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我欲娶你妹
    江宁府,万福楼。

    “我欲娶令妹。”

    这是赵皓见到王珏说的第一句话。

    直截了当,开门见山,令王珏刚刚倒入口中的一口酒水全喷了。

    “赵兄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又才高八斗,文采风流,更难得的是乐善好施,济世救人……”

    “你我兄弟一场,就说肯与不肯?”赵皓见他水了一大段话却没一点干货,忍不住打断道。

    王珏放下酒杯,苦笑道:“愚兄一向敬佩赵兄为人,又与赵兄情同手足,岂有不肯之理?只是这并非愚兄所能做主,还须通过六艺考核才行。”

    “愚弟当知此事须艺考……须过六艺考核一关,只是考核之事,还须贤兄帮忙则个。”

    王珏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赵兄既如此执着,愚兄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赵皓一愣:“贤兄尽管道来。”

    “婚姻大事,通常皆父母做主。三妹之婚事,家父欲与郑家三公子通亲,家母却偏爱令表兄谢公子,父母不能决,故此行招亲之事,至于赵兄……家父家母似乎并无意结亲,恐怕赵兄……”

    王珏没有说下去,赵皓心中已通亮:王家这是暗箱操作,潜规则已定好,非郑玉即谢瑜,没他赵皓什么事。

    “我与令妹,天生一对,地设一双,情投意合,相思成疾,令尊令堂岂可棒打鸳鸯散?”

    “……”

    “有道是,宁拆十座寺庙,不拆一场姻缘,我与令妹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结连理枝,白头偕老,生死不渝!”

    “……”

    赵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一通,见王珏丝毫不为所动,只得颓然问道:“六艺考核,王兄可有监考?”

    王珏道:“愚兄尚武,监考射艺。”

    赵皓似笑非笑的望着王珏,悠然道:“我与王兄情同手足,射艺考核之事,还望王兄务必帮忙则个。”

    王珏顿时眉头紧蹙,半天默然不语,许久才道:“就算愚兄豁出去,为赵兄做个手脚,过了射艺这一关,恐怕也不济事,还须再过三艺才可。”

    赵皓听他有松口相助之意,心中大喜,脸上却是气定神闲的说道:“贤兄若能助我通过射艺考核,我必过书、数、乐三艺,令妹合当入赵府。”

    王珏见他信心满满、胸有成竹的模样,面露疑惑之色,问道:“贤兄之书法,那日在牡丹花会已有领教过,自是无虞。只是并未见过贤兄曾奏乐,况且江宁城中通乐艺者甚众,想入前十,恐怕不易。而算术之艺,更是深奥无比,恕愚兄直言,贤兄一向不喜读书,要想过算术之关,难上加难。”

    赵皓淡然一笑:“不瞒贤兄,我近日师从梅林居士,学琴数月,琴技突飞猛进,或可一试。至于算术之事,不牢贤兄费心,我必过之。”

    王珏听到“梅林居士”四个字,神色当即一肃,又见得赵皓信心满满的样子,便不再多疑,决然道:“既然如此,只要赵兄能过其他三艺,我拼却被大人们责骂,也要助赵兄过射艺一关!”

    好兄弟,一辈子!

    赵皓心中已是乐开怀,脸上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望着王珏,听他继续说下去。

    “射艺之考,我当助贤兄过关,至于其他三艺,还请贤兄自求多福。”

    王珏说完之后便站起身来,朝赵皓施礼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还望贤兄慎之,就此别过。”

    赵皓急忙也起身还礼。

    却见王珏突然又回头,脸色凝重的望着赵皓,一字一句的说道:“那日易牙大会,赵府获胜,舍妹欢呼而起,比愚兄还要高兴……我非帮贤兄,而是帮舍妹也,还望贤兄勿负之。”

    扔下这句话后,王珏大步流星而出,没有再回头,留下赵皓一脸的懵逼,呆立在雅间之内。

    许久,他才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喃喃的说道:“想不到,本公子的魅力,强悍到如此地步。”

    ………

    入夜,夜色朦胧。

    郑府,静心斋,灯火昏黄。

    “人参九两,灵芝九两,何首乌九两……药引百副,以鼎盛之,大火熬煮一个时辰,服用汤药,可药到病除,返老还童。无量天尊,不知老官人的药引准备得如何了?”

    说话者,约四十余岁,身材精瘦却颇为硬朗,着一袭崭新的烟色道袍,双眼如电,令人望而生畏,正是赵皓昨日晚上所遇到的青木道人,盘坐在一个蒲团之上。

    “唉……其余的药材好找,唯独那药引百副却是艰难,如今已满八十五,看看也快了。”坐在青木道长旁边的郑安,一改往日的威势,满脸虔诚之色,恭声对那青木道长道。

    那青木道人双目微闭,忽的击出一掌,面前的一个火盆突然哗啦啦的燃起了大火,照得屋内一片通明。

    熊熊的火光,照亮了青木道人那清绝的脸庞,显得愈发神秘和庄严,青木道人手上一抖,手中又冒出一张黄色的纸符,上面写满了如同蝌蚪般的似字非字的符文。

    青木道人盯着那符文看了半晌,这才将符文扔到了火盆之中,脸色愈发凝重起来,沉声道:“天道有异,星月无光,又那邪教暗中活动,迟早为祸江南,江南之地,不日必当大乱,老施主还当加速行事,否则恐怕家业受损。”

    这般装神弄鬼的伎俩,若是赵皓在此,必然脱下鞋子抽他前脸,但是在郑安的眼里,却是神鬼莫测,法力无边的表现。

    那青木道人装神弄鬼了半晌,这才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神色严肃的递给郑安:“此仙丹乃贫道炼制七七四十九日而成,可暂时缓解老官人之病势。”

    郑安大喜,急忙接过:“多谢道长。”

    青木道人缓缓站起:“时候不早了,贫道该回屋修行,老官人保重。”

    郑安转过身,吩咐道:“送道长回房。”

    那青木道长告别郑安,在赵府家人的带领之下,来到一间雅致的上房门口。

    房门被推开,却见干净整洁的木床之上,一个女子双手双脚被布条固定在木床四角处,正在床上拼命挣扎。

    那家人恭声道:“此女虽为村女,却是处子之身,还请道长放心修炼。”

    那青木道长点了点头,挥手示意那家人离开。

    房门被关闭,那家人远远的听到一声**。

    “女施主勿慌,贫道不过欲与你双修仙术……”

    那家人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如此双修,我亦愿日日修行,也不知老官人被灌了甚么**药。”

    静心斋内,郑安服了“仙丹”之后,果然神清气爽,头脑一片清明。

    就在此时,郑府那胖管家急匆匆而来,走到郑安面前,悄声禀报着甚么。

    郑安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将小的们都给我叫来。”

    不一会,郑青郑峰父子,以及二房的郑宏和郑玉父子,在胖管家的带领之下,匆匆而来。

    “此次招亲,关乎郑家在江宁的大局,若得赵谢王三家联姻,则对我家大为不利。王桐之嗣弟王棣在京中为官,一直望与我郑家结亲,听闻王桐对玉儿亦颇为看重。就算那谢瑜再表现上佳,恐怕也非王家之选。毕竟谢家已多年未有在京为官者,虽然财大势大,终究仅限于江南之地。故此玉儿须好生努力,只需过得了六艺之考核,王家之女,必为我郑家之媳。王郑若联姻,赵谢何足道哉?”

    “孙儿省得!”

    “此战只许胜,不许败,峰儿一向浪荡,才学不足,必难入王家法眼,但须全力相助玉儿。只要玉儿成功,你两房一并有赏,不分彼此。若事不成,就都不要回来了。”

    “孙儿遵命!”

    一场招亲,尚未开始,便已是满城风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