埋头吃饭,只因担心言多必失,露出破绽,所以谢芸问起啥来也照例只是心不在焉的嗯嗯啊啊的。谢芸一开始还要嗔怒的敲敲他的头,久而久之也逐渐习惯了,问了几句之后,见这宝贝儿子一个劲的敷衍也无可奈何,索性不再管他,与赵士盉闲聊起来。

    夫妻之间,无非聊些扬州的绢价跌了,江淮荆浙诸路大水而致米价大涨,江宁城内的酒楼近日生意火爆,苏州的几家铺子亏盈状况,江都那边又购置了好几块地之类的话题,听得赵皓索然无趣。

    “听说王家要在七月七日乞巧节为女儿招亲选婿,皓儿怕是没有机缘了。”赵士盉突然微微叹道。

    招亲?

    赵皓心头一动,不觉竖起了耳朵。

    这年头还真有招亲这么一说……

    谢芸冷笑道:“王桐那闺女倒是金贵得紧,前年托陆公前去求亲,居然一口回绝,我家皓儿是天潢贵胄,还须看不上他那闺女。”

    赵皓差点一口饭喷了出来。

    我的老娘,前年我才十四岁你就去提亲了,是不是有点离谱?

    不过在自己的母亲眼里,自己的儿子自然是最好的,哪怕那时的赵皓欺男霸女、纵欲无度,谢芸也觉得自己的儿子配那王馨是绰绰有余。

    赵士盉自动忽略了妻子护犊子的言辞,眉头微皱,继续说道:“那招亲初试便是要考六艺,且须至少要有四艺名列前十,方可进入复试,倒是极其严格,这一来便绝了许多人的念想。江宁城中的适龄公子,以郑家三公子和瑜儿为佳……唉,但愿瑜儿能脱颖而出,否则若是郑家和王家结亲,对我两家终究是不利。”

    谢芸傲然道:“瑜儿琴棋书画,御马射箭,无所不精,又品行端正,相貌堂堂,岂是那郑玉可比?这王家姑娘,必定是我谢家的媳妇。”

    这一刻,赵皓心中不禁微微一凉:老娘原来刚才不过安慰一下儿子受伤的心灵,其实觉得我这儿子真是没戏,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表兄身上去了。

    不过也难怪,王家这次搞个劳什子六艺考试,且至少要通四艺,还真非一般人能过关的,尤其是原主那纨绔样,怕是一艺都通不了。

    自家的孩子啥底细,他这便宜老娘能不知道?自身不硬,老娘说话能有啥底气?

    只是,我有功德系统难道我会告诉你?

    “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简单点便是礼节、音乐、射箭、骑马、书法和算术。

    礼,这玩意首先便要被排除,系统没这功能,那玩意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学会的。

    乐,玄武阁恰恰有一本乐器弹奏初级技能书,1000功德可换,又有一个号称江南第一琴者的红颜知己,这一艺是没跑的了。

    书,吞了初级书法技能书之后,那日在牡丹花会上已初露锋芒,惊艳全场,再展露一下也不会引起太多的惊讶,这一艺必须拿下。

    数……不是鄙视古人,这个时代通个九章算术就算再牛逼,对于一个学过高数的,通微积分的大学生,碾压群儒无压力。

    余下射、御,若想通四艺两者必得其一。

    马术技能书在玄武阁没得卖,或许要更高一级才有,仓促之间是不可能靠苦练速成的,何况他那小胳膊小腿的也经不起骏马的颠簸,唯一的希望便是射考。

    玄武阁的万书楼里倒是有一本箭术初级技能书,如果只论技艺,估计吞了技能书之后,再让赵伝协助强化几天,百步之内中靶应不是问题。

    关键问题便是力量,他如今算是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拉的起强弓?莫说老黄忠那样把二石弓拉断,一石一百二十斤,便是八斗弓也要双臂有近百斤之力,他如何拉的动。

    唯一的希望,便是吞个大力丸(小),十分钟之内臂力增加五十斤,加上基础臂力,勉强拉的动五斗弓,最远射程可达六十步。

    江宁城中的公子王孙们,应该不至于人人都开得八斗弓吧,死马当作活马医,拼一下射箭,争取混个前十,这是唯一的希望。

    他并非花痴,那个艳若牡丹的女子,虽然有过数面之缘,但尚未喜欢到魂萦梦牵、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

    不过,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若是能娶为妻……看在她长得那么漂亮的份上,自然是要从了。

    这么好的白菜,若是让郑玉那厮拱了,终究是不爽。

    再者,虽然说只有几分好感,仔细想来,就算真让给了表兄,心中也是酸酸的。

    更何况四大府之争,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让郑家与王家联姻,恐怕郑家日后更加嚣张,少不得要血拼一下。

    “明日去和王珏吃个饭,商议一下。”赵皓心中暗道。

    谢芸和赵士盉尚在讨论谢瑜招亲的胜算,却不知道身旁的儿子却在盘算搞事情,搞一件大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